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92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十世之約(斷情結同人)

夜闌人靜,月白風清,西門府內張燈結綵,燈火通明,大殿上大紅“壽”字耀眼奪目。秋葉原含笑清點著眾人送來的賀禮,今天是他的三十歲生日。人常說三十而立,此刻秋葉原回想起自己這三十個寒暑,行醫制藥,遊千山嘗百草,望聞問切,針灸推拿,似乎做的每一件事都跟醫理有關。本以為自己會一生只識藥爐香不問天下事,只是本本分分地當一名杏林妙手,安安穩穩的娶妻生子,平平靜靜的過此一生。但是誰想遇到那個人後,就一切都亂了,變了,自己也開始為情歡喜為情惱! 隨手拿起北堂傲和言非離合贈自己的《上古醫書》,細細摩挲,愛不釋手。看來此二人果然知道自己喜好,此醫書乃上古奇書,千金難求,無價之寶,書中所記之方均為曠古奇方,自己一向夢寐以求,僅是在陪言非離待產時,一時興起坦然相告,自己一直在尋覓此書,本是無心之說,可誰想那言非離竟是如此心細如發之人,一直銘記至今。當今世上,想必也惟有北堂王那般人物才會神通廣大的尋得此書。滿心歡喜的撫摸著這份大禮,心中暗歎北堂王與言非離已經進穀修養三年了,自己好久沒有見到他們了,不知他們過的可好?他們的孩子各個都玲瓏剔透,不失為人中龍鳳。果真是上天厚愛,想那北堂傲和言非離雖皆為男子,但卻可孕育子嗣,共用天倫。自己與那人雖也是情深意重卻無此福分,義女紫菱越發乖巧可愛,自己視若心肝,但是若有朝一日她的親生父母來尋,自己又情何以堪?想罷心中黯然,不禁一聲長歎。 他感覺一人走至身後,輕輕擁他入懷,將面頰靠在他的頸間,動作霸道卻溫柔,不用回頭也知道,這世上敢如此對自己的人就只有那個性情狂妄,脾氣霸道的西門門主─西門越。 只聽那人輕輕問道:“好端端的,今日的壽星公何以歎氣?這可不像玉面神醫秋公子的性格哦!” 不想讓對方跟自己一起煩惱,秋葉原勉強笑道:“我是在想,堂堂西門門主會送在下什麽禮物?” “哦?那我們的秋神醫想要什麽禮物呢?”聲音充滿霸氣和寵溺。 “今夜我想在上面,我想抱你!”明明知道對方不會答應,但是秋葉原仍故意舊事重提,只是想借此話題刁難一下他的霸道愛人,解自己老是處於被動的怨氣。 出乎意料的是西門越竟然毫不猶豫的點頭許諾了,答應得那樣直接,那樣爽快,一時間讓秋葉原適應不過來。 直到雙雙擁到床上,芙蓉帳內赤裸相見時,他還如在夢裏。眼見西門越已經乖乖的躺到床上,臉色微紅,神情有些羞澀的望著他,他還是沒有反應過來。西門越眼見愛人神游太虛,並未注意自己,頓時惱羞成怒,大吼道:“姓秋的,你到底要不要做啊?我數到三,你要是還是這個死樣子我就在上面,機會僅此一次,這是你的三十歲生日賀禮哦!你可別怪我反悔,一………二”當要數到三時,那個一向心思縝密的秋神醫猛然反應過來,快速撲上去,吻住對方,用唇封住那呼之欲出的“三”。開玩笑,自己是傻瓜嗎?這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大好事啊,堂堂西門的冷傲門主會對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一向高高在上掌控全局的人會心甘情願委居自己之下?天啊,機會稍縱即逝,否則後悔莫及。 秋葉原雖然生性隨和做事嚴謹,但絕對不是不解風情之人,此刻心花怒放一邊親吻著對方,一邊努力回憶著每次歡愛時西門越的動作。自己雖然每次都大聲抱怨,力求反攻,當然也從未反攻成功,但是卻盡享魚水之歡,西門越每次都讓彼此體會到快感。 此刻西門越小麥色的健康肌膚,在燈光下顯得異常誘惑,那結實的肌肉,勻稱的身材,高蹺的臀部和修長的雙腿,再加上此刻那迷離充滿挑逗情欲的眼神絕對是完美的結合。讓秋葉原血脈沸騰,激情澎湃!他明顯的感到自己渾身燥熱,下身的欲望已經漸漸抬頭。沈穩內斂的性格讓他激情時動作也是異常的溫柔,輕輕愛撫著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膚,指尖所到之處引起西門越的陣陣戰慄,仿佛是火種瞬間被自己點燃。