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8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致所長生日賀文(惡搞眾兒子篇)

杜宅 杜悠予:(單手挑開誥令,看過後仍是優雅地微笑)晚上有party,一起去吧! 鐘理:(警惕地)不去,和你一起吃不飽。 杜悠予:(揚揚眉,微笑地靠近他)沒事,這次只是自家人聚聚,可以大口喝酒…… 鐘理:(臉色慘白,急急想往後退)幹,每次喝完都沒好事! 杜悠予:(一把攬過他的肩膀,在他耳邊呢喃)不會啊,我覺得挺好的。 鐘理:(羞憤交加,雙手亂舞)不去不去! 杜悠予:(微微笑)不去也好。(摟住他的腰,堵住他的唇,用力壓下去)那就現在開始吧…… 肖蒙家 加彥:(忙裏忙外,熨衣服,擦鞋油,修面,包裝禮物,做飯,不時看看手錶,) 肖蒙:(下班回家,推門進來) 加彥:(左手玫瑰,右手禮盒,正準備出門)(門開,吃驚地,慌忙把東西往身後藏)今天怎麼這麼早? 肖蒙:(不可置信地暴盯著玫瑰)……(牙縫裏擠出幾個字)和女人約會? 加彥:(有些猶豫但還是很期待地點點頭) 肖蒙:(面無表情地奪過玫瑰,直接把他推出門外) 加彥:(無辜地對著門板,反省ing) 肖蒙:(洩憤地狂踩玫瑰,被刺到一個不穩滑倒在地,撞倒玻璃茶几,飄下來一張紙,上寫著:親愛的加彥寶貝,8月6日晚七點整,藍宅,媽咪生日party,請帶朵玫瑰來賀(括弧:一定要帶刺!!!PS:此事保密,務必隱瞞肖蒙) 加彥:(飛快開門進來)怎麼了怎麼了?(焦急地找來藥箱要處理他的傷口,卻被不小心絆倒,摔到肖蒙身上) 肖蒙:(一個翻身壓住他)笨蛋!!(開始往藍宅打電話)喂!加彥晚上不過去……什麼為什麼??明知故問,你以為我會順你的意放一隻小羊進狼窩嗎?你讓他拿的帶刺玫瑰,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已經順著你的意思踩了,還想怎麼樣!他當然是要陪我整晚!沒得商量……什麼,沒有生日禮物?放心,今晚我會努力,你的番外不是就有著落了嗎? 藍:-_- 是生日又不是聖誕,要收禮物而不是送!!! 徐家 徐衍:(進門直接倒沙發上)累死了!總算沒通告了吧? 顏可:(習慣性地找來藥油,準備給他按摩,同時拿出誥令)今天的公事差不多忙完了。 徐衍:(高興地,抓過他就要親)那就忙私事吧! 顏可:(掙扎地閃躲)但是還有很重要的party。 徐衍:(不感興趣地)party?每天party多得很,能推掉就推掉。我出場費很貴的。(繼續奮力,上下齊手) 顏可:(一邊用力掰開他的手指阻止他的進攻,一邊努力傳達所長的誥令)可是這個party不一樣,是所長的生日party。 徐衍:(立時停下動作) 顏可:(鬆口氣,起身去做準備) 徐衍:(突然從身後撲倒他)(耍賴地)我們繼續嘛! 顏可:(死命拉住褲腰)生日啊,生日很重要的。要和所長搞好關係,我們才會更幸福。 徐衍:(奮鬥不息)可是沒什麼好處啊,狼家的親戚朋友那麼多,輪不到我們啊,而且被關注的,命都很慘也,失憶,撞車,中彈,心臟病,白血病,斷腿,長期分離,我都不想啊!你的眼睛都已經……所以我們還是默默祝福她好了,性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創造!好不好?不去了。 顏可:(被剝個精光)(默默流淚)你確定我想要的幸福和你想要的是同一種嗎? 柯洛:(高高興興推門而入)lee! lee:(手裏拿著什麼在燒,一下掉在地上) 柯洛:(趕快用腳踩滅,然後撿起一張黑乎乎的東西)(疑惑地)lee,這是什麼? Lee: (青筋微突)廢棄合同。 柯洛:(翻來覆去看了看,指著沒燒光一角上的狼爪)這個章很眼熟啊! Lee: (面不改色)你看錯了。 