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好男人使壞--壞男人情史

序   話春秋 長頸鹿   一天傍晚,正忙得焦頭爛額時,我的手機突然又在“哭夭”,看也沒看,順手就抄起電話。   “哈羅,孫子你好啊!”   喲……原來是我的阿媽美人,春秋是也!(阿媽是我對她的尊稱,她本人可是年輕貌美吶,請各位看倌千萬不要誤會哪!不然我的罪過可大了!)   俗話說的好——無事獻殷勤,非姦即盜!   我們春秋阿媽當然不會是這種人,她只是會在噓寒問暖之後,用非常溫柔,又非常慈祥的語氣告訴孫子我:   “肥羊,我要一篇序,你之前答應我的哦!不急,不急!哈!我才不會像蕭宣那個女人那樣恫嚇你,阿媽可是很民主的——”   正準備長吁一口氣的當兒,阿媽美人又開口了:“真的不急,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沒問題的啦——明天給我,好不好啊?”(仍是一派溫和又慈祥……)   這……這……這樣叫“不急”?   哇哩咧!那我真的很想知道,在我們阿媽的心目中,著急的定義究竟為何?不過,阿媽是個大好人,既然阿媽開口了,再怎樣,我一定會竭盡心力,完成使命,就算一個晚上不睡,我也一定要把這篇序給“擠”出來!各位可別太感動哪,借一句廣告詞來用用——“因為她值得!”(當然,各位看倌也瞧不到在下那副正氣凜然,卻又咬牙切齒的模樣羅……)   說到我這個阿媽,她可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有時我常在想,如果我們的春秋阿媽生在古代,一定是個鏟姦除惡、義薄雲天的俠女……好像扯太遠了,我們吶就別再說啦,免得有人的尾椎老是翹得半天高。   在和春秋閒聊的過程中,她曾經很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寫作是一條既漫長,又孤獨的道路!相信她是有感而發,我能懂那份煎熬,也有些不舍;不過,她把寫作當成使命,就算再苦再累,相信她一定也會咬牙撐下去的。   各位看倌,請不要吝嗇您的掌聲!畢竟這是讓一個作家不斷成長最大的動力!也讓我們一起期待她能有更多、更美好的作品呈獻給大家!   加油!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沒問題的啦!(咦?這句話好耳熟啊!原來阿媽也說過!吶!還給你!)   眼見天色將白,臺北的氣溫又出奇的低,只好先暫停廢話,準備去找周先生哈啦去也,先在此恭祝阿媽政躬康泰,哦不,是知心滿天下,讀者滿宇宙,下次有機會再聊嘍!(如果我還健在,沒被扒掉一層皮的話……哈!) 楔子   “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是全臺灣最紅的婚紗攝影公司,且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為什么呢?   因為“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的四位合夥人,全是演藝界的當紅炸子雞。分別是全球知名的人體攝影師安雋亞、享譽國際的服裝設計師斐慕槐、稱霸全球影壇的超級巨星華羿豐,及聞名全球傳播界的金鑽經紀人殷集人。   他們四人非但外貌俊逸,才華出眾,同時均未結婚,以往四人行蹤飄匆不定,孰料這回竟然合夥做生意,立刻引起全球未婚女子的高度注意和關切。   因此,“緣來世愛”還在籌組期間時,就已轟動全臺灣,生意如雪花般飛來,好到不行。   “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墜落於市中心商業菁華地區,是一棟有著十六層樓的獨棟大樓,此大樓劃分為——   一樓的安全部門、二到五樓的營業部門、六到八樓的攝影部門、九到十樓的服裝設計部門、十一樓的展示部門、十二樓的管理部門,至於十三到十六樓,則專屬於四位老板。   據四人曾交往過的女友們透露,十三樓以上嚴禁女賓進入,原因為何,除了四位老板之外,無人知曉,久而久之,大家都將其稱為“男人窩”。   在“男人窩”,十三樓是他們的生活交流之所,包括餐室、起居室、圖書室、視聽會議室以及管家的臥室。   至於四個老板則分別居住在十四、十五兩層樓,而最頂層十六樓,則為休閒之所,有SPA遊泳池、健身房、三溫暖和一個暖房花室。   故事,便是從“男人窩”揭開序幕…… 第一章   “助理!”   一早,三聲低沉好聽的男性嗓音,在據稱是女賓止步的“男人窩”餐室中,驚詫又難以置信的叫了起來。   “雋亞、慕槐、羿豐,你們叫這么大聲,會嚇到我的眉兒,而且還有失你們名攝影師、名服裝設計師及超級巨星的風度。”一道優雅如春風般的男性嗓音,正好和那三聲驚詫形成強烈的對比。   “對你根本不需要風度。殷集人,你要結婚就快滾去結婚,休想給我們三個請什么小助理,我告訴你,休想、休想、休想!”安雋亞氣炸了,完全顧不得啥名攝影師的風度,再說,他壓根也不在乎那個頭啣。   “雋亞,何必發這么大的火?再說,你完全聽錯我的意思,我請助理是為了要分擔‘我’的工作,並非是為你們三個請助理,所以對你們的生活完全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殷集人微挑眉,他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否則他才沒那么好心解釋給他們聽。   唉,所以說男人就是不能談戀愛,這一談戀愛就會轉性,天曉得一個星期前的他,還沉浸在工作賺錢所帶給他的滿足感中,可現在他幾乎只想每分每秒的陪著他心愛的朱曉眉,然後做愛做的事。   “屁!我不會上當的,你根本就沒安好心眼,說是說自己要請助理,可實質上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以為我是今天才認識你嗎?   集人,別把我們都當笨蛋,以前我們是懶得動腦筋,可現在我告訴你,我已經受夠了!”安雋亞粗魯惡氣的打斷他的話。他們四人可說是從小一起長大,所以他骨子底的壞心眼,他會不曉得嗎?   就算不曉得,這近十年來的工作關係,亦讓他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喔,你受夠了喔?那很抱歉,你恐怕在合約期間內,都還得繼續忍受下去。   還有,我這個助理是非請不可,不然我最近忙著籌備婚禮事宜,實在無法分神來處理你們的事。   但是,誰教我這個人就是有個壞毛病,那就是對工作非常的有責任感,所以只要咱們合約一天沒結束,我都會‘好好’的照顧你們。”殷集人完全不以為忤,笑嘻嘻的說明。   安雋亞氣得頭頂快要冒煙,正要反唇斥罵時,坐在他身旁的斐慕槐突然用手肘拐了他手臂一下,他下意識的閉上嘴巴。   “集人,你的話還可以再說的惡心一點。既然這個助理是為你自己請的、既然這個助理也不會妨礙到我們的日常生活,那你何必還要告訴我們?”   華羿豐笑了笑,眼底閃過一抹異採。   他也不相信殷集人請助理,純粹只為了自己而無其他打算,無奈合約只要一天沒到期,他們就是他旗下的藝人,不能對他太不客氣。   不過,苦難的日子總算快要過去了,再半年他們就自由了!   “當然是尊重你們,再者就是我不在公司期間,她將代表我,陪你們出席各類活動和宴會場合,所以我也希望你們可以拿出紳士風度來尊重她。”殷集人臉上原本冷淡的笑容,在看見朱曉眉推著餐車走出之際,瞬間變得柔情似水。   “集人,聽起來你這個助理好像已經請到了,不會等下去公司就要介紹給我們認識吧?”斐慕槐頂著一雙熊貓眼,微笑的看著他。   從他上個月決定要他所設計的“浪”品牌,在臺灣舉辦首次服裝發表會,他就忙得昏天暗地。   尤其愈棲近服裝發表會日期,他就愈忙得沒時間可以睡覺、原西無它,他的主秀女模特兒還未找到適當人選,衣服就一直無法進行最後的修飾,讓他傷透腦筋,火氣亦因睡眠不足麗日趨濃厚。   “還沒有,不過前天我在人力銀行及報章雜志上都登出求才廣告,今天開始進行第一次面試。據傳回來的資料顯示,他們才登錄網站一天,符合我條件的就有一萬多人以上,所以他們就沒再登錄。”   殷集人邊說,邊看著朱曉眉將餐車上的食物放置在餐桌上。   若非他的胃被她給養刁了,他才舍不得讓她窩在廚房裏,讓油煙沾染她的身子,害他想要跟她親熱,她都利用這個做借口,不讓他抱抱,親親或愛愛。可惡,這個問題非趕快解決不可!   “一萬多人?!”他們三人愣了下。請個助理有一萬多人競爭,現在的社會有這么不景氣嗎?還是說他們公司的福利制度實在太好了,讓他們擠破頭都想要擠進門來?   “是呀!眉兒,一起來吃早餐。”殷集人一看朱曉眉將餐點放妥,就伸手去拉她坐在他大腿上。   “嗄!少爺,人家剛剛煎法式蛋卷,頭發上有沾到油煙味,不行啦!”朱曉眉伸手想推開他,無奈他的力氣遠在她之上。   “我們廚房用的明明就是絕對不會有油煙味的櫻花脾廚具,再說,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殷集人無視於她的掙扎抗拒,硬是在她嘴上親了一下,滿意的看著她果然又害羞的紅了臉,真可愛。   誰教她總要稱呼他“少爺”,他明明要她稱呼他“集人”,結果她總是明知故犯。天曉得他們在朱父的見證下,成為男女朋友都已經一個星期了,她這稱呼還是只有他們在做愛做的事情時,才肯改口,簡直要活活把他給氣死。   “少爺,你誤會了啦,櫻花牌廚具是比較沒有油煙,而不是完全沒有油煙,更何況你等下就要上班了,身上若沾有油煙味,被聞到的話會有損你的形象呢!”聽出他口氣中的不耐,朱曉眉紅著臉,軟著聲調說道。   “豬小妹,這個你可以放一千一萬個心,像集人這種有超級大少爺壞脾氣的人,公司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身邊聞他的味道,除了你之外。”安雋亞沒姦氣的揶揄道。   一大早就上演這種限制級的畫面和對話,擺明要讓他們三個沒有固定女朋友的單身漢看了不爽。   一句話,說得朱曉眉臉是更紅了。   “你們話真多,反正今天我的工作就是面試那些應徵者,你們若有興趣,也可以過來看看。”殷集人看著懷中人兒臉紅的像只煮熟蝦子,不禁愛憐的摸摸她的頭發,然後好心的決定放她一馬。   輕輕的將她從懷中推開,孰料,她頓時像逃難似的,逃進她認為很安全的廚房裏,讓他看得是既好氣又好笑。   唉,她何時才能習慣這情人間的親密呢?   看這情形,恐怕還要好長的一段時間。他突然有點欲哭無淚。這該不會是他當初讓她失戀十一次的報應吧?   “一萬多人?那面試會場可想而知是擠死人,我才沒那么笨。”安雋亞還是火氣難消。   “那可不。而且場面應該蠻有趣的,你們不來共襄盛舉,嚴格說來會是你們的損失。”殷集人微微一笑,那神情彷佛已看見面試會場的情景。   “損失?集人,這次面試你該不會有動什么手腳吧?”華羿豐微挑眉。他話中所透露出的意涵,讓他心中警鈴大響。   “你們來看就知道了。”殷集人一聳肩膀,他才不會那么好心的告訴他們,更何況那個篩選人選的方法——   呵呵,他光想就覺得很有趣,不過,他們可能不這么認為。   坐在餐桌旁的三名男人,相互交換視線。   這場萬人面試肯定另有文章,而且一天要面試萬人,以他大少爺的脾氣,肯定是沒那耐性,所以這個面試應該不簡單,或許他們真該抽個空去“看看”,他葫蘆裏在賣什么藥。   蕭甜甜緊張的捏緊手中的號碼名牌“9898”,事實上,一進入“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在一樓玄關處向服務臺小姐報到之後,她的心就冷了。   姑且別論這號碼名牌意義“走吧走吧”,光是看見這數字,就可知道今天這場面試有多少人來競爭,而她身後還有一票女人在等著拿號碼名牌,而且都是長相不錯的女人。   不會吧?應徵一名女性行政特別助理,居然會有這么多人來面試?!   她的胃開始痛了,腳也軟了,因為她或許符合資格,可是卻不是最優秀的,無論學歷、外貌都僅是從應徵資格邊緣低空掠過,而眼前這人數、這陣仗——   她恐怕在面試第一關,就會被毫不留情的刷掉,那她還要自取其辱嗎?還是走吧!   她無奈的轉過身,但身後卻是人潮洶涌,她非但走不成,還被身後的人潮給推擠到電梯口,讓她有點頭暈亦有點想哭。   因為把她團團擠在中間的女人們,開始噴香水的噴香水,補蜜粉的補蜜粉,在擁擠的人群中,讓她看了真是好生佩服。反觀自己,想走卻走不成,只能被一路推擠到這臺僅能上乘而無法下降的電梯前,可悲又哀怨的等候電梯到來。   “我好緊張喔。”在她右手邊的A美女突然叫了起來。   “誰不緊張啊?今天聽說有一萬兩千人來面試。”在她左手邊的B美女回道。   蕭甜甜站在她們中間,想不聽見她們的對話都粉難,只是在聽見那數字之後——她決定搭電梯上去,然後再搭電梯下來。   “一萬兩千人?!”A美女驚聲尖叫,“雅芬,那我們還來面試什么?我排9902號效,等輪到我,早就有人被錄取了。”   “笨蛋,若有人被錄取,服務臺小姐早就叫我們回去了。而且,我有個朋友在這當門市小姐,她說早上來面試的六千人,全部都鍛羽而歸。   更詭異的是,她說每個人離開面試會場時,都哭得浙瀝嘩啦,嘴上還念念有詞呢。”B美女臉色沉重的說道。   “她們在罵三字經嗎?為什么會哭得浙瀝嘩啦的?”A美女聞言,好奇的問道。   “我怎么——”B美女還來不及說話,鄰旁下降電梯正好傳來當地一聲,電梯門就在眼前打開來,而聲勢浩大的女子哭叫聲亦跟著響起——   “嗚嗚……好殘忍……人家做不到……嗚嗚……”   “嗚嗚……太殘忍……他怎么可以這么殘忍……嗚嗚……”   然後,電梯魚貫走出一群臉上早被眼淚弄花了粧的美女們。   那模樣看在眾人眼中實在是非常可怕,亦使得站在上乘電梯前準備前往面試的女子們,全看得目瞪口呆又心驚膽跳,因為無數的臆測開始在她們腦海中奔騰。   到底是怎樣的面試,會讓這一群前來應徵的美女們,個個哭成大花臉不說,嘴裏還一直哭嚷著殘忍?   蕭甜甜膽怯了,若非人被堵在電梯前,她早就轉身逃走,雖然她會來此應徵,主要原因是慕名“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的四大老板而來。   半年前,看見他們接受記者訪問,他們俊逸的瀟灑身影就深深鐫刻在他腦海中,而且,他們四人還各有其魅力氣質——天王巨星華羿豐俊得邪佞、名攝影師安雋亞俊得憂鬱、名服裝設計師斐慕槐俊得優雅,而名金鑽經紀人殷集人則是俊得酷冷。   至於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們所開設的這間婚紗攝影公司,制度良好、福利完善,且薪資優渥,所以她一在人力銀行看見他們的徵才廣告,就毫不猶豫的填下她的人事資料,如今——她後悔了!   