縱情親吻著此生的愛人,吻得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忘我,仿佛要將對方融於體內。 眼見對方呼吸加重,神色迷離,秋葉原開始雙唇下移,含住西門越胸前的茱荑,一下下啃咬,刺激著對方的敏感,感覺對方體溫越來越炙熱,漸漸雙手移到對方下身,盯著愛人已近充盈的欲望,頭腦中開始思考要用什麽方式才能讓對方滿意。身下的西門越早已欲火焚身,情難自己,眼見秋葉原怔然分神,不禁怒火中燒。又大吼道:“你到底會不會阿,不會還是我來吧,別耽誤時間!” “我會,我會!我能行!”秋葉原怕對方反悔,連忙強調。說實話,他還真的不是很會,但是那麽複雜的藥典著作都能參透的秋神醫又怎麽會承認自己不會這房中術呢! 秋葉原嘗試著輕揉西門越身下的玉莖,用力按壓著對方身下的穴位,既可以刺激對方的欲望,又可以減緩他的疲憊,右手輕輕移到對方後穴,慢慢柔撫,感覺那裏已經漸漸濕潤時輕輕插入一根手指,雖然動作已經很輕柔,但是仍能感到西門越的戰慄,眼見他此刻正臉色蒼白,牙關緊咬地適應著外物的入侵,秋葉原心中暗暗有些不舍,但又見那人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帶著期待和鼓勵。自己又緩緩插入第二根手指,那緊密的後穴,似乎從未曾被開啟,聽著西門越的一聲悶哼,想到自己竟是他的第一個男人,不禁喜上眉梢,感覺對方已經慢慢適應,便又插入第三根手指,輕輕拭探著對方的敏感點,刺激著西門越的內壁,讓快感可以衝擊疼痛的困擾,直到他認為時機成熟時,才撫正西門越的腰身,抬起他的雙腿,對準那嬌嫩緋紅的菊花,緩緩送入自己早已一柱擎天的欲望,達到彼此真正的結合。 雖然已經經過愛撫和前戲,但是堅挺肉棒的猛然進入,無異於一把搓刀的猛然絞殺,那種下身的撕裂感讓西門越快要窒息,臉色慘白,冷汗直流,雙手緊抓著床單。該死的,怎麽這麽疼?雖然已經疼到極點,但是為了不影響愛人的興致,他又咬緊牙關,忍受著疼痛,微微調整姿式配合著秋葉原的動作,儘量放鬆內壁,以包容他越來越膨脹的巨大。直到完全包容了那堅硬的分身時,正待要喘一口氣,卻猛然發現身上的愛人似乎在猶豫,而且還有要抽出來的趨勢,無奈瞪向那一臉懊惱的人,咬牙問道:“小原,你又怎麽了?” “我忘記給你上藥了,這樣會傷了你的,我想現在去給你拿藥,你等我哦!”秋葉原神情嚴肅地解釋道,並且還真的打算要抽出去拿藥。 天啊,都插進去了,才想到這個問題?要受傷也早就受傷了吧,西門越徹底被自己行事嚴謹的愛人打敗了,剛才只是身體痛,現在頭也痛了。狠聲說到:“姓秋的,你要是敢就這樣抽出來,你今晚就休想再進來!” 秋葉原著急爭辯道:“可是你明天會很疼的!我新研製一種藥,效果會很好!”他情緒激動,連帶著那插入西門越後穴中的堅挺,碰到對方的內壁上,這對於欲火中燒的西門越來說無異於火上澆油,他渾身燥熱難耐,雙手緊摟住秋葉原的腰身,讓他與自己緊密結合,口中無助呻吟道:“小原,快,快一點” 秋葉原剛才也是在竭力堅持為對方設想,他也是血氣方剛,眼見如此活色生香肆意銷魂,也就不顧上不上藥的問題了,只顧巫山雲雨,不再考慮俗事煩憂。他們彼此配合律動著,喘息呻吟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然的擁有讓他們感到二人已經合二為一,融為一體,不知道歡愛了多少次,發洩了多少回,只知道這無禁止的求索可以代表彼此的愛意。在最後一次高潮時秋葉原又一次將愛的種子盡數灑在西門越的內壁。激情過後,芙蓉帳內,二人緊密相擁,氣喘吁吁!一片旖旎春色! 四個月後,采藥歸來的秋葉原發現西門越正在床上酣睡,自從自己帶著紫菱到北堂王府小住兩個月回來後便發現西門越變得特別的倦怠,整日無精打采,晚上也不再纏著自己歡愛,似乎很容易疲勞。 昨日東方曦邀他塞外打獵,以往只要聽說騎射打獵就豪情激蕩的人竟然說他身體報恙,無法打獵,而且半年內都不會參加諸如此類的活動。真是奇怪,而此刻正是操練兵馬的時間,他竟然躲在屋裏睡大覺,真是懶散的可以,身為門主竟然如此疏於職守,自己決不能放任他這樣,以免他有失門主的威儀!想罷他便抓起西門越的衣領,就往床下托。 