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唐突美人

第一章   漆黑的屋中,點滿了長長的蠟燭,桔黃色的燭光微微搖弋,產生一種朦朧的旋暈感,好似一個奇特的異度空間,令屋中的人不禁產生一種超級不現實感。   “baby,你真是個尤物!”   床上交織著兩個赤裸的軀體,上面的男子那頭黝黑的短發與身下皮膚白晰的金發女郎形成鮮明的對比。   “what?尤物?親愛的,你跟你的那個中國老古董外公呆久了,連說話都古香古色了”   金發碧眼的女子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而那名男子很負氣的靠在女人的胸口上,不快的說:“別提那個老東西,莫名其妙,跟他住了半年我都要瘋了!”   “come on!你外公可是唐人街工商協會的會長!知道他代表什么嗎?money!他可只有你一個外孫,環宇!”   被喚作環宇的男子不以為意的撇撇嘴,痞痞的笑了笑:“比起他的錢,我更喜歡你的胸前偉大”   “honey,你真得不到十八歲嗎?”   “試試不就知道了!”   環宇色色的笑著,身下的金發女郎正想主動邀請時,忽然!漆黑的屋中燈光亮起!環宇還沒回過神來,一群穿著黑西裝的魁梧男子快速闖入,不理會女人的尖叫與環宇的掙扎,七手八腳將環宇綁了個結實!   “你們瘋了嗎?!敢綁我?!”環宇憤怒的大吼起來。   “對不起,少爺,這是老太爺的吩咐!”   “環宇!what's happen? who're they?!”   尖叫的女人在一把黑色的機械物呈現在眼前時,乖乖的閉上了嘴,雖然這只不過是美國的常見物---可以取人性命的槍而已,不過,中國黑社會還是不要得罪比較好吧?   “那個老東西又發什么瘋!!”   “少爺,請跟我們回去吧”   很顯然,他們只是形式上說了個請字,因為他們當即把五花大綁的環宇抬起,不理會他殺豬似的狂吼,赤條條的就抬了出去…   ……   ……   一間古意盎然的中式格局的房子內,一個頭發花白的慈祥老人笑咪咪的看著站在他眼前,怒目圓睜,兩眼發紅的唯一外孫。   “老頭!你只是個中國商人!不是中國黑社會!不要動不動就讓一群保鏢拿著槍亂跑好不好?!還有!你怎么知道我在那裏的!我已經很小心的!你怎么找到的!”   “根據周易八卦,算出你今日往南會有桃花,所以只要找你住在南邊的女朋友,就可以找到你”   “什么亂七八糟的!我才不信你是算出來的!!你一定派人跟蹤我!”   蕭環宇,我可愛的外孫,完全繼承了我們蕭家的俊朗外貌,不錯不錯,我還是很滿意的他的外形,至少不會給蕭家丟臉。   不過…   六十二歲的蕭氏古董行行長,蕭騰雲笑得一成不變,但心裏已經把他那個非要嫁到美國的不爭氣的女兒罵了個狗血淋頭,自己背叛祖國就算了,還將他的外孫完全西洋化教育!哼,都是那個洋鬼子的錯!最離譜的是!他們遨遊世界N度蜜月,就把這個滿口洋文,連自己的中文名都不會寫的外孫丟給了自己!好不容易教育了半年,蕭環宇中文有長進,但是…   “你要娶那個女人嗎?”   蕭騰雲微微笑著問,這個笑容看上去是那樣和藹可親,令人不禁對這位慈祥的老人產生好感。但這絕不會對蕭環宇有效!因為如果連連上了半年的當,因這個笑而放松警惕後被整得生不如死後,饒是白癡也會免疫了!   “oh!my God!just for one night!ok?”   “不要說鳥語”   “天啊!這裏是美國!不是那種上了床就得結婚的落後國家!”   “男人要負責任!”   蕭騰雲最反感的就是蕭環宇這種隨隨便便的態度,如果不喜歡,為什么要上床?美國的開放令他這個保守的中國老人無法接受。只是他一直沒意識到,其實就算在中國,也早到了這種開放程度了……(騰雲:誰說的!我們中國%¥@*……   眾:不愧是開古董行的,以身作責)   “爺爺!我下星期就十八歲了!在美國,過了十三歲的孩子,家人就不會約束了!”   “我是中國人!還有,我是外公!不是爺爺,爺爺是你父親的父親”   “天啊!哪兒那么多叔叔嬸嬸外公爺爺舅舅伯伯的!分都分不清!一個grandpa不就得了!什么外公爺爺的!”   “環宇”蕭騰雲忽然笑了起來:“我本來還發愁你十八歲時給你一個什么樣的成人式,你倒提醒了我,所以我決定……”   蕭騰雲頓了頓,輕輕松松的笑著說:“送你去中國”   “china?!No way!!我說好了跟scott還有Nike去瑞士滑雪的!”   “如果你不去,我就凍結你所有的銀行賬號”仍然微笑著,像個肯德基老頭。   “你……你……”蕭環宇指著蕭騰雲,氣得說不出話來:“這是恐嚇!”   “你可以無視”   蕭環宇在氣得渾身發抖後,慢慢告誡自己要冷靜下來,然後,他慢慢綻開一個如花般嬌美可愛的笑容。   “外公……我真的必須去嗎?”有點可憐兮兮的看著外公。   蕭騰雲渾身一顫,那個該死的女兒別的沒教,怎么這一招卻教給他了?!蕭家的男孩子多數長得像母親,尤其笑起來時更像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那張熟悉的笑臉令蕭騰雲不禁想起……他那個氣得他吐血的女兒就是用這一招哄得他同意嫁到美國的!   “別想!必須去!你從沒回過中國!身為炎黃子孫,回到自己故鄉落葉歸根是畢生的夢想!”   “可是……您也說過男人要守信……我跟朋友約好了啊……”開玩笑!什么畢生!我現在的夢想就是滑雪場與瑞士美女!   “你的狐朋狗友不交也罷!”   “外公~~~~”狐朋狗友是啥東東?   被那甜得發膩的柔柔喚聲叫得渾身一酥,蕭騰雲的冷汗都冒出來了。不行!必須反擊,不然一定會招架不住……   “我送你回去,主要是想讓了解一下我們中國五千年文化的博大精深,這樣吧,你我各退一步,我出幾道有關中國的題,如果你能答出一半,就算你對中國有所了解,就不必回去了”   “您不會問我什么《論語》《四書》吧!”   “不錯不錯,還知道這個,看來這半年不是白教的”蕭騰雲很是欣慰的笑著:“放心,沒那么難,很淺的”   好,賭一賭!好歹也被爺爺……呃,不對,是外公,熏陶了半年,應該差不多吧?   “好,第一題”蕭騰雲看著兩眼泛光的外孫,嘴角微微上揚:“中國現任主席是誰?”   “毛主席!!”   哈!這會難倒我?毛主席、毛主席,這么熟的三個字,好像聽過不少回,再加上有主席二字,不是他是誰?偷偷看看外公,嗯,看他笑得好像更深了一層,過關!   “第二題,中國首都是哪裏?”   “啊?”慘,還真不知道……不用慌!慢慢來,用排除法一點一點想:“呃……美國首都是紐約,英國首都是巴黎,法國首都是倫敦……那中國首都是……香港?”   只見蕭騰雲的笑意越來越濃,不住的點頭。厲害厲害,四個國家首都沒一個對的,能教育出這么個白癡,自己的女兒跟女婿也算不得了!   看到外公點頭,蕭環宇幾乎要開心的笑起來,哈哈哈哈,太幸運了!果然沒錯!   “第三個問題”蕭騰雲打開身邊的一本書,指著故宮問:“這是哪裏?”   “嗯……盧浮宮?”   蕭騰雲發生爽朗的笑聲,兩眼含笑的看著外孫,那眼眸中閃過的波動,令蕭環宇有點不明就理,只能跟著傻笑。   “第四個問題,這是哪國國旗?”指著圖片上,那故宮前方飄舞的紅色帶著星星的旗幟。   “嗯……國旗我一向不熟的……嗯……”   蕭騰雲仍然笑得很開心。我剛才有說過我要問的是有關中國的問題吧?這么明顯的問是哪國國旗也要想嗎?就算你沒想到這一層,剛才你說它是盧浮宮,那盧浮宮前挂的是哪國國旗也要想嗎?呵呵呵,女兒啊,你真能生啊!我就說雜交品種沒有純種基因優良嘛,哎!   “第五題”蕭騰雲不再等蕭環宇絞盡腦汁的用排除法,直接問了下去:“你母親的哥哥的老婆的表弟的堂妹的老公的爺爺的侄子的弟弟,是你什么人?”   “啊?”這回蕭環宇可真的傻眼了,因為中國的親屬關係是最令他頭疼的一項。   “呵呵呵”蕭騰雲再度笑出了聲,是親戚!笨蛋!再不把你送回中國熏陶一下,一定沒得救了!   “好外孫,你等我一會兒”   蕭騰雲笑著拍拍環宇的肩,走了出去。蕭環宇愣愣的杵在那裏,暗自思索,五道我只沒答出兩題,算過關了吧?正思索間,蕭騰雲讓下人抱著半人高的一疊書走了進來,那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更加開懷:“從現在起,到你出發去中國前,把這些《上下五千年》《中國通史》《史記》等等給我看完,不許出去半步”   然後,蕭騰雲無視環宇的哀號,徑自走了出去,還不忘反鎖住門。   “爺爺!!不,外婆!!不對,外公!好像也不是……爺爺外!!放我出去!!” 第二章   如果真像電視上說的那樣,聲波會導致飛機墜毀的話,那這一班由美國直達中國北京的航班一定會第一個掉下去。因為它裏面的一位客人,從上飛機開始,就一直不斷的哀聲嘆氣,兩眼無神的望著窗外,那表情絕望的好似了無生趣一般,令空中小姐們格外注意,以免他一個想不開,一頭撞破玻璃跳下去。   “有誰知道……我悲傷……有誰知道……我寂寞……”   蕭環宇用泣不成聲的語調哀傷的唱著歌,全然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客人已經連換了好幾個。最近的這一個,終於無法忍受捂著耳朵跑掉了。   蕭環宇很帥,是一種介於少年與男人之間的帥氣,沒有少年的青澀,沒有男人的老成,卻渾身上下散發著少年的青春奪目與男人的風流韻味,所以,他似乎天生就具備吸引別人目光的資本,更成為他在情場上無往不利的殺手 !   可是……在無數個想接近他的男男女女坐到他旁邊後,都不超過五分鐘,不是被他忽然兇狠、忽然哀傷、再不然就是忽然呆傻的目光嚇跑,就是被他的哀聲嘆氣嘆到頭腦發脹,只能逃之夭夭。這不,連最後一個送死的,也被他曲不成曲、調不成調的歌聲唱至臉色蒼白,棄甲而逃。   “中國……哎……我的瑞士美女……哎……我恨你……爺爺……不對,是公公……也不對……哎……”   終於,電視裏的論點得到了證實。機身一個劇顫!示警燈發出尖銳的聲響!果然,蕭環宇的毒害聲波終於幹擾到飛機了……   “各位旅客請不要擔心,機師正在檢測,馬上就可以恢復正常”空中小姐們處驚不變得微笑著說。   “啊!!!”   一聲鬼叫,好不容易因空中小姐的輕松笑容而放松下來的眾人一下子緊張起來,因為發出這聲鬼叫的正是處驚不變的空中小姐!   “出什么事了?”其中一個空中小姐忙問嚇得臉色鐵青的同事。   “那……那個……一直嘆氣的家夥……”鐵青的臉滲出汗水,手微顫著指著蕭環宇坐過的位子:“消失了……”   果然,那個很醒目的家夥,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蹤影……   一陣死寂,十分安靜,連示警器也不叫了,然後,不知是誰……   “啊!!!一定是外星人在抓實驗品啊!!”   “UFO!!!”那是鳥啦……   “我們一定掉到異度空間了!!”   “老爸老媽!!兒子不能孝順你們了!!”   “救命啊!!!”   “哇!!大盤指數才剛剛上漲啊!!”   “世界杯呀!!”   ……   ……   長安,中國歷史上最顯赫的朝代,唐的國都。現在是貞觀十二年間,在天子李世民的貞觀之治下,皇城內每個角落、每一片土地,都兆顯著蓬勃生機。街道的小販,奔走的行人,嘻笑的孩子,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開懷的笑容,也只有天下太平的昌隆盛世才會造就這樣繁華熱鬧的場景吧!   在長安的北角處,座落著一座豪宅,那是深得皇上信賴的黎王的宅邸。黎王過世後,由他的獨子承襲爵位,新一代的黎王以淡漠聞名,淡漠名利,淡漠女人,也曾為此開罪不少人。只是皇上待他如同親子,再加上老黎王一幹曾出生入死的兄弟朋友眾多,於是時至今日未有人敢動這個人……   可是也鮮少有人可以搞得懂那張沉默卻偏偏英氣逼人的臉龐的主人,因為他說話時都是一個語調,冷冷的,慢慢的,好像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像他這種太過冷靜的人,往往會令人覺得很可怕,可是,又沒有人說得清他到底是冷靜還是壓根沒把這些事放心裏……   此時,黎王府內與外面的活絡氣氛完全格格不入,只見王府上下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的低著頭,不敢吭聲,並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大殿之上端座的青年。不怒則威的眉目,配著他那種淡漠的神情,不知為什么,就是讓人覺得……害怕……   “王爺開恩!小的與福兒是真心相待,還望王爺成全!”   黎王李隆面前跪著兩個年齡相差蠻多的下人,只見年齡較長的男子緊緊摟著年齡較小的少年,少年有些惶恐的倚在男子懷裏,緊緊抓著他的衣角。   “有違陰陽之道,是逆天而行,你以為本王會坐視不理嗎?”   “王爺,我們是真情真意!絕無半點虛假!其心可表日月!天地為鑒!”   “是嗎?”李隆淡淡的說:“那好,如果老天爺要成全你的話,就阻止我好了,不然……”   他用眼神一示意,幾名家將上前將兩人硬生生拉開,李隆倣佛沒有聽到兩個碎心人拼命的哭喊,也倣佛沒有看到那兩只死死扣著的手,只是緩緩的品著他的碧螺春:“既然天不救你,本王也沒有辦法了,李盛,念你祖孫三代服侍王府,今日饒你一次。但是李福兒……年紀尚幼,卻懂得媚惑管家,這種人斷然不能留在王府!”   “不!王爺!您活生生拆散我們!不如殺了我們!!”   “李盛”李隆皺皺眉,仍舊面無表情的說:“本王是給你機會,你不要敬酒不吃……哎喲!!”   李隆的話沒說完,因為他的頭倣佛被巨石重擊一般,一下子栽倒在地!兩眼冒金星之餘,感到有什么熱乎乎的東西壓在自己身上。   “王爺!!”   下人們忙七手八腳的將李隆身上的重物抬走,不過,確切來講,應該是個人……李隆兩眼直直的看著那個衣著怪異的人,腦中迅速閃過他的身份:刺客?不像,哪有用身體行刺的?最重要的是……李隆抬頭看看天花板,沒有可藏人的地方,那他是從哪兒掉下來的?   “他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李福兒忽然叫了起來,隨即很開心的看著李盛:“大家都看到的!剛才他是從空中忽然冒出來然後掉下的!盛哥!他一定是老天派下來的!來救咱們的!”   李盛好像還沒回過神來,李福兒又激動的衝李隆叫了起來:“王爺!您說話要算數!是老天要成全我們!”   李隆慢慢起身,定了定有些暈乎乎的神智,然後面無表情的看著興奮的李福兒、滿眼欣喜的李盛,以及,那個好像在酣睡的天外來客。   “此事押後,先將此人來歷查清再做定奪”   天上派下來的?本王信了才有鬼。   李隆蹲下身來,再度細細的觀察著這個人。他穿的是什么服飾?摸一摸,質地如此粗硬,可能是貧民的麻布衣吧?還有他的鞋,也是這么硬,不擱腳嗎?還五顏六色的。   當然,唐朝的李隆是不可能明白到硬得過份的衣服叫牛仔服,還有那五顏六色的硬鞋叫運動鞋,還是耐克的呢!   再看看他的樣子,玉肌如雪,面如花靨,兩彎柳葉眉似蹙非蹙,施脂朱唇似揚非揚,兩雙微合星眼似顫非顫,好一個俊俏的少年……   不對!等一下!   李隆一怔,看著那個少年的耳朵,居然……有耳洞?!就算是從小被當做女孩子養的男孩也絕不會穿耳洞!因為只有女人才能穿!那換句話說,這個自己以為是少年的人,實際上是個女扮男裝的少女?再細看,太離譜了!居然一個耳朵上穿三個耳洞?!她娘的手也太笨了,居然扎了三次才扎對位置,哎……   李隆皺皺眉,如果是個男的還好說,扔到柴房就是了……可是,這是個女的,好像還是憐香惜玉一點,抱到客房吧……   如果此時蕭環宇知道僅僅因為個耳洞就被當成個女人的話,他一定很慶幸自己沒戴他那個很另類的鼻環,不然非被當成老牛精宰了不可。   “盛哥!盛哥!你看,老天真得派人來救你我了!”李福兒欣喜若狂的撲到李盛懷中,開心的嚷嚷著。   “真是上天派下來的?”李盛如同夢囈般喃喃著。   “當然!你也看到了!他是憑空冒出來的!不是天上的神仙會是誰?”   李福兒緊緊摟住李盛,兩人忘情的在王府正殿之上擁吻起來。兩旁的丫環仆人們全都看傻了眼,面面相覷,幸好李隆此時進入內堂,不然一定會氣得吐血不可。   不過,黎王府的好戲,似乎就要開始了。 第三章   白玉香爐內傳出馥鬱芬芳的幽香,那說不清是何種奇花異草燃出的奇特香煙,裊裊繚繞在古香古色的房屋之中。   “shit!Don't you think you're over--reacting a bit?!”   李隆饒有意味的坐在床榻旁聽著床上人兒的喃喃夢語,看她緊蹙黛眉,一臉憤怒的好像在罵人似的,卻說著自己從沒聽過的語言。   “莫非是西域人?”李隆托著下巴,尋思起來。   “Bugger!!I've just about had enough of that!!”   “好像越來越生氣了”   李隆聽著她的怒吼,不由抿嘴而笑,因為由那憤怒中發出的奇怪音調聽上去反而有些好笑。若此時他身邊有外人在,一定會嚇得嘴都合不上,因為李隆,那個冷若冰霜的李隆,居然在笑?   “你他媽去死吧!!!”   “ !”   李隆冷不防被床上人的乍吼嚇到,一下子坐到地上!原來她會說中原話?一介女流一開口就是如此粗話?李隆苦笑著擦擦冷汗,一直說著古怪語言的她忽然來了句自己聽得懂的話,還真是嚇了一跳呢。   “你個死公公!!!”在夢中與外公爭吵的蕭環宇騰然坐起,隨即一愣。   公公?莫非她與宮中人有關?李隆不動聲色的想道。   “咦?這是哪裏?”蕭環宇愕然的看看四周,然後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一襲華服的李隆:“不要告訴我現在中國人流行復古”   “姑娘,你醒了?”   姑娘?是啥東東?是中國人對生人的尊稱?   蕭環宇哪知道‘姑娘’就是自己外公平時微笑著對女人叫的‘小姐’,畢竟幾千年後對女人的稱謂有所改變嘛……若蕭環宇知道眼前的人是把他當成女人的話,一定會氣得當場發飆!想他英俊瀟灑居然會被人當成女人?這可算是他十八年來最可恥的一件事了吧!若他知道是因他的‘耳洞’,僅僅是因為‘耳洞’!而不管他長得如何玉樹臨風卻依然被當成女人的罪魁禍首只不過是個‘耳洞’時,只怕會吐血而亡……   “你是誰?”蕭環宇上下打量著李隆,嗯,長得不錯,沒有自己的十成也佔了八成了……   “在下李隆,不知姑娘閨閣芳名?”   “在下?什么鬼哥?什么名?”蕭環宇一臉迷惘,畢竟就算他古香古色的外公也不會這樣文謅謅的跟他講話……   “啊?”李隆也一臉迷惘,他在說什么啊?   蕭環宇翻身下床,一時怔住,看著比自己高出一頭的李隆,頓時開了竅!他剛剛是說‘在下’對吧?那他的意思……是說我很矮?!?   “你不就比我高一點嘛!有什么了不起!!”   “啊?不知姑娘此話從何說起?可是李某無意得罪了姑娘不成?”   “什么此啊成啊的,我不是在飛機上嗎?我怎么在這裏?你是中國人嗎?穿的什么東東啊?唱大戲的?”   “什么……非雞?冬冬?”   莫非……她自知出現的太過蹊蹺,為免本王誤會,所以暗示她並非煙花柳巷之女,而是清白人家的女兒?閨名冬冬?   “原來是冬姑娘,失敬失敬”   “什么冬菇?你說什么呢?”   於是,二人雞同鴨講,說了半天,誰也知道對方在說什么……   “stop!”蕭環宇實在受不了了,大喊暫停。   “死什么撲?”   “停!停!停!”蕭環宇捂住耳朵,一陣鬼叫:“不跟你說了!!莫名其妙!”   李隆也不由吐出一口長氣,終於有一句他從頭到尾都聽得懂的……   “好!”蕭環宇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開始,我問,你答,understand ?”   “安什么?”   “什么也不安!!”蕭環宇已經臉色發青了,哪兒來的土老帽!半句英文都聽不懂!   “哦……”   李隆倒也聽話,乖乖的不吭聲了,大概是因為蕭環宇身上那股咄咄逼人的氣勢令他不禁奇怪,若非大家子弟,哪會養出如此嬌縱的性情?只是他不知道,幾千年後,幾乎每家都能養出這么個小皇帝哦。   “我問你,這裏是哪裏?”   “此乃我大唐國都,長安”   “不是中國嗎?!?!”   “在下從未聽聞此國名”   實話,此時哪兒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啊……   “天啊!!我跑哪裏了?!等一下……唐?”蕭環宇緩緩看向李隆,嘿嘿傻笑起來:“你不要告訴我,這裏是中國歷史上最鼎盛的朝代,唐朝吧?”   看來多天的惡補頗有成效。   “隋朝滅後,確實是我大唐取而代之,可稱唐朝”   “不可能!!”蕭環宇失聲大叫起來:“你耍我是不是?這裏是不是電影拍攝現場?或是你們在整蠱?一定有攝影機藏在暗處是不是?”   說完,蕭環宇不由分說開始翻找起來,一定要找出那群導演、攝影師、錄音師什么的!   “姑娘在找什么?在下是否可以代勞?”   “什么戴勞?還麥當勞呢!少煩我!”   李隆倒也挺風度的就站到了一旁,只是饒有意味的看著他翻箱倒櫃。   這個女子,好生有趣……   “不要整我了……”一無所獲的蕭環宇頹廢的站到地上,一臉呆滯。   “姑娘臉色有異,可是身體不適?”   “有什么一啊,還有二呢!又沒掉水裏!當然不會溼!”蕭環宇沒好氣道,忽然,他像抓救命稻草一般抓住李隆:“我知道了!這裏是中國某地,被修來做旅遊勝地,以唐朝為背景!你是工作人員!對不對?”   “啊?”李隆愕然,一句沒聽懂……   “一定是這樣!”蕭環宇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然後語氣客氣了許多,臉上挂起迷死人不賠命的笑容:“這位大哥,你的手機讓我用一下好不好?”   看著那燦若桃花的笑靨,李隆的心不由咯 一跳,雖說這個姑娘言語奇怪,但仔細一看,卻不失為一美傃嬌娥……   “恕在下不解……何為瘦雞?王府廚房之內倒是有幾只眷養肉雞,不知可合姑娘心意?”   “My God!!”   “買什么?”   蕭環宇決定不再接話,不然一定會氣出心臟病……   “這裏是哪門子偏遠山區?連手機都不知道嗎?沒有手機,電話總有吧!”   “殿花?可是指我朝國花牡丹?”   蕭環宇雙拳緊握,微微顫抖,他的嘴微微張啟,像是想說什么卻因內心動蕩太大而說不出來……   “姑娘,你沒事吧?”李隆很好心的問了一句。   “啊!!!!”   所有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蕭環宇發狂一般一陣鬼哭狼嚎,李隆乍不防此一勢,一時怔住。   “不會吧!!我跑到哪裏了?這裏真是地球嗎?沒有手機!沒有電話!啊!!也沒有電視!更沒有電腦!!我的因特網!我的麥當勞!!我的八點肥皂劇!!上帝!你不要玩我了!!”   蕭環宇當即跪倒在地,雙掌緊握,對著天空喃喃祈禱起來。   “上帝啊,我知道錯了,我是罪人!我發誓,再也不說我家那個老頭的壞話了!您不要生氣我叫得這么難聽,因為現在我太混亂了,分不清該叫他爺爺還是公公。我發誓,再也不亂找女人了!對了對了,我也不再戲弄學院的教授了!還有,我會老老實實每天都到教堂做彌撒!我不再挑食,不再吃垃圾食品!不再亂買奇裝異服!啊,還有!我不再給萊溫斯基寫情書了!我也不再說麥當娜是我情婦了!上帝啊,我是真心懺悔的!我真的可以向您保證這次世界杯出人意料不是我在背後搞鬼!所以,如果您原諒我了,就收回這場惡夢好嗎?咱們說好了,您不說話我就當您答應了?好,現在我閉上眼,再睜開時,您要說話算數哦!”   蕭環宇深吸一口氣,閉上了雙眼……   半晌……   緩緩睜開……   “啊!!!!!!”殺豬般的慘叫聲再度響起。   拜托,這裏是中國,要求也該求玉皇大帝如來佛祖一類的,西洋神不能越權,當然不會理會蕭環宇的哀號。   李隆看著蕭環宇的古怪表演,一絲不經意的微笑淺淺揚起…… 第四章   “嗚嗚嗚嗚,上帝、耶穌、聖母瑪麗亞,我錯了,不管是什么事我都錯了,不要再玩我了……嗚嗚嗚嗚……”   蕭環宇趴在床上,不死心的繼續向西洋神懺悔,所以他的惡夢依然沒有結束。   “姑娘,吃飯了”李隆指揮仆人放下一桌美味佳肴,然後輕聲喚道:“你已經哭了數個時辰,一定餓了吧?”   蕭環宇淚眼婆娑的看著李隆,那瑩瑩淚眸中滿含冰凝霧水,看上去令人心疼不已,李隆不由心跳加劇……   怪哉,本王為何對她如此在意?   “用膳吧,好不好?”   李隆覺得此時眼前的人兒就像只受驚的小貓,不由聲音柔了許多,像哄小孩子似的軟語道。孰不知旁邊的仆人們全都看呆了,那是整天面無表情的王爺會說出來的話嗎?是做夢吧?還是天要下紅雨?   “用……用什么……?”咽嗚著,有些斷續的反問,眨了下眼,一滴淚水順著嬌嫩的臉龐緩緩滑落。   “吃飯,明白嗎?”李隆不由把用詞降低一個水準,因為他發現這個少女好像只聽得懂白話文。   環宇興致缺缺的看了眼圓桌,然後瞬間瞳孔瞪大,一下子蹦下床,奔到桌前!李隆意外的一怔,然後奇怪的看著蕭環宇對著那些菜大眼瞪小眼。   “這……這些是什么?”   “菜啊,呃……就是吃的東西……就是飯菜的那個菜嘛!”李隆覺得自己像跟白癡說話,所以說出來的話也變得很白癡……   “廢話!我當然知道是吃的!”蕭環宇瞪了李隆一眼:“我是說菜名!我家那個老爺子天天吃中國菜,也沒見過這種菜色啊!”   其它仆人全都出了一身冷汗,這位姑娘真是口無遮掩外加膽大包天,這是誰?黎王爺啊!就算他滿嘴胡說,那也是金玉良言!怎么可以說是廢話呢?   “哦……”李隆依然毫不在意,‘及時’糾正錯誤:“這道是火雲魚翅,那個是參杞扣肉,還有褡褳火燒,鹿肚釀江瑤,那個是……”   “行了行了!”蕭環宇不由吞吞口水:“連聽都沒聽過……”   看著各色菜肴,蕭環宇不由頓感饑腸轆轆,垂涎三尺的模樣令李隆不由莞爾。   “我……我真的可以吃嗎?”   “當然”李隆故意說得極為嚴肅,認真無比,徹底排除了蕭環宇最後的顧慮。   “哇!你真是太可愛了!!”   蕭環宇開心非常,一把撲上來,緊摟住李隆的脖子,像撒嬌的小貓般在他脖子下蹭來蹭去,然後又歡呼著跑回桌子這邊,大快朵頤!   李隆僵立在那裏,中原女子大多矜持嬌羞,就算唐朝豪放女也不會直接說撲進男人懷裏就撲過來啊……西域女子果然大膽!   那個突如其來的擁抱令李隆措手不及,心跳完全失控,不由得靜靜凝視起那個狼吞虎咽的‘少女’,心中好像有什么奇妙的東西慢慢泛開漣漪……   “哇!好吃!我家的廚子可以炒魷魚了!喂喂喂!你別光站著啊!一塊來吃!”   蕭環宇完全沒有客人的自覺,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招呼著李隆過來。李隆若有所思的在旁邊坐下,看著蕭環宇一邊大讚特讚,一邊風卷殘雲般將飯菜掃蕩一空!   “這個好吃!你也嘗嘗!”   蕭環宇用手夾起一根雙脆卷,倣佛老朋友般不見外的就喂了過去。李隆遲疑了一下,只有妻子才會這般喂與丈夫……   “真得很好吃!不騙你!你不吃我吃了啊”   說著,蕭環宇做了個收回狀,李隆幾乎是反射性的忙抓住他的手,又慌忙松開,有些發窘的看了看他。後者倒是不以為意,因為李隆是男的嘛,抓下手又死不了,但恐怕屋裏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個男人了……   “抱……抱歉……”   “喂,我的手伸著很累呀!你到底吃不吃?”   李隆猶豫了一下,最終張口吃下,蕭環宇立刻笑得如小孩子般無邪調皮,李隆不由再度怔住。這頓飯,蕭環宇吃得盡興,李隆卻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一口沒動。而旁邊的仆人們在這頓飯後,不約而同開始傳言:咱們王爺被那個大膽的女子迷住了~   “吃飽喝足了~~”蕭環宇大咧咧的往床上一躺,打了個大大的飽嗝,然後看向那個一直不吱聲看著自己的呆瓜樣男人。   “喂!我知道我是很帥又很酷啦!但也不必一副被電到的樣子吧!”   “啊?”李隆驀然回神:“摔什么?誰哭了?”   蕭環宇翻翻白眼:“中國不是發展中國家嗎?文化教育不會這么落後吧?”   腦海中一個念頭倏然閃現,但他馬上很理智的推翻!