但是,她還來不及回神,人已被身後兩旁心急著進入電梯的女子們,給擠的只能往前走進電梯中。   在擠到無法再擠的情況下,電梯門這才快速關上,一路直達十一樓展示部門。   電梯門一打開,她照樣“身不由己”的被擠出去,然後她又聽見女子哭泣聲——   “嗚嗚……好殘忍……嗚嗚……”   蕭甜甜一顆心頓時七上八下,極想落跑。可是,下降電梯前架了個巨大看板,除非把那看板推開,否則是無法走過去,這顯然是怕應霉者眾多而做出臨時行進方向指標,否則場面真的很容易亂成一團,但相對的她想趁機落跑亦不可能,因為出口顯然在另一邊,而且極有可能就是在面試會場。   “9851到9900號過來這裏排隊。”驀然,一個清脆好聽的女子嗓音響了起來。   蕭甜甜聞言,只能硬著頭皮走過去。只是,一個面試為何會扯上“殘忍”兩個字呢?而她們又為何會哭得那么傷心?   “你們聽好,把號碼名牌貼在身上,等下進去十個一組,十個出來之後再十個進去。”女子公事化的說明。   被點到號碼的五十名女子開始按照指令,十個排成一組,這包括蕭甜甜在內,大家的眼睛都看著前方緊閉的面試會場大門,心跳開始加速。   “裏面到底是怎么面試的呀?把氣氛搞得好緊張喔。”一名站在她右手邊的女子叫道。   蕭甜甜看了她身上的號碼名牌一眼,喬蘭妮9899號,她亦認同的點點頭,“對呀,她們每個好像都是哭著離開的。”若非被人墻一路擠上來,她早在一樓時就逃之天天了。   “對呀,而且她們嘴裏都喊著好殘忍,又不是在拍恐怖片,呵呵……”喬蘭妮忍不住笑出聲。她有一張甜美的臉蛋,特別是笑起來更甜美,讓人在看見的第一眼,就會忍不住喜歡上她。   “哇,你真厲害,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我緊張的胃都痛了。”蕭甜甜佩服的看著她,當然她是壓低著聲音,雖然另一邊走道不斷傳來哭聲,音量足以蓋過她們的交談,可是在等待面試中交談,感覺總是不太好。   “呃……我一緊張就會笑,呵呵……”喬蘭妮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因為她其實一點都不厲害。   “不會吧?!”蕭甜甜臉上冒出三條黑線,胃是更痛了,原來她一緊張就會笑,還真是特殊體質呀!   喀地一聲,面試會場大門打開來,站在最前排的十名女子陸續走了進去,她們一走進去,大門就立刻關上。   “進去了……呵呵……快輪到我們了……呵呵……”喬蘭妮笑得更甜美了,而且還是控制不住的甜美狂笑。   蕭甜甜臉色慘白的看著她,還以為自己已經夠緊張了,沒想到她比她還要緊張,問題是她的笑聲,卻讓她的緊張指數頓時飄高不少,同時忍不住有點為她擔心的問道:“你這樣一直笑,等一下怎么面試?”   “呵呵……我也不知道……呵呵……怎么辦……呵呵……”喬蘭妮邊笑邊說。   “幸好你笑起來的樣子很甜美,你不要笑出聲,面試官應該不會發現你很緊張。”蕭甜甜同情的看著她。   在心裏,她其實已經放棄這次面試,所以結果如何,她其實已不是那么在意,只是緊張仍是免不了,因為她們為何要哭呢?而且她們嘴裏為何都念著「好殘忍”?究竟是怎樣的面試,才會被冠上這樣聳動的字眼?這讓她真是既好奇又緊張。   “呵呵……你人好好喔……呵呵……”喬蘭妮感動的看著她,但緊張的情緒豈是三言兩語就能安撫下來,此時她皮包內的行動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抱歉……呵呵……我先接個電話……”她說,然後打開皮包拿起行動電話,“我是蘭妮,面試?還沒輪到我……”   喀地一聲,又十個人走了進去,蕭甜甜無奈的移動腳步,雖然不是第一次面試,可這卻是她遇見競爭最激烈、情況最詭異,當然感覺也是最緊張的面試,雖然她已經在心中粉沒用的自動放棄。   “什么?不會吧?”喬蘭妮在聽聞彼端的話語,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蕭甜甜擔憂的看著她一副天塌下來的表情,那不知是誰打來的電話,感覺好像很嚴重?   “呵呵……我做不到……好殘忍……嗚嗚……”喬蘭妮突然又笑又哭了起來,隨即她瞪大眼睛的驚叫道:“殷集人是面試官?!不會吧?”   殷集人是面試官!   蕭甜甜瞪大眼睛的呆在原地。   事實上,不只是她,在場的人在聽見喬蘭妮的驚叫聲後,亦全都呆在原地幾秒鐘,隨即尖叫聲響徹雲霄,然後就看見眾女子又開始狂噴香水、狂補蜜粉,使得場面頓時又香粉滿天飛舞——   “安靜。”原先指揮面試的女子尹露花冷聲斥道。身為殷集人的機要秘書,所以當他要親自面試,她亦無法逃過一劫,必須站在此地協助面試頤利進行。    眾女子在聽見面試官,是“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四大老板之一的殷集人,幾乎全部陷入瘋狂狀態,壓根無人理會她。   “誰再吵,我就取消她的資格!”累積一早上的怨氣,尹露花再也克制不住的發火吼道。   早就知道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眼看下午的面試好不容易終於快要進入最後階段,孰料,場面竟然失控,她能不火大嗎? 第二章   這句話,像枚炸彈丟下來,炸得在場之人頓時安靜無聲。   “很好,不要再讓我聽見一句話,否則……”   尹露花這才滿意的冷哼一聲,雙眼冷冽的掃過在場眾女子一眼,看見她們個個閉緊嘴巴變成了啞巴,她才看向那引起騷動的罪魁禍首——喬蘭妮。   “你,如果你還想要繼續保留你面試的資格,就請先把你的電話關機。”她冷漠的撂下話,當喀地一聲傳進她的耳中,她立刻指示說道:   “987l到9800可以進去了。”   於是十個女子立刻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   “呵呵……呵呵……我關機……呵呵……”喬蘭妮狂笑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這位小姐,你在笑什么?”她的笑聲使得尹露花皺起眉頭。   “沒……呵呵……沒……呵呵……嗚嗚……呵呵……”   喬蘭妮嚇壞了,笑聲完全不聽使喚,在看見尹露花臉色愈來愈難看,眼淚頓時隨著笑聲狂飆,讓她下意識的就朝蕭甜甜看去。   “這位小姐,你覺得我說的話很好笑是不是?”   尹露花的臉黑了一邊,她居然還笑得這么誇張,眼睛還狂眨的活像顏面神經失調患者,擺明不把她的話放在眼中!   “不……呵呵……是……嗚嗚……”喬蘭妮嚇得快說不出話來。   因為這位秘書顯然快要被她緊張的笑聲給惹毛了,可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只能狂眨著己然蓄滿淚水的眼睛,不斷地向蕭甜甜求救。   “對不起,這位秘書小姐,她有一緊張就會笑個不停的毛病,請你不要誤會,她絕對沒有嘲笑你的意思。”蕭甜甜再也無法視若無睹的開口。   只是看喬蘭妮這樣又哭又笑的模樣,若換作她是眼前這位維持秩序的小姐,也一定會誤會她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裏。   “是這樣嗎?”尹露花有點狐疑的望著她們兩人。   “嗯嗯……呵呵……”喬蘭妮點頭如搗蒜。   “是真的,我們來應徵就是想要被錄取,所以怎么可能讓自己失去面試資格?”蕭甜甜無奈的說明,雖然她內心早巳放棄,可喬蘭妮應該是很想被錄取,否則她也不會緊張的狂笑不止。   “嗯,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不過她這樣一直笑也很難被錄取,你最好叫她克制一下情緒,很快就要輪到你們。”   尹露花臉色微緩的瞄了一眼她們胸前的號碼名牌,身後又傳來喀地一聲,她立刻訓練有素的叫道:   “9881到9890可以進去了。”   她的頂頭上司殷集人錄取人的標準是很殘忍的,所以,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人能夠闖關成功。而她則是很慶幸自己當初是由人事部經理面試,否則恐怕連她也很難進入這家公司吧。   咚!蕭甜甜聽見自己的心像石頭丟到古井裏發出聲響。天呀,下一次開門就輪到她們了。   而身旁的喬蘭妮臉色則是比她還要慘白,只是這回她學聰明了,雙手緊緊地搗住自己的嘴巴。   “你還好吧?”她擔憂的看著她那一副隨時像要昏過去的模樣,連帶的也影響到她,盡管內心已然放棄,可是旁邊有個人這么緊張,讓她想要試著放輕松都很困難。   喬蘭妮搖搖頭,眼淚早已盈眶,在聽見好友的通風報信,那種條件她根本就做不到,所以她哪裏“好”得起來?   “你放輕松一點,船到橋頭自然直,盡量用平常心面對,不過他們在面試還真快,十個人居然都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這個殷集人真厲害,不知道他是怎么面試的?”蕭甜甜有點想哭,雖然可以看見自己心儀的偶像,可是心情如此緊張,她真怕到時會出糗。   話說回來,平均五分鐘就進去十個人,可十個人的自我介紹,任憑她想破頭,這五分鐘的時間,似乎都太短了一點。   “他——”喬蘭妮張開嘴,正想告訴蕭甜甜,朋友向她通風報信的內容,身後就傳來彷若死神召喚的喀地一聲,她的腦袋瞬間變成一片空白。   “9891到9900可以進去了。”尹露花冷冽的媚眼,犀利的掃過蕭甜甜和喬蘭妮。   蕭甜甜頓覺頭皮一麻,趕緊邁開腳步,按照號碼頤序排隊走進敞開的大門中,聽到身後又傳來笑聲,她不禁為喬蘭妮掬一把同情之淚,只是此時此刻,她亦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而一走進門內,身後傳來砰地關門聲響,燈光全開的明亮會場,使得她們一走進去,就看見正前方站著四個英俊到連星月均為之失色的男人,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的四大老板。   要知道,平常能看見其中一個就要偷笑,現在居然還一口氣看見四個,蕭甜甜簡直想要跪下來感謝老天,雖然心情緊張的要命,可是能看見四個心儀的偶像,她甚至有不枉此生的感覺。   真是太好了!   幸好她被“身不由己”的一路擠進來參加面試,否則她哪有機會一睹四人風採,而隨著腳步愈接近他們,他們的臉就愈清楚,而愈清楚——   “嗄!”她倒抽口氣,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因為這四個男人只有一個是活生生的真人,其餘三個則是假人,只是這三個假人做得栩栩如生,乍看之下,還以為他們全是真人。   殷集人冷睇著正走到他面前的十個女子,臉上精致的彩粧全是人工顏料描繪下的結果,僅有兩位素著張臉,他不免多看“兩”眼,當然他的一眼是指一秒鐘,故兩眼則是兩秒鐘,他就收回了眼光,   要知道從早上到下午,在面試近萬名女子後,他的耐心早已全數用罄。   因為在他說出他的錄取條件後,截至目前為止,無一人脫穎而出也就罷了,她們竟然還在他下逐客令時,突然變成哭倒長城的孟姜女,這究竟是什么情形?難道真是他開出來的條件過於苛刻嗎?   可是身為他的行政特別助理,若無法做到他所開出來的條件,那她還能順利完成他所交代的工作嗎?   很難!   “你們聽好,誰只要能對眼前這三個假人,隨便一個吐口口水,你們就能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殷集人一等她們站定位置,就完全不浪費時間的宣布。   “什么!”眾女子聞言,全呆在原地。   因為世上怎么會有這么離譜的面試條件?誰只要對眼前這三個假人吐口水,她就能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   可來此面試的女子,一千個中就有一千個是衝著他們四人而來。   而面對自己心儀的偶像或男人,光看就心跳加速,更遑論是要對那三個做的彷似真人的假人吐口水。   太殘忍了!   他這面試條件到底是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莫非他是想測試她們的臨場反應?可是她們若真朝他們吐口水,還能追求他們嗎?眾女子面面相覷。   “如果你們做不到,就可以離開了。”殷集人冷聲撂下話。   看著她們眼中所透露的訊息,就知道她們亦和前面那些面試者相同,全都打著近水樓臺的不良動機、當然做不到他開出來的簡單條件。   早知道他就準備錄音機,因為一直重復說同樣的話也是很累人,只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嗄!”眾女子難以置信的倒抽口氣,他他他……居然是說真的?!可是要對那三個假人吐口水——   呃,雖然是假人,可是做的就跟真人一樣,而且就算她們真的照做,萬一此事被宣揚出去,他們三人會對她們做何感想?   天呀!光想就嚇出一身冷汗。   這時,她們終於明白那些女子為何都哭著離開,而且每個嘴裏都說著好殘忍,因為要對自己心儀的偶像吐口水,誰能做得到?   “不會吧?”蕭甜甜亦無法置信的喃喃自語,可瞧殷集人面無表情的模樣,顯然他是說真的,而不是開玩笑。   眼角餘光忍不住瞟向身旁一同面試的女子們,非但無一人敢上前,她們居然還紅了眼眶。   她心一凜,還好她只是純粹欣賞,對他們四人並沒有任何非分之想。當然,若有機會能成為其中一人的女友,那也很好。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這三個假人做得栩栩如生,但只要朝其中一個吐口水,就能獲得第二次的面試機會,這個條件嚴格說來,其實還蠻簡單的,重點是要能克服視覺上的心魔。   “呵呵……呵呵……居然是真的……”壓抑許久的喬蘭妮,頓時再也克制不住的狂笑出聲。   “你——到我前面來。”殷集人聽聞笑聲愣了一下,在看見喬蘭妮笑得眼淚都流出來,讓他相當訝異。   喬蘭妮心涼了,恐懼的壓低聲音叫道:“怎么辦……呵呵……他要我到他前面……呵呵……”   “多保重。”蕭甜甜真的很同情的看著她。   “我在叫你,你居然還有心情跟別人聊天,你們兩個一起到我前面來。”   殷集人不悅的看著她們兩人居然在咬耳朵,這種景況就連平日都很難看見,可見她們有一點膽量,不錯不錯。   蕭甜甜身子一僵,完全沒有想到她亦會被殷集人點到名。   “呵呵……怎么辦……”   “走吧。”怎么辦?還能怎么辦?   “呵呵……我腿軟……呵呵……”她也很想走,可惜——   蕭甜甜臉黑了一邊,不得不伸手牽住她,戰戰兢兢的走到殷集人前方,立正站好。   “蕭甜甜、喬蘭妮。”殷集人瞄了一眼她們胸前的名牌。   “是的。”蕭甜甜緊張的點頭。   “呵呵……”喬蘭妮還是控制不住的緊張。   殷集人微挑眉。還敢笑?看來她們兩人不只是有點膽量,而是非常的有膽量,“你們兩個隨便選一個吐口水吧。”很好,他喜歡。   要知道,做他的行政特別助理,若是沒有一點膽量是不行的,要不然光是面對斐慕槐他們三人的魅力和脾氣就沒轍,那可不行。   而他的婚事,基本上他並不想拖太久,雖然朱曉眉心中只有他一人,可是沒把她冠上個“殷太太”的頭啣,他的心就是覺得不妥當,所以為免夜長夢多,還是速速結婚才是上策。   蕭甜甜和喬蘭妮呆在原地,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   殷集人又開口說話了:“他們三個全是假人,只要隨便找一個吐口水,你們——”視線注意到正走進面試會場的男子,靜靜的站在後方,雙手環胸的看著他,他突然頓了口,隨即臉上露出笑容,聲音亦變得非常溫柔的對著她們兩人說道:“就能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這不是很簡單嗎?”   蕭甜甜和喬蘭妮幾乎被他迷人的笑容給催眠,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來吧,只要朝他們吐個口水,你們就有機會可以成為我們的員工。”   他更溫柔的繼續說服她們,卻迎上會場後方男子一道錯愕的眼神,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看來等會他恐怕會被他們三人炮轟,但為了他自己的福祉,炮轟就炮轟,反正他早就很習慣,不差這一回。   “好像真的很簡單……”喬蘭妮有點心動,幾乎忘記她的緊張。   “嗯,不然我們兩個一起過去吐口水,好不好?”有個伴總是安心一點,蕭甜甜忍不住提出建議。   “好。”喬蘭妮點點頭,兩個人一起吐口水,感覺確實安心多了。   於是她們走到三個假人面前,準備要吐口水,可是當視線在看見假人俊逸的面容時,她們就很難當“面”吐下去。   可是,只要吐個口水,就能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   蕭甜甜不住的深呼吸,這全是為錄取所採取的行為,並非出自她的本意,她再深吸呼一下,然後閉上眼睛,完全不敢看自己前方站的假人是何許人也,她快速的對著他,呸地一聲,假裝吐口水意思一下。喬蘭妮也比照辦理。   “啊!”眾女子為她們兩人的舉動,難以置信的尖叫起來,那尖叫聲嚇得她們兩人忙睜開眼睛,視線則是不敢亂瞄的看著殷集人。   “恭喜,你們兩個都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瞧,是不是很簡單?”   殷集人毫不吝嗇的對她們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容,無視於前方投來淩厲的駭人眼光,正在將他五馬分屍、大卸八塊,完全與那人平日溫文爾雅的形象相去太遠,可見那人被他做的“好”事給氣炸了。   “我們真的獲得第二次面試機會嗎?”蕭甜甜欣喜的叫道,她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如此簡單就板關成功,她該不會是在作夢吧?   “當然,如果你們還敢對這三個假人拳打腳踢的話,我就直接錄取你們。”殷集人微笑的宣布,看見原先在會場後方的那人,突然邁步朝他所在的位置走來,顯然是聽不下去了。   而那人一走動,頓時引起仍在面試會場中的八名女子的注意,她們開始不斷地抽氣、喘氣和尖叫。   至於背對著那人的蕭甜甜和喬蘭妮,還以為她們只是在聽見殷集人的條件,而嚇得驚聲尖叫。   “真的嗎?只要我們對假人拳打腳踢,我們就被錄取了嗎?”蕭甜甜難以置信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是老板,我說了就算。”殷集人微笑的對她們點點頭。呵……“他”來到她們身後就停住不動,看來也是想看看這兩個女子敢不敢照做。   “哇,真的太簡單了。”蕭甜甜被開心給衝昏了頭。反正眼前的是假人,而且這是面試條件,她只是照做而已。   “可是拳打腳踢……”喬蘭妮有點猶豫了。   “有什么關係?他們只是假人,而且打一下就能被錄取,好簡單呢!”蕭甜甜豁出去了,而且深怕殷集人會後悔收回這個條件,她閉上眼睛,立即對著前方的假人揮拳踢腿。   “好,我也拚了。”喬蘭妮看見她毫不遲疑的揮拳踢腿,亦閉上眼睛伸出拳腳——   “啊!”其他人的尖叫聲,簡直像要掀翻屋頂似的驚天動地。   “慕槐,怎么有空過來看面試呀?”驀然,殷集人溫柔好聽的聲音響了起來。   慕槐!   蕭甜甜和喬蘭妮一震,兩人猛地睜開眼睛,無法置信的轉過身,看著不知何時來到她們兩人身後的斐慕槐,如遭雷殛的呆在原地。   “我不是來看面試,而是有事來找你商量,幸好我來了,否則還不知道你背著我們搞鬼。”斐慕槐微挑眉。   雖然曾猜想過他親自面試肯定是大有文章,但沒想到他還真是卑鄙無恥到這種地步,居然做出他們三人的假人,然後要面試者對他們的假人吐口水和拳打腳踢。   “蕭甜甜、喬蘭妮,恭喜你們被錄取為我的行政特別助理,畢竟你們的工作就是要讓他們三人,照著我所排出來的行程表行事。   所以若連我開出來的面試條件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完成我所交代下來的工作呢?當然關於你們剛剛的優秀表現,我也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們。”   殷集人微笑的站起身,邊走邊說的來到她們兩人面前。   “殷先生。你要告訴他們——”喬蘭妮驚然回神,在看見斐慕槐的身影,她突然像做了虧心事般,完全無法面對他的眼光。要知道他們四人都是她心儀的偶像,結果——   “是的,不過你們很幸運,慕槐本人也來到現場,就讓我先為你們雙方介紹一下,這位是喬——”   “不要!我不要這個工作了……嗚嗚……我不要這個工作……我什么都沒有做……嗚嗚……”   喬蘭妮聞言,簡直羞愧欲絕的想要跳樓自殺,人更是活像突然被雷電給擊中似的,非但歇斯底裏的狂叫起來,還雙手掩面的朝大門方向,完全無法面對現實的衝去。   此一情景,頓時看得在場之人全呆在原地。   “呃……既然喬小姐自動放棄,我們也不能勉強。慕槐,那我給你介紹,這位是蕭甜甜小姐。”殷集人率先回過種來,像無事人般的對著蕭甜甜說道。   既然跑掉一個,這個他可得盯牢點,否則再面試下去,換他要捉狂了。   蕭甜甜身子一僵,特別是在看見前方遭到她拳打酈踢的假人,正是此刻出現在她眼前的斐慕槐時,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天呀,不……不會是這么殘忍的吧?   “蕭甜甜,你好。”斐慕槐靜靜的打量著她,她有一頭烏黑亮置的及腰長發,一雙明亮的眼睛正因遭受驚嚇而瞠大數倍的瞪著他看。   顯然看見他令她受驚不小,這稍稍減低適才看見她對著他的假人又吐口水、又拳打腳踢的不悅感。   “你你你……好……抱、抱歉……我也不……”想做了。蕭甜甜結巴的回道,簡直是欲哭無淚。   因為很顯然,她剛剛的行為都被他看在眼中,她還是快點走人吧!   “恭喜你獲得這份工作。