夢中初醒的西門越抓住他的手,連聲說到:“輕點,我現在可經不起你這樣粗魯對待!” 什麽?那如鐵鑄一般的身軀,一向健壯如牛的人會怕自己這無力一抓?真是懶得理他。秋葉原心中暗暗腹誹。 端起桌上的藥碗,遞到對方面前,冷聲說道:“最近看你精神不好,這有碗參湯,本來是要給菱兒補身子的,你先喝了吧,喝完就去操練,不許偷懶!” 可誰知西門越聞到湯味就眉頭緊皺,開始幹嘔:“嘔…嘔” 眼見西門越臉色越來越蒼白,已經嘔出眼淚來,秋葉原也開始擔憂起來。輕輕搭在西門越的手上幫他診脈,怎麽會這樣?不可能啊!不會的,再試試!就在他要再試試時,西門越已經笑著將他的手放在他的肚腹上,面頰微紅的說:“你的醫術沒有退步,就是那樣的,這裏已經有我們的孩子了,已經四個月了,都會動了,你不在這幾個月,他都已經長的很大了!你摸摸看!” 隔著單薄的外衣能清楚地感覺到那微微的凸起,怎麽會呢?“莫非你也是摩耶人?”秋葉原疑惑不解! “不是”對方笑著否認。 “那你怎麽能懷上孩子?”秋葉原還是難以置信。 “聽說過浩瀚神殿的誕子丹嗎?為了你我可是費了好多心思哦!”西門越柔聲解釋著。 “誕子丹?那種藥,對身體損害極大,你怎麽這樣傻?要是有個好歹怎麽辦?你怎麽不跟我商量?原來上次我生日那晚你早就準備好了!”秋葉原又驚又喜,又氣又急,既高興愛人已經懷有自己的孩子,又擔心西門越的安危。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個孩子嗎?你身子骨不及我強壯,當然由我來了,你是大名鼎鼎的秋神醫,一定不會讓我和孩子有危險的,對嗎?現在你要好好照顧我,不可以欺負我,我可是有孕之人哦,你不可以再一生氣就逃跑,我現在大著肚子實在是追不上你了!”西門越神情調皮而驕傲,有意調侃以減輕秋葉原的煩惱。此刻他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西門門主,只是一個肯為愛人逆天授孕的癡情男人。 望著這樣情真意切的愛人,輕撫那腹中安眠的孩子,秋葉原淚眼模糊,原來看似高傲霸道的西門越竟然一直都明瞭自己的心思,竟偷偷跑去求得誕子丹,不顧身份地位,不顧自身安危,為自己孕育子嗣。難怪那夜他會主動投懷送抱。緊緊擁住眼前人,將滿腹柔情化為深情之吻,表達自己的謝意。一吻過後,西門越,輕喘笑道:“小原,這可是你第一次主動親我哦,味道好極了,這算是父憑子貴嗎?” 隨後兩人又緊緊相擁。 隨後幾個月,秋葉原便向天下所有初為人父的人一樣,處處小心,時時謹慎地照料著身懷六甲的西門越,在胎兒五個月時他們便以四處巡查為名,離開了西門,到山中靜養待產。 此刻懷胎已經九個多月的西門越,一手托著那碩大的肚腹,一手扶著後腰,正緩步向浴池走去。此刻的西門門主,身體臃腫,上身前傾,雙腿微分,腳步笨拙,再不復當年玉樹臨風,英姿颯爽的俊朗模樣。肚子的重量墜著他的腰陣陣酸疼,基本的彎腰動作對他這位孕夫來說都是奢望。最近腹中胎兒躁動異常,渾身酸軟無力,每走一步都感覺有眩暈感,他不敢快步只能一點點的向前挪。 剛邁進池中,便感覺腳下一滑,重心不穩,就向池中倒去。就在他要碰到水面時,被一雙臂膀牢牢扶住。西門越沒抬頭便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憤怒眼神,他稍緩氣息,安撫巨腹,臉色蒼白的迎向怒氣衝衝的來人,笑著安慰道:“小原,別擔心,我跟孩子都沒事,就是身上髒了,想洗洗!” “你就不能叫我嗎?你現在不比從前了,胎兒過大,你又有見紅的跡象,隨時會早產,你身體已大受損耗,胎兒吸取你太多精元,若你肆意妄為,意外早產而我卻不在你身邊,你和孩子都有性命之憂,你真不讓我省心!”秋葉原既擔憂又憤怒。 西門越不怒反笑,緩聲說道:“小原,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神情,當初在總舵就是因為你這樣嗔怪我的樣子,我才愛上你的,當初…啊…哦!”沒等把話說完,西門越便開始手捂肚腹,大口喘氣。 “什麽時候了,你還有閒心說這個!天啊,你怎麽了?“秋葉原發覺西門越的異狀,忙由嗔怪轉為擔憂,停止喋喋不休,慌忙問到。 “沒什麽。就一陣陣的疼!剛才下身還淌了一些水,弄的衣服都濕了,我才想洗洗的!”