開玩笑,我才不相信時光倒流一說!這裏一定是貧困山區!與世隔絕!我是從飛機上掉下來大難不死才會跑到這裏的!   “姑娘……”李隆最終決定認真與這個奇異少女好好聊聊:“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名字?”這回說得不那么文雅,蕭環宇聽懂了:“我姓蕭,蕭環宇,你呢?”   “原來是蕭姑娘,失敬!在下李隆”   “我知道你比我高!!還有,不用那么見外,叫我什么蕭姑娘,直接叫我環宇就可以了!”   蕭姑娘的意思大概就跟蕭先生一樣是客套話吧?   蕭環宇暗自想道,所以,他依然沒有意識自己其實是被當成了‘蕭小姐’……   “環羽?嗯,好名字……”清雅秀麗,很適合她。   “嘻嘻,謝啦~”   可惜二人都沒有發現此羽非彼宇……換一個同音字,就完全是不同性別的名字,這也算是中國文字藝術的一大特色吧?   “喂!阿隆,你們這兒有沒有班車?或者可以出到外面的交通工具?”   李隆先是被那聲‘阿隆’叫得有些心猿意馬,然後又陷入迷惘:“板車?可是指平民百姓家拉貨用的車子?”   “拉貨?是貨運車嗎?也可以啊!什么時候有?”蕭環宇立刻興奮的蹦起來。   “這……王府裏沒有,只有馬車,不過倒是比板車要快……”   “比班車快?那太好了!馬車?中國國產車的一種嗎?”   “啊?你說什么?”   “算了算了,有車就好!太好了!你能不能送我到長途汽車站?火車站?或有飛機場更好!”   李隆不由皺皺眉:“姑娘說的這幾個地名,在下從未聽聞……雞場的話,在下倒是知道城南有家養雞場……姑娘一直提到雞,可是要買嗎?”   “嗯?”環宇總覺得這些對話中似乎好像有哪裏不動勁,但又好像說得通……   “不是買飛機!是坐飛機!我要回美國!”   “坐?恕在下愚鈍,雞身瘦小,如何坐得?姑娘是美國人?為何在下從未聽聞此國?”   “飛機很小嗎?不是只能坐一人的那種吧!”   一個人都難坐上啊……李隆越發不解……   “土老帽!連美國都不知道!”   “這……恕在下見識淺薄……”   “那自由女神像知道吧?”搖頭。   “美國白宮?”再搖頭。   “五角大樓?”依然搖頭。   “世貿大廈!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911事件!!”繼續搖頭。   “天啊!!”蕭環宇放棄的哀號一聲:“你真的是地球人嗎?!”   “在下只是一介唐人,並非地球人……”   “啊!!!”一陣鬼叫,蕭環宇抱著棉被狠狠的用頭撞著:“我要瘋了!我要瘋了!”   “姑娘!”李隆乍然瞧見蕭環宇的舉動,慌忙用手阻止住他:“緣何有輕生之念?”   “你到底在說什么啊?Damn it!!”   “帶門?”李隆恍然大悟:“姑娘是要歇息?那在下不打擾了,請姑娘盡早歇息吧”   說完便走了出去,並且沒忘把門帶上,獨留一人繼續瘋狂……   “哎……”獨自在屋的蕭環宇開始自言自語:“果然文化差異如同隔世紀……算了,明天就走了,管他呢……回去得讓我家老爺子往這邊捐捐款,建個學校什么!簡直知識貧瘠的過份嘛!那個叫李隆的家夥……雖然不知他在說什么,不過好像蠻有家教的樣子……嗯,只是有點與時代脫節,還是文化教育沒跟上的錯!”   蕭環宇翻了個身,蓋上被子,聞了聞帶著淡淡花香的被褥,蕭環宇不由露出一個舒心的笑容:“不管這裏怎樣落後,鄉土氣還是蠻有特色的……”   打了個小小的哈欠,蕭環宇漸漸被倦意侵襲……   “說實話……那個李隆給人的感覺……蠻好的……”   陷入沉睡時,蕭環宇喃喃道。然後,揚起一個甜甜的笑容……   而另一間房中,另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蕭環羽……”   不經意的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第五章   天剛一亮,李隆便興衝衝的跑到蕭環宇的房門口,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么如此積極。   “蕭姑娘?你醒了嗎?”   半晌……   “嗯……進來吧……”   得到屋主允許,李隆自然推門進入,然後……   只見蕭環宇將牛仔服扔了一地,只穿一條短褲,上身套著大T恤,寬寬松松的,半敞半遮。這是在21世紀的普通人眼中再普通不過的一身休閒打扮,但到了唐代……尤其是一方以為另一方是女人的情況下,看到的就不同了……   只見床上的人兒衣不遮體,一雙修長玉腿完全敞在被外,白嫩的好似大理石精雕細琢出一般。上身更是春光外泄,香肩半露,輕輕滑下,欲隱欲現。而熟睡的人兒好似小貓般蜷做一團,不時動動小腦袋,發出一聲甜美的呻吟聲,好像在做什么美夢。忽然,可人兒雙腿半張,翻身趴在床上,以極其撩人的動作輕輕的發出一聲夢囈:“阿隆……我還要……”   一大清早便被如此絕傃畫面侵襲!饒是沉穩的李隆也不禁當場傻掉,雖然冷靜如他沒有發出一聲驚叫,但叫出來至少可以驚醒罪魁禍首,而不像現在這種情況:李隆因呆掉的緣故傻站在那裏繼續‘欣賞’,而被欣賞的人因在夢中吃著人間美味而不時發出滿足的喃喃聲,既使在李隆聽來更像歡愛的呻吟……   呆滯的李隆空白的大腦並沒有就此停止運轉,反而開始高速運行!   是她叫本王進來的……若是平常女子衣不遮體不可能會叫男人進來吧?難道她是故意?舉止如此撩人,還叫著本王的名諱……再明顯不過,她是故意引誘本王!   她的動機是什么?是誰派她來的?   李隆正在思索間,蕭環宇終於睜開了惺忪的雙眼,當他看到李隆時,禮貌性的給了他一個微笑……   但在李隆看來,一個女人,衣不遮體,用那種朦朧迷離的目光看著自己,還給自己一個媚惑的微笑……   頓時血液倒流!好大膽的女子!或者可以說是……放蕩!   一股說不出的怒意襲卷了李隆,先前對蕭環宇產生的淡淡情愫全被憤恨侵襲!   本王居然會對這樣的女子如此在意?看她深知如何挑起一個男人的興趣便可以知道,她決不是處子!   忽然有種想撕裂眼前女子的欲望,李隆一個箭步上前,不由分說將蕭環宇壓在身下!蕭環宇目光中閃過一絲愕然,李隆冷笑一下,還裝?既然是你色誘本王,本王就遂了你的願!   狠狠吻向那朱紅色的嫩唇,沒想到她的唇如此甜美,如同玉液瓊漿般甘冽香醇……用力的吻不由變得輕柔,細細的品著那嫩如軟糖的絕美滋味……   被吻的蕭環宇還有些迷糊,當他意識到是被吻時,一怔。   以為這裏很落伍呢,居然流行早安吻這么時髦的東西?   所以,蕭環宇很配合的沒有推開李隆。而李隆更是知道身下的人已經完全醒來,而她卻沒有推開自己……那判斷的絕沒錯!她是在色誘!   一瞬間又被怒氣席卷了理智!李隆根本無暇去想為什么當他知道身下人兒是故意引誘他時會如此憤怒,畢竟不止一次被引誘過的他從未有過一絲半點的情緒波動,有時激情中還不會揚一下眉頭呢,可是現在卻……   李隆用舌靈巧的分開那甜甜的雙唇,立刻去捕獲那如水般嬌嫩的粉舌,輕輕的吸吮著,不由自主加深了擁吻,令唇舌的交織更加親密……   醉了……   李隆一瞬間醉了,那無與倫比的美妙感覺令他又一次忘記了憤怒,只想好好的品嘗這一美味。   