蕭甜甜小姐,我想請問一下,這三個假人中,你為何選我當對象呢?是因為你很討厭我嗎?”斐慕槐打斷她的話。   “不,不是……只是他他他……剛好在我面前……我……我是說那個假人……”蕭甜甜慌張失措的說明,可因為過於緊張困窘,話是說得更結巴了。   “喔,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是因為討厭我,才對我的假人吐口水和拳打腳踢嗎?”這點可是很重要呢,可饒是如此,他還是覺得胸口有點悶。   “是是是……的……”蕭甜甜點頭如搗蒜,一顆心別說慌亂,根本就像是挂上了十五個水桶,正七上八下的狂跳著。   “很好,看在你這么傑出的表現上,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集人,麻煩你忙完到我辦公室走一趟。”斐慕槐微笑的說完,不待殷集人反應,他轉身朝會場大門走去。   蕭甜甜一呆,隨即心驚的忙搖手,說道:“不不不……用了……我不……”   殷集人打斷她的話:“應該的,慕槐半個月後要舉辦‘浪’品脾服裝發表會,所以這幾天你和他接觸的機會會很多。難得他第一次想要照顧人,甜甜,你真是幸運呀!”   光看她的反應,也知道她打算和喬蘭妮一樣逃跑,但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敢對他們三個吐口水的女人,盡管她是在他半誘哄下,可還是要她願意這么做才行,所以這行政特別助理她是當定了。   更何況在斐慕槐出現之前,在場另八名面試女子就做不到,現在他還出現了,她們恐怕是更不可能做到。至於後面尚餘要面試的兩幹一百名女子…   他很懷疑她們能做得到,所以這場面試等於是到此結束。   “‘浪’品牌服裝發表會?!真的嗎?”蕭甜甜聞言,驚喜的叫道,因為她可是“浪”品牌服飾的愛用者呀!   雖然“浪”品牌服飾價格都有點昂貴,可是穿起來的質感真的很好又舒適,重點是“浪”品脾的每款樣式都讓她愛不釋手。   而“浪”品牌一年只舉辦一次服裝發表會,往年總是在海外舉辦,沒想到今年居然是在臺灣,這讓身為“粉絲”的她怎能不欣喜若狂?   “當然是真的,而且就在這個場地舉辦,你還可以因是我的行政特別助理的身分,坐在最前排觀賞喔。”殷集人很好心的告訴她。   在看見她眼中綻放異光,他就知道她應該是“浪”品牌服飾的愛用者,所以只要再給她一點點甜頭,他相信她不會像剛剛那位一樣,拒絕不做還落跑。   “殷先生,我真的可以因為行政特別助理的身分,坐在最前排嗎?”她從來不敢想像自己居然能有這種殊榮。   天呀,她光想就快心臟病發作了。   “當然是真的,如果你沒有問題的話,現在就可以直接到十二樓的管理部門填寫員工基本資料。對了,甜甜,你剛剛說不要是不要什么?”殷集人微微一笑,佯裝不解的問道。   “沒有什么。殷先生,我這就到十二樓管理部門報到。”她忙不迭的搖頭,說完就轉身朝大門跑去。   因為為了能坐在最前排觀賞“浪”品牌服裝發表會,就算被斐慕槐親眼看見她對他的假人做出惡行,她都不在乎了。   “很好。”殷集人唇邊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第三章   殷集人雙腳一踏進斐慕槐的辦公室,就被三雙犀利的眼瞳淩遲、淩遲、再淩遲。   “集人,你太過分了!錄取條件竟然是對我們的假人吐口水又拳打腳踢,你這樣還算是朋友嗎?”安雋亞率先發難。在聽到斐慕槐的告知,他就火冒三丈,扔下未完成的拍攝工作,直奔十樓而來。   “為何不是?我這么做當然有我的原因在。”殷集人一點都不覺得他哪裏過分,他只是做他該做的事。   “原因?那你為何不幫你自己也做一個假人,然後讓那些女人對著你吐口水和拳打腳踢?”安雋亞氣結的反問道。   “因為我的行政特別助理主要工作是協助你們,當然不需要做我的假人。”殷集人理所當然的回答。   他實在不懂這么簡單的事情,為何他們還要特地把他請過來質詢,看來是他幫他們接的Case太少,才會讓他們這么無聊。   “協助?我看是監視吧。”安雋亞冷哼一聲,他才不會相信他說的話,十句有九句是陷阱、是謊言。   “雋亞,你要這么想我也沒辦法。總之我的行政特別助理是請到了,日後還請三位多多指教。”殷集人微微一笑。   他還有許多事情要交代蕭甜甜,所以他實在沒有那么多空閒跟他們抬杠,畢竟愈早處理好,他就愈早能脫身。   要知道為了能盡快將朱曉眉娶進門,在公司內部管理方面,他一直積極的在訓練尹露花成為他的代理人,至於對外則是新來乍到的蕭甜甜,不過她顯然也要經過一番時日教導,才能上軌道。   而她們兩個一上軌道,他的婚假才能請得長長久久。   “集人,聽起來你似乎對她非常滿意。”一直在旁觀聽的華羿豐,好奇的開口問道。   聽見斐慕槐的告知時,他其實並不很訝異殷集人會做出這種不入流的事情來,雖說他在擁有朱曉眉之後,行為稍稍有所收斂。   可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反倒是個性向來是他們四人中最溫和的斐慕槐,這回居然咬牙切齒的控訴殷集人的惡行,讓他忍不住對那位新請來的行政特別助理產生興趣。   因為稍早前的面試肯定有問題,若真只是單純的吐口水和拳打腳踢,以他的好脾氣,不可能會如此在意,亦不會一回辦公室,就通知他們來集合,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當然滿意,她可是我從一萬二幹人中,千辛萬苦才選出來的最佳人選。要知道雖然是假人,可要找到一個敵對你們吐口水、外加拳打腳踢的女性有多不容易,你們知道嗎?”說到這個,殷集人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本以為這樣的條件,會產生許多位獲得第二次面試資格的女性,結果從早上等到下午、從希望變成幻滅,還要他在半哄半拐的情況下,才產生一位。   三人相互交換一眼,雖然他們並不想老王賣瓜,可事實上,想要找到一個敢對他們吐口水、外加拳打腳踢的女性,這三十年來還真的可以說是沒有。   因為他們非但英俊瀟灑,還富有多金,更重要的是,他們目前還是單身,再加上他們也是“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的老板,所以就算那位女性對他們沒有興趣,可他們卻會變成她的頂頭上司,試想在這四種情況下,有哪個前來面試的女性能做到這些條件?除非她討厭他們,否則就是腦袋有問題。   “然後呢?”華羿豐微挑眉。   “然後……當然沒有我殷集人搞不定的事,她雖然想放棄,可是,只要是人,就會有弱點,所以從明天開始,你們三個就會常常看見她。”殷集人得意的一笑。   “你那么陰險狡猾,那個女的當然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安雋亞沒好氣的再度冷哼,因為他們三個也是被他抓住弱點,才會成為他的旗下藝人,更可惡的是,這賣身契一簽就是十年,不過再半年他們就自由了。   “還好啦,其實這回還多虧慕槐幫忙,原來蕭甜甜很喜歡慕槐設計的服裝,一開始她本來要拒絕這份工作,後來知道當我的行政特別助理,她就可以在‘浪’品牌服裝發表會時坐在最前排,她立刻就一口答應。”   殷集人微聳肩的看了一眼斐慕槐,從頭到尾他都繃著一張臉,活像他欠他幾百萬會錢沒還似的,看來這回他“在意”的不輕。   