西門越咬牙解釋道。 “天啊,你怎麽不早說,那是羊水破了,孩子快要生了,你還說沒事?陣痛多久了?” 秋葉原既埋怨愛人的隱瞞,又責怪自己的粗心。 “從昨夜開始”西門越咬牙回答著,雖然仍想盡力安撫愛人,但此刻腹痛加劇,實在是無能為力。 “你怎麽不早告訴我?”秋葉原大聲嗔怪。 “我看你最近太累了,不想讓你擔憂!”西門越已經痛的無法站立。 “你啊。不告訴我就不疼了?不告訴我,我就能不擔心嗎?”秋葉原一邊斥責,一邊欲打橫抱起欲生產之人,但是怎奈他醫術超群,卻武藝平平,實在抱不起比自己大一個型號的西門越。 眼見西門越手捂肚腹,牙關緊咬,臉色蒼白,自己卻無能為力,西門越不想讓別人見到他懷孕模樣,所以他們的住所僻靜深幽,方圓百里都沒有人煙,現在又有誰能幫自己呢? 正在焦急之時,隨手一試水溫,感覺溫度溫暖適中。上古醫術中指出在水中產子,更為容易,此法從未試過,如今非常時刻,也唯有一試了。扶著西門越靠在池邊,放鬆呼吸,在秋葉原的鼓勵下呼氣用力,等待著產門漸開。秋葉原為他推壓著肚腹,血水汩汩而出,瞬間染紅了池水,怵目驚心,面積越擴越大,西門越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眼見胎兒已經下滑沖向穴口,西門越卻像想起什麽是的,咬牙站直了身軀,任羊水摻雜著血水從大腿內壁流出,硬生生中斷生產。 “你要幹什麽?別亂來!”秋葉原神色驚慌! “小原,你從未說過你愛我!此刻我為你產子你也不說嗎?我不要你甜言蜜語,只要你真心許諾,此後十世,與我西門越不離不棄,恩愛相惜!我實在不想每天都擔憂你會逃跑,你會離開我!我是真的愛你,離不開你啊!快啊,……呃!否則我今日就難產而亡,永不再煩你!”西門越以疼的面孔扭曲但神情卻異常嚴肅。 秋葉原沒想到如此緊要關頭,西門越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個傻瓜,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嗎?怎麽能拿他和孩子的性命開玩笑?自己本就將心交付與他,又何懼山盟海誓,眼見對方已經體如篩糠,面無血色,萬分擔憂,咬破中指指天為誓:“秋葉原在此立誓,願與西門越此後十世,不離不棄,恩愛千年!” 西門越滿意點頭,放心倒地生產,得到愛人許諾的西門門主,似是充滿了無窮的力量,用力向外推擠著胎兒,他知道他不可以有事,秋葉原需要他,腹中的孩子需要他,未來的生活在等待著他。 眼見胎頭露出又縮回,秋葉原知道西門越已經沒有力氣了,自己必須要想辦法給他力量,急中生智,大聲說道:“西門越,我愛你!” “什麽?再說一遍!”西門越神志開始恍惚,大汗淋漓,茫然的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一向靦腆的小原說的話嗎? “是的,我說秋葉原愛西門越,好愛,好愛,等你把孩子生下來了,我就更愛你了!所以你和孩子一定要平安!”一直羞於表達的愛意,在頃刻間宣洩後突然覺得原來一切都不是太難,一切都可以很簡單。 在這堅定而莊重的愛情宣言中,他們的孩子在父親因激動而熱血沸騰的猛然推擠下,華麗的來到人間。 頗富接生經驗的秋葉原,駕輕就熟的做好善後工作,抱著孩子,親吻著西門越的額頭,哽咽說道:“越,謝謝你,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不如我們的孩子就叫西門…慶吧?” “不,不好,這個名字一聽就很隨意!我們的孩子叫西門慶秋!”西門越虛弱說道。 “哦?為什麽?秋”葉原感到很疑惑。 “西門越慶倖此生能愛上秋葉原!”此刻西門越產後仍然很虛弱,但神情卻幸福而安詳。 “好!就叫西門慶秋,這個兒子代表我們的情,代表我們的愛,代表我們的十世之約,代表我們要相守千年的誓言!” 懷中的小嬰兒猶自安睡,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出現已經見證了他的兩位父親恩愛千年的誓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