直到……   胯間被蕭環宇重重的狠踢了一下!痛得死去活來的李隆當即放開了蕭環宇,蕭環宇馬上坐起,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還不忘再踢一腳!   “王八蛋!居然是個gay!!”   痛得幾乎說不出話來的李隆一聽到此話,立刻火冒三丈:“給什么?給錢嗎?!原來是個妓女!”   “妓女?!”這個名詞蕭環宇聽得懂……   “Bloody hell!!shame on you!!fuck!!”   蕭環宇氣極敗壞的大罵起來,李隆自然一句都聽不懂,但他不用腦袋也可以想到不會是好話!   死妓女!色誘我在先!踢我在後!現在還敢罵我?就因為我沒先給錢?!   完全氣瘋的李隆猛然撲來,將蕭環宇措手不及的壓到身下,然後對他大肆狼吻!   “啊!!王八蛋!!你個同性戀!放開我!!”   可惜李隆聽不懂‘同性戀’的意思,不然他好歹也會停下來捉摸一下。若蕭環宇大叫幾聲‘你個餘桃!’ ‘你有斷袖之僻嗎?’  ‘我沒有龍陽之好!’一類的話,李隆一定會立刻停下的。   可惜,事與願違,而且大有白熱化趨勢……   “啊!!!”   隨著蕭環宇一聲慘叫,全唐百年歷史中唯一出現一次的運動T恤正式報銷……   然後,李隆愣住。   “放開我!你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在李隆強大的腕力禁錮下動彈不得的蕭環宇,因衣服被撕裂而徹底絕望,只能帶著哭腔的大罵起來。   嗚嗚嗚嗚,看來今日我後庭貞操不保……   “你……你是男的?”李隆這下完全僵硬化……   “王八蛋!難道我看起來像女人嗎?!嗚嗚嗚,你個大色狼,虧我這么相信你……你居然這樣對我……”   看到蕭環宇哭得梨花帶雨,李隆一時間慌了神:“你……你怎么會不是女的?”   “我長得像女的嗎?!”   “可你有耳洞!”李隆大聲講出他的有力證據!   “stupid!!誰規定女人才能扎的?!我們學院每個男生都扎得有!!”   “可是……只有女人才能扎啊……男子怎么可以扎這等女氣的東西!”   “你自己落伍難道全世界跟著你退步?!”   “那……那你的意思是……你們家鄉的男子也可以扎了?”只能這樣想,不然實在不好理解啊……   “對!對!對!”蕭環宇索性認了,反正懶得跟這種沒文化人說話。   李隆大腦嗡嗡作響,如果他是男的,那先前的親昵與不妥之舉全都有了理由……   頓時李隆臉紅得好似熟透的蘋果,居然是本王自做多情誤會了。   “抱歉……我……我以為你是……對不起……”   “滾開!”蕭環宇完全哭叫著吼道。   李隆慌忙下床,蕭環宇立刻拿被子將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霧眼朦朧的看著李隆,十分警戒的向床角縮了縮。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尤其是看到那熠熠星眸哭得紅腫時,更是恨透了自己。   “王八蛋……以為我是女的……也……也不能硬來啊……一定不是好人……嗚嗚嗚嗚嗚……”一邊抽噎,一邊斷續的說著,看上去是那樣楚楚可憐,茫然無助。   “不是!我以為你是故意……因為你的舉動……哎呀!誤會!!”   “你……你以為我是女的……還以為是我勾引你?”看到李隆老老實實的點頭後,蕭環宇更是哭得一塌糊涂:“別人勾引你就上?沒節操的家夥!更不會是好人!”   一邊哭叫著,一邊抱著被子跑下床,警惕的看著李隆,一點一點移向門口,然後立刻奪門而出!提前察覺他意圖的李隆慌忙攔住,開玩笑,這個誤會太大,不解釋清楚本王清譽何在?   “啊!!!”   以為他是想抓回自己的蕭環宇嚇得大叫起來,更是拼命往外衝!李隆只得死死抱住!   “你聽我解釋!”   “我不要聽!!你個大色狼!大淫棍!!”   “我不是!!”   “放開我!我要走!放開我!”蕭環宇哭叫著掙扎起來:“我長這么大,還沒人敢這樣對我!!你太過份了!居然對我來硬的!!”   “我說了我不是故意的啊!”依然死死抱住!   “我不管!我不要再呆在這么可怕的地方!”   “你先聽我說好不好?!”   “不要!不要!”   早已悄悄圍了眾多的仆人婢女全都躲在暗處,看著他們。   是什么情況?嗯,可以看出那女子被子下沒穿什么……王爺神情如此慌亂,那女子又哭又鬧,再聽他們的對話,可以判斷……   王爺一時意亂情迷!霸王硬上弓!人家姑娘一身清白毀於一旦!   哎呀哎呀,真看不出冷若冰霜的王爺一動起情來,如此不顧後果,居然來硬的!說不定人家姑娘早有心上人,他居然來個生米煮成熟飯!果然陰險……   下人們極有默契的輕嘆一口氣。 第六章  “那我叫你姑娘你為什么不糾正?”   “我哪知道你是指女人啊?我們那裏叫小姐!太太!不然叫Miss!Women!Lady!等等等等!!”   “那……那你怎么取個環羽如此女氣的名字?”   “環遊宇宙哪裏女氣了?!”   “環遊哪裏?”   “宇宙!地球的外面!”   “地球?”   “你腳下站的就是地球!!”   “這是我朝國土……若它叫地球,那之外就是指大唐以外的其它國家,對不對?就是你說的那個美國?”   “啊!!!”蕭環宇一陣哀號,再講下去連自己都要糊涂了!   “抱歉,在下以為是雉羽的羽……原來是在下誤會了……”   “什么在下在下啊,都在椅上坐著呢!沒人在下面!”   “啊?”   此時,李隆與蕭環宇坐在屋內正式進行文化差異交流講解會,不過看來,情況不容樂觀……   二人一時無語,李隆遲疑了半晌,然後猶猶豫豫的說出最大的疑惑。   “若你是男的……那為何先前我……我……我……” ‘我’了半天,‘親’字硬是沒好意思講出口……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親我我為什么沒阻止你是不是?”   李隆立刻點頭。   蕭環宇抱著頭,一臉痛苦:“這是我人生最大失策……我以為你是給我早安吻……才沒拒絕的……居然……嗚嗚嗚……”   “早安吻?何解?”   “誰跟你和解!我還要跟你算帳呢!”   “啊?”李隆怔了怔:“我的意思是說……何為早安吻?何為的意思就是……什么是早安吻?什么的意思就是……”   “行了行了!你真當我白癡啊!”蕭環宇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兩個洞:“在我們那裏,早上會彼此親吻,就相當於你們的握手!”   “握手?”   “握手都不知道嗎?!你們見面都怎么打招呼?!”   “哦,你是指做揖,行禮?”   “哎呀,差不多吧!”   “你們以……以這種……”李隆咋舌,以此為禮,太開放了吧……?   “你們保守而已!”   “等一下!”李隆忽然想到了什么:“兩個男人也可以這樣嗎?!”   “你們男人之間不打招呼嗎?”   “可……可是……”那是親吻啊!開什么玩笑……   “我們習以為常啦!因為我們那裏都是這樣的!”   不可能!不可能!