話說回來,親眼看見自己的假人被人又吐口水、又拳打腳踢,想要不“在意”,似乎也蠻難的,若換作是他,肯定會整得那個人哭爹喊娘才肯罷休,   “小甜甜?”安雋亞和華羿豐愣了下。   “她姓‘蕭’,不是‘小’。”殷集人好心的更正,他們似乎很喜歡幫人取外號,明明就是蕭甜甜,他們就要喊成小甜甜,無聊。   “集人,這樣不對吧?”安雋亞微皺起眉頭。   “哪裏不對?”   “照你的說法,這個小甜甜是你請來要監視我們的,但聽起來她似乎是慕槐的‘粉絲’,你難道不怕引狼入室,反給慕槐帶來麻煩或困擾。”   安雋亞愈想愈不對,要知道“粉絲”對愛慕者大部分都有異常狂熱,天曉得這個小甜甜會不會藉工作之便,然後——   “這點你們大可放心,她只是喜歡慕槐所設計的‘浪’品脾服飾,至於喜歡幕槐——我想她若真的喜歡慕槐,那剛剛在面試時,她就不會那么做了。”殷集人自信的笑了笑。   沒有女人會對喜歡的對象吐口水加拳打腳踢,更慘的是還當場被對方“看”個正著,所以就算她有一絲絲的喜歡,現在恐怕都得面臨死心的結果。   斐慕槐身子一僵,腦海立刻浮現蕭甜甜對他的假人吐口水和拳打腳踢時的那股狠勁。   “什么意思?”安雋亞愣了下,有聽沒有懂。   “集人,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這個小甜甜吐口水又拳打腳踢的假人是——”華羿豐可聽懂了,眼光頓時看向在旁一直保持沉默的斐慕槐。原來如此,這下他可明白斐慕槐今日反常的行為從何而來了。   “對呀,集人,那個小甜甜到底是對誰的假人吐口水又拳打腳踢呀?”一語驚醒夢中人,安雋亞頓時好奇的問道。   “你說呢?”殷集人瞟了斐慕槐一眼,識相的把問題丟還給他。   “不會是我吧?”安雋亞愣了下,眉頭頓時皺起。   誰教他討厭女人是出了名,所以會慘遭小甜甜吐口水加拳打腳踢,可想是如是想,心頭還是或多或少有些許不舒服,所以她最好是別犯到他,否則   哼!   “不是你。”殷集人搖搖頭。   “不是我?”安雋亞呆了下,隨即他看向華羿豐,“該不會——”   “不好意思,也不是我。”華羿豐對他搖搖頭。   “咦——”安雋亞瞪大眼,難以置信的立刻轉頭看向斐慕槐。他是他們四人中脾氣最優的好好先生,結果那個被吐口水又拳打腳踢的人竟是他。   斐慕槐的臉色是更難看了,只因他們的眼光讓他——粉火大。   “雋亞,少大驚小怪,反正事情已經結束……”華羿豐忙轉移話題。   誰教斐募槐這幾日為了尚未找到適當的主秀女模特兒,而大傷腦筋,所以心情不是很好,他可不能再次上加油。   “什么結束?!那個小甜甜不是慕槐的‘粉絲’嗎?她在搞什么鬼呀?”安雋亞簡直無法相信的打斷華羿豐的話。   “等一下,我可沒說她是慕槐的‘粉絲’,我只說她是慕槐所設計的‘浪’品脾服飾的愛用者。”殷集人忙不迭的聲明,這兩者還是有差別的。   “慕槐所設計的‘浪’品牌服飾愛用者,不就等於是慕槐的‘粉絲’,有什么差別?”安雋亞皺起眉頭,不以為然的反問道。   “這差別可大了,就像‘愛玉冰’喜歡你拍攝的照片,可她卻怕你怕得要死,你說這兩者有沒有差別?”華羿豐好心的找個最貼切的事物,來厘清他對此事的困惑。   安雋亞身子一僵,眼光頓時兇狠的瞪向他,“華羿豐,你很無聊唉,沒事提什么艾鬱蘋那個小不點,我告訴你,她是尊敬我,才不是怕我好不好,請你搞清楚。”   “我就是搞得很清楚,所以才舉個對你而言最切身的實例,來說明這兩者的區分。”華羿豐笑了笑,完全不為他兇狠的眼光而閉嘴。   “你是想找我打架是不是?”安雋亞有點惱羞成怒的問道。   華羿豐尚未回話,一直保持沉默的斐慕槐,緩緩開了口:“出去。”   淡淡的口氣,聽似溫和,可熟知他個性的他們聞言,全呆在原地。   “我要工作了。”   依然溫和的口氣,很平淡,可是卻讓他們三人同時變了臉色。   “慕槐,那我不打擾你工作了。”第一個很識相閃人的是殷集人。   “慕槐,你專心工作吧。”第二個目色很好而跟著閃人的是華羿豐。   “慕槐,我走了。”第三個閃人的是安雋亞,就算他再不識相,目色再不好,可看到他們兩個都腳底抹油,也知道要落跑。   畢竟通常性情溫和的人,不發脾氣則已,一發鐵定是一鳴驚人,所以不趁他尚未發火之前逃,還待何時呀。   看著他們三人快步走離辦公室,斐慕槐眼底掠過一抹陰暗,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么“悶”過,換言之,他很久很久沒有這么“不爽”過。   明知道該怒、該惱、該罵的罪魁禍首是殷集人,可是他的腦海偏偏都是蕭甜甜對他吐口水及拳打腳踢的畫面,而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心胸相當寬大的人,就連當初面對殷集人的設計,他都不曾如此在意過,沒想到——   “蕭甜甜。”他不由自主地念出這個各字,她居然對他吐口水還拳打腳踢,雖然她對他解釋過理由,可是他就是無法釋懷。   更何況她還是他所設計的“浪”品脾服飾的愛用者,所以她怎么忍心對他做出這種事?她怎么忍心?   拳頭忍不住握緊住,心頭亦跟著揪緊,他明白從此刻開始,他和她這筆帳是有得算了!   蕭甜甜戰戰兢兢的走進眼前這間寬敞的辦公室。從今天開始,這裏就是她每天工作的地點,而在走道左右二側,各擺放著一張超大尺寸的辦公桌。   在左側的桌子上,放著一個用燙金字體印制而成的牌子,寫著行政特別助理,至於右側那張同樣放著一個牌子,寫著總裁機要秘書。   而走道盡頭則是一扇緊閉的門,其上挂著燙金字體印制而成的牌子,寫著總裁室,看到這裏,她的心更是緊張萬分,因為她馬上就要開始工作了。   她惶然的收回目光,看著這間目前僅有她一人的辦公室,她突然有些猶豫了。為了能夠因為職務而享有特權,真的好嗎?   盡管“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在薪資、福利及制度上,都是業界之首,可是在她對四大老板之一斐慕槐的假人,又吐口水又拳打腳踢,而且還好死不死的被他親眼看見的情況下,她該用何種態度來跟他共事?而他又會用何種態度來跟她共事,光想就開始令她頭痛起來。   她似乎太欠缺考慮,偏偏當殷集人跟她說“浪”品脾服裝發表會時,她可以坐在伸展臺的最前排觀賞,她就忘了自己姓啥名啥,現在——   真是糟糕呀!   “蕭甜甜,你來得真早。”一熟悉的女子嗓音,冷冷的在她身後響起。   “嗄!我就是,您早。”蕭甜甜嚇了一跳,忙轉過身來。   在看見身後的女子就是昨日在面試會場,負責叫號及維持秩序的那位小姐,她下意識的立正站好,誰教她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質,就是非常的有架式、非常的有威嚴,讓她忍不住就對她使用敬語稱呼。   “你不用這么緊張,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同事,而且共同擁有這間辦公室。我叫尹露花,是總裁的機要秘書,主要負責內部事務,至於你則是負責對外事務,換句話說,你的工作就是執行總裁和我所交代下來的事情,這么說你明白嗎?”尹露花一口氣的說完,臉上和在面試會場時一樣毫無任何表情。   “是的,尹秘書。”蕭甜甜差點就想要朝她舉手敬禮,她的聲音雖然清脆,可字字是鏗鏘有力,就像刀片一般犀利,讓人在她面前壓根不敢打馬虎眼。   “不用這么嚴肅,以後在工作上,你有什么問題都可以直接問我。”尹露花依然是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的,尹秘書。”蕭甜甜很難不嚴肅亦很難不恭敬的回道。   “叫我名字就好了,既然你今天是第一天上班,那現在我先帶你去各部門亮相,順便熟悉一下環境。”尹露花對著她微微一笑。   “咦?”蕭甜甜愣住了,沒想到看起來如此有架式又有威嚴的她,一笑起來居然就像百花綻放,真是美呆了。   “怎么了?”尹露花不解的看著她。她居然在發呆?   “尹秘書,你笑起來好美喔。”蕭甜甜回過種,恭敬而誠實的回答。   尹露花愣了一下,隨即淡淡的回道:“謝謝。不過你在這裏工作久了,我想你也會變得沒啥笑容。”   蕭甜甜呆了一下,隨即困惑的問道:“為什么?”工作久了就會變得愈來愈沒有笑容,這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那我們現在先去各部門打招呼,你最好先做一下心理準備。”想起當初進公司之前,她還是個非常喜歡笑的人,但現在——   唉……至少她現在還多了個同伴,感覺比較不會孤單。   “心理準備?”蕭甜甜開始有種不祥的預感,“尹秘書,你可不可先告訴我,是關於哪方面的心理準備呀?”   “哪方面?甜甜,這裏是婚紗攝影公司,所以你覺得這裏的工作同仁,大多是男性還是女性呢?”尹露花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有點同情。   因為昨日的面試情形,早就經由前來應徵者之口給傳揚開來,故使得愛慕斐慕槐的女性同仁是全體激憤,她確實是得先告訴蕭甜甜,以防意外發生。   “當然是女性居多呀。”   “所以你應該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糟糕。”尹露花無奈的回道。   “我?”蕭甜甜愣了一下,隨即她懂了,忍不住有點哀怨的說道:   “我知道了,一定是我昨天對斐慕槐的假人吐口水和拳打腳踢——   唉……我一直以為他是個溫文爾雅的紳士,可是昨天他就說要好好照顧我,我想他的照顧一定就是報復。   我昨天真不該被總裁給說服,這么簡單的道理我都不懂,我真是鬼迷心竅了我,我看我還是馬上辭職好了。”   尹露花張口結舌的看著她,一時說不上話來。   “花姊,謝謝你好心提醒我,我這就去寫辭職單。”蕭甜甜戚激的握住她的手,此刻的她、就像是看見了親人一般。   “甜甜,你沒辦法辭職的。”尹露花頓時哭笑不得的看著她。   她完全誤會了,雖然情況和她所說大略相同,不同的只錯在會對她報復的人,不過當務之急得先處理她的辭職,否則她自己很可能還得兼行政特別助理一職,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蕭甜甜愣了一下,“為什么?”   “你昨天應該有去找人事經理報到吧?”尹露花無奈的問道。殷集人為請這個行政特別助理都親自出馬了,可見他重視她到何種程度,而只要被他看上的人,是很難翻身的,就像她的另外三位老板——   明明是紅透半邊天的天王巨星華羿豐,在此卻被冠上創意總監的頭啣;而在時尚界總是獨領風騷的名服裝設計師斐慕槐,則是被冠上美術總監的頭啣;至於攝影手法震驚全球,堪稱是最大膽、最前衛又最創新的名攝影師安雋亞,則是被冠上攝影總監的頭啣,他們三人只要沒有任何活動,都得乖乖來此上班。   蕭甜甜點點頭,可在看見她眼中的同情,好像她做了什么難以挽回之事,她開始不安,問道:“花姊,有……有什么不對嗎?”   “甜甜,我問你,你報到的時候,所簽的那份員工切結書是白皮還是黑皮?”尹露花為求確定的問道。   “呃,是黑皮的。花姊,白皮和黑皮有什么不同嗎?”蕭甜甜錯愕的看著她,員工切結書不該是大家都一樣嗎?   “當然不同,白皮是一般員工的切結書,那在一般的文具用品店就可以買到,至於那份黑皮的員工切結書,可是出自於總裁智慧的結晶。   我勸你今天回家把那份切結書再拿起來仔細的看清楚,看清楚之後,你就不會再想要辭職,因為切結書後面有一條附注——你最少得做滿六個月,不然就得把人身自由全權交由總裁發落。”尹露花無奈的說明。   “什么?!”蕭甜甜難以置信的叫道,完全無法相信耳中所聽見的話語。   她若未做滿六個月,就得把人身自由全權交給總裁處理!換言之,不就等於把自己賣給殷集人六個月?!   天呀!這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你很幸運,不是每個員工都可以簽到那份黑皮切結書,這表示總裁相當看重你,相對的,總裁若是在這六個月內辭退你,你就可以拿到一年的薪資賠償喔。”所以殷集人雖然暗坑她一把,可若她能力不夠,他亦不會強求。   “幸運?花姊,這份員工切結書聽起來根本就像是賣身契呀。”蕭甜甜頭都暈了,在聽見那份員工切結書所暗藏的玄機,她就很想要去撞墻。   “你不笨嘛。”尹露花讚賞的看了她一眼。   蕭甜甜一呆,“花姊,這真的是賣身契嗎?”那她不等於是上了賊船?!   尹露花朝她點點頭,“是呀,如果你不照做,總裁有權讓你到酒店當坐臺小姐,不過撇開這些別談,公司的福利、制度和薪資全都無法挑剔。”   “酒店坐臺小姐?!”蕭甜甜驚叫道,無法相信自己若末做滿六個月,就會被殷集人給帶到酒店當坐臺小姐,可是他不是紅透半邊天的名金鑽經紀人嗎?怎么會……   “是呀,甜甜,總裁有足夠的財勢可以這么做,就算你找上媒體或職業工會都沒用的,所以還不如安心待在這裏做事吧。”尹露花微微一笑。   想當初她也是在不知其底細的情況下,簽了那份黑皮員工切結書,而她之所以幸運的簽到那份,則是因為人事部經理受不了殷集人一個月換三十幾個秘書。   “花姊,難不成你也是……”蕭甜甜懂了,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而誠如她所言,以殷集人的身分背景,她確實無法與他相抗衡。再說,昨日她看過公司的福利制度,確實是好的讓人無法挑剔。   “知道就好。走吧,我們去各部門打聲招呼。”   “嗯。” 第四章   到各部門打過招呼,然後返回位於十二樓的辦公室,蕭甜甜感覺自己像到地獄走了一趟,無力的癱坐在屬於自己的辦公座位上。   男女同事對她的態度正好呈現兩極反應,男同事欣賞她的英勇表現,女同事則對她冷嘲熱諷,讓她非常擔心自己真能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嗎?   “甜甜,今天十一樓要進行服裝發表會第一次彩排,你去通知安總監到場負責試拍定裝工作,然後去通知斐總監到十一樓與華總監會合。”尹露花一回到辦公室,就走到自己的座位,在看見桌面上突然多出一份黑皮檔案夾時,她忙不迭的打開,邊看邊吩咐的說道。   “安總監?花姊,可是我們剛剛在八樓好像沒看見他,他到公司了嗎?”蕭甜甜無力的抬起頭,滿臉狐疑的望著她。   “他們到了。”尹露花揚揚手中的黑色檔案夾,手指則指著依然緊閉的總裁室大門,   “花姊,總裁來了喔?”蕭甜甜心一驚,下意識就壓低聲音問道。   “嗯,開始打起精神工作羅!你趕快去八樓通知安總監,模特兒好像都到了。”尹露花點點頭。   “好的,花姊,”蕭甜甜點點頭站起身,突然想到什么,又轉頭納悶的問道:   “花姊,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