難道他們那裏喜好男風?   李隆忽然一顫:“先前聽你提到一位公公,他是你何人?”   “哦,你說我家老頭子啊?”   我家老頭子?這……這應是妻對夫的平民叫法吧!難道……他是太監眷養的小官?!   莫名怒火再度升起!李隆用陰冷的聲音問道:“他給你錢?”   “啊?對啊!他不給誰給呀!”   “他養你?供你吃住?”聲音更加冰冷。   “那當然!”   “你們經常做……做那種事?”李隆幾乎是咬牙切齒了。   “那種事?哪種事?”   “少裝傻!你們住在一起還會做什么事?!”   在一塊住常做的?是指吃飯聊天外加看電視一類的嗎?哦~明白!   “當然了!晚上時間那么長,他又不許我出去,要怎么打發啊?只好如此了”   “啪!!”   重重的一擊敲在桌上,蕭環宇這才發覺李隆的臉色嚴重不對……   “他是公公,你們要怎么做?莫非你在上面?”李隆冷笑了起來。   “上面?什么上面?”這下蕭環宇實在想像不出要怎么吃飯看電視聊天時分出上面下面……   “你跟誰不好,居然跟太監!如此齷齪無恥!”   “啊?太監是什么東東?握搓無尺?是指可以折的軟尺嗎?”   李隆完全被激怒了,先前蕭環宇一臉不在乎的承認與太監有染時就已經氣得七竅生煙!現在他又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更像是有意裝傻,令李隆恨不得生生咬碎他!   你怎么可以是這種人!!無恥!!   好不容易平熄的憤怒此時翻倍的爆發出來!李隆一瞬間明白過來自己為何如此憤怒,因為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之間對他心生好感?以前以為他是女子,所以沒有顧忌什么……本來因知道他是男子而壓下的情愫,卻在聽聞他竟是小官時完全爆發出來!   我怎么會對這樣的人心生愛意?不可原諒!如此骯臟的人!怎么可以在本王心中佔有一席之位?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你不懂何為上、何為下?”李隆冷冷的笑著,慢慢托起蕭環宇的下巴:“那本王就告訴你何為上、何為下!”   看著那雙充血般的紅眸,蕭環宇本能的覺察到危機,只是不太明白這危機會以什么樣的形式攻來,所以只是有些驚慌的看著李隆。   李隆忽然一把抱起蕭環宇,蕭環宇一聲驚呼,因為他實在想不到自己這等體格竟會被別人像抱女人一般輕易抱起?李隆冷漠的將他丟到床上,蕭環宇慌忙翻個身,卻立刻被緊壓而來的強健身軀牢牢固定住!   “你要做什么?”蕭環宇驚得瞪大了雙眼。   “你說呢?”   李隆冷笑一下,猛的擒住蕭環宇的雙唇,蕭環宇發出一聲悶哼,隨即劇烈的掙扎起來。李隆不顧蕭環宇的不合作,硬是分開他的雙唇,將舌控了進去,極負技巧的挑逗著。   “嗯!”   李隆驀然離開那雙嫩唇,一道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下……   “你個王八蛋!”   有一種再度被騙的屈辱感,蕭環宇大罵出口的同時淚水已經覆蓋了雙眼,為什么?為什么又會相信這個大混蛋?完全忘了剛才他是強吻自己的!居然還跟他又聊了半天?此時他更是得寸進尺了!蕭環宇!你個大白癡!   “敢咬本王?”李隆哼笑一聲:“裝什么假純情,又不是沒做過!這么三貞九烈就不要被人養啊,不想被本王侵犯就咬舌自盡好了!”   咬舌自盡是什么?   蕭環宇淚眼迷離的看著李隆,他的腦中早想過一死以保清白了!只是跳樓此處太低;觸電沒有電源;上吊沒時間結繩;而咬舌自盡這種早被淘汰的自殺方式他更不可能會懂。   看到蕭環宇只是倔強的看著自己卻並沒有任何舉動,李隆心中更加不屑,哼,那么尊貴怎么不自盡?   “你不自盡本王就不客氣了!”   說完,李隆立刻剝開蕭環宇的外套,因T恤被毀,裏面已經是赤裸狀……李隆用牙不輕不重的虐咬著環宇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一路向下,移到胸前的花蕾時,用口含住,用力的吮咬起來。   “啊!”蕭環宇禁不住驚叫出聲,但他馬上抿住嘴,死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卻仍是難耐的呻吟出聲……   “嗯……嗯……”   “看樣子你很享受嘛”   李隆冷冷道,他想脫下蕭環宇的褲子,但那奇怪的褲子卻不知該如何解開……沒有腰帶啊?反倒有個扣子,但好硬……還有一排鐵齒狀的東西,是做什么用的?(那是拉鏈啦)   李隆正困惑間,蕭環宇趁此機會一腳踢到李隆胸口!李隆痛得皺緊眉頭,但同時也被深深的激怒了!緊緊抓住蕭環宇的雙腿,不管他的驚叫,一下子椅到他的身上,用手硬生生將那堅韌的牛仔褲撒裂!   於是,大唐百年歷史中唯一出現一次的牛仔褲正式報銷……   “啊!!怪物!!”他的勁怎么可能這么大!是人類嗎?!   “怪物?更可怕的你還沒見呢!”   將褲子完全褪下,沒有任何前戲,直接將早已硬挺的分身硬生生刺入那從未受過如此待遇的小穴……   “啊!!!”   蕭環宇痛的大叫一聲,當他明白那刺痛的來源時,他已經完全呆滯了……   我……被強暴了?被一個男人……?   “見鬼……好緊……”李隆緩緩抽動起來:“好熱好軟……哼,小官就是小官,這個地方天生就是被人享用的!”   那一波一波的衝擊終於將蕭環宇的神智拉回現實!他忽然大力的掙扎起來,不防他有此一招的李隆被他突起的劇烈掙扎而動彈不得!   “不要亂動!”分身被緊緊壓住,根本動不了,痛得李隆臉色煞白起來。   “老實點!”   狠狠得扇了蕭環宇一個耳光,果然見效的,他不再掙扎……李隆立刻用力抽動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恨不得刺穿他!那前所未有的奇妙快感令李隆完全沉溺,絲毫沒有意識到身下人半睜的目光中,沒有絲毫的焦距…… 第七章   懶懶得睜開雙眼,身體前所未有的清爽,李隆無意識的笑了起來。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又臉色陰沉下來。他看看身旁仍在熟睡的人兒,赤著身體蜷在自己懷中,眉頭緊鎖,好像很痛苦的模樣……   看他的樣子……應該很痛吧……昨晚自己是過於失控了……   再看看他白玉般的臉頰上有個明顯的五指印,李隆的心一下子攥起,有點心疼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但當懷中人發出一聲呻吟時,又一下子神經繃緊!   他這種人,根本不值得本王憐惜!   有些憤恨的伸回手,正好對上那微微張啟的眼睛……瞳孔瞬間放大!李隆在心中冷笑著準備欣賞他的哭鬧。但瞳孔卻又一瞬間縮小,目光一下子變得平靜……沒有激動、憤怒、悲傷、痛苦、仇恨或任何情愫……倣佛一潭死水……什么也沒有……   看著這樣的目光,李隆的心倣佛被人挖走一大塊,痛得渾身微微顫抖……   蕭環宇慢慢起身,有些不穩的站立著,然後拾起破碎的衣物,重新穿起,一聲不響,目光一直沒有看向李隆。李隆忽然有種喘不氣來的窒息感!他翻身下床,緊拉住蕭環宇的胳膊。   “你要幹什么?穿上衣服要去哪?”   蕭環定沒有回答,也沒有看向他,只是默默的抽回手,李隆立刻兩手緊緊抓住他的雙臂!   “你這算什么?反抗嗎?你以為你這個樣子本王會後悔嗎?笑話!本王巴不得你這副死人樣!”   嘗試著掙扎脫身無效後,蕭環宇依然一聲不響的奮力掙脫,李隆感覺得到那無聲中隱含的逼人氣勢,無倫他怎樣用力的扯住蕭環宇,蕭環宇那種魚死網破的奮力與無言的掙扎都令他心如刀絞……   “你夠了!若你想欲擒故縱大可不必!你要多少錢?本王買了你!”   “啪!”   一個清脆的耳光,李隆愕然的看著蕭環宇,後者的目光似乎在看自己……但又似乎沒有看……那淡漠的目光中找不到任何影子……然後,蕭環宇轉身再度向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李隆死死摟住他:“不許走!沒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許走!!”   蕭環宇的奮力掙扎依然是如此令人害怕……那種沉默中透著一種絕望與誓死的駭人氣勢……   “來人!來人啊!”   李隆只得大聲叫喊起來,因為他感覺得到……只憑自己……根本留不住他……   家仆們應聲而入,隨即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更多的是因為蕭環宇半敞的衣服可以看出他是個實實在在的男性!以及,那滿身的歡愛痕跡……   “把他綁起來!派人嚴加看管!!”   蕭環宇似乎意識到自己不可能敵得過如此多的人,最終放棄了。家丁們將他五花大綁,然後請示性的看向李隆。李隆從頭至尾一直在喘粗氣,不是因為太過用力的緣故,而是因為他呼吸不上來……看著那樣一張沒有表情的臉,腦海中卻一直浮現昨日那個或哀號、或生氣、或發火、或甜笑的臉孔……當自己吃下他喂的食物時,他笑得那樣的甜……今早他初醒時,笑得是那樣的誘人……可是現在卻都沒有了……全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不!本王沒有錯!他不是小官嗎?一個公公都可以碰的骯臟小官為何被本王寵幸卻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   “關在客房,嚴加看管!沒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   “是!”   李隆再度看了一眼靜靜坐在床角,被五花大綁的蕭環宇,他的目光依然是那樣空洞……   心猛地一痛……   李隆硬下心,不再去細想這心中的絞痛是為什么,徑自走了出去……   因為蕭環宇過於安靜,在數個時辰的緊張看管後,所有人都不由放松了下來。   “喂,你說咱們王爺跟那位公子是怎么回事?”   “笨啊,這還看不出來?咱們王爺肯定是來硬的!那位公子受了刺激才變成這樣的……”   “咱們王爺一向波瀾不驚的,沒想到會是這種人”   “我看不是,咱們王爺是動真情了!不然不會不到半個時辰就很緊張的問這位公子的情況!”   “那也不能來硬的啊!”   “你有沒有搞錯!那是王爺啊!什么東西想要得不來?來硬的又怎么了?”   “本來還以為那位蕭公子是女的呢……長得國色天香,竟是個男人……咱們王爺應該只是玩玩吧?總不能真對一個男人動情……”   “養幾個男寵什么的,本來在大戶人家就不是稀罕事!咱們王爺太死板了,才會為難福兒跟盛管家的!”   “我看說不定這蕭公子真是老天爺派下來教訓王爺的,讓他嘗嘗男歡的滋味,不然以王爺的性格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一定是中了邪!”   若大的王府,小聲的嘀咕漫天飛揚……   一個家仆將飯菜端進屋中,輕輕放在桌上,看了一眼一直未動的蕭公子,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時,忽然,被重物猛擊中頭部,當場倒地!   蕭環宇立刻扒下他的衣物,穿在自己身上,此時的他眼中完全有了神採,那是拼命的求生本能令他產生強烈渴望的目光!   不聲不響的端著空盤走了出去,幸好這個家丁戴著帽子,不然自己的一頭短發一定會被當場抓住……   “他還是沒吃嗎?”守門的人問。   蕭環宇學著剛才那家仆的嘆氣聲音重嘆一口氣,搖搖頭,然後關上門離開了……   一切順利!   蕭環宇立刻小心翼翼的四處摸索著找門,但這裏……太大了!轉了幾個圈後,蕭環宇決定用最古老的方法!順墻走!事實證明,由古人傳下來的習慣方式有一定道理,果然,王府的後門就這樣出現在了蕭環宇面前!   “好……蕭環宇……跑出去後你就忘了這裏的事吧……就當被狗咬!回家後再好好哭一場吧!現在先逃出去!”   蕭環宇深吸一口氣,立刻向大街上奔去!   但當他真得奔到人來人往的街市時,他卻愣了……   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古式建築,喧鬧繁華的古裝人走來走去,那稀奇古怪的各式貨品,匹匹高頭駿馬來回奔走,各型馬車交錯行走,歡聲、笑語……蕭環宇愣了,因為他知道沒有人能創造出如此宏大而真實的場景,不論是旅遊勝地還是影視城……因為沒有人能造就如此鼎盛的歷史再現,不可能細致到每個位置都完美無缺。沒人有會投注如此龐大至無限的資金只為制造一個假景!眼前的畫面,不是一年兩年便可出現的宏偉,那是傾盡帝王心血與百姓血汗的結晶!這不可能是假的……再白癡的人在看到眼前這一幕時,也不會再以為是假的……   那就是說……我……在唐朝……?   蕭環宇呆呆的看著川流的人群,一下子不知該去哪裏……因為這裏沒有屬於他的地方……   身後傳來一陣喧嘩,然後兩隊士兵將蕭環宇團團圍住,一片寂靜……   蕭環宇依然傻傻的看著前方,卻不知自己在看什么……然後,一張英俊卻滿是怒氣的臉擋在自己面前……   “你想跑?卻站在這裏?故意戲弄本王嗎?你知道如此的代價是什么嗎?!”   蕭環宇忽然用手捂住臉,然後全身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   “你怎么了?”李隆覺察到蕭環宇的異樣。   忽然,蕭環宇大笑起來,笑得幾乎喘不過氣!笑得滿臉波動淚痕,卻依然在笑著……所有人都愕然的看著他,因為那笑聲太過異常……   “不許笑!閉嘴!不許這樣笑!!”   李隆大吼起來,那笑聲為什么會如此凄涼,如此絕望?他怎么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毛骨悚然令李隆頓不得周圍有多少人,一下子死死擁住蕭環宇!   “夠了!你如果只是為了折磨本王的話,你已經達到目的了!不要再這樣!夠了!”   懷中的人兒依然發出狂笑聲,蕭環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