柯洛: Lee……很像是所長…… Lee: (直接堵住他的唇,糾纏深吻) 柯洛:(臉微微泛紅,大力掙脫)(從包裏掏出一張紅紙,細細比對)(抬頭疑惑地看看一邊突然十分忙碌的Lee)Lee…… Lee: (接電話,驚訝狀)啊,真的嗎,我馬上過去! 柯洛:(一把拉住他,睜大眼睛望著他)Lee……是所長的請柬對不對? Lee:…… 柯洛:(微微失望的臉孔)Lee,你不願和我一起去嗎? Lee:……(青筋微突) 柯洛:(很失落的臉孔)這是我們確定關係後第一次正式家庭聚會。 Lee:(青筋暴突)…… 柯洛:(完全頹敗的臉孔)你真的喜歡我嗎?是認真和我交往嗎? 兩人靜默半晌。 Lee:(摟住他的腰,狠狠撲過去)讓我上你吧! 柯洛:(極度愕然) Lee:(驕傲地)讓我上一次我就去。 柯洛:(滿臉通紅)……好。 lee、柯洛ooxx戰況激烈…… 凝視著極度疲倦因疼痛而微蹙著眉入睡的柯洛。 lee:(將他的頭移到自己的肩窩)(悶悶地)不是我不去,是boss也會去…… 謝宅 舒念:(嘴裏念念有辭)長壽麵,生日蛋糕、魷魚、螃蟹、鱸魚、可樂雞翅……還有什麼是所長喜歡吃的?party可以用到的? 謝炎:小念,小念!我渴了,我要喝紅茶。 舒念:(在廚房忙得暈頭轉向)少爺,好的,不過請你等一等。我現在很忙。 謝炎:(被雷劈到)你說什麼?很忙?忙什麼? 舒念:所長晚上生日party,我們有被邀請,我哥的請柬我剛給他,就馬上趕回來做準備,馬上七點了。 謝炎:(不爽地提高音調)誰生日? 舒念:所長啊…… 謝炎:(怒)不許去! 舒念:(呆愣)為什麼? 謝炎:上次演出沒我們的份,現在幹苦力就讓我們,不許去! 舒念:上次?哪次? 謝炎:(牙癢癢地)去年暑假!我們落選那次! 舒念:(刷得一下臉一陣紅一陣白) 謝炎:(抱起舒念,直接走去臥室)哼,落選有什麼了不起!小念,今晚我們補回來! 小竟:(凍成冰陀,仍不懈地在冰面上垂根線在砸開的洞裏釣魚)已經一年了,為什麼我們還在這裏?我做錯什麼了! 文揚:(拿著所長誥令默默靠近):……都是我的錯。 小竟:(斜眼)那為什麼我要陪你在這種鳥不生蛋兔子也不咋的的地方? 文揚:(抱住小竟不言不語) 小竟:(懶得動,找個舒服的姿勢窩著,好歹暖和點)今年不用演戲嗎?跑跑龍套,紅娘什麼的也好,我強烈要求回去!! 文揚:(悶悶的)所長要我們回去參加她的生日party。 小竟:(跳起來)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飛機來了沒? 文揚:(對著誥令研究半天)2008年8月6號晚七點整???今天是龜狼星05年8月6號?所長說龜狼星一天等於地球三四天的樣子,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除二,那換成地球時間現在是…… 小竟:(焦急地來回走動)飛機怎麼還沒來?還沒來? 文揚:小竟,時間已經過了……飛機不會來了…… 小竟:(立刻倒地) 文揚:(瘋狂地人工呼吸……然後……嘿嘿……) 駱家 哥哥:(悶悶不樂地坐在角落) 弟弟:(捏捏他的鼻子)怎麼了? 哥哥:(眼圈馬上紅了)今天又碰到上次那一對超感人的兄弟耶! 弟弟:(抱抱他)那不好嗎? 哥哥:本來是很好啊!可是他們在說參加媽咪生日party的事也。那為什麼我沒有收到請柬咧?嗚嗚,我果然不是媽咪親生的咩?? 弟弟:(低頭想了半天,不甘心地拿出請柬)有收到啊,可是哥哥我們不要去好不好? 哥哥:(疑惑地)為什麼? 弟弟:本來我們是唯一置身事外最幸福的一對啊,可是現在要和他們扯上關係我好擔心哦!他們關係超複雜超混亂的。哥哥你那麼好,我怕你去了看到他們那麼優秀就不喜歡我了…… 哥哥:(驕傲地挺起胸,拍拍他的頭)不會的,我最喜歡你了!我向你保證! 弟弟:那你要證明給我看哦(一邊解自己衣服) 哥哥:(臉上飛起小紅暈)好……好吧…… 肖宅: 容六:晚上有party也! 肖騰:(冷臉)沒空! 容六:所長的party也! 肖騰:(怒火起)別給我提那個人! 容六:(笑眯眯)不提就不提,那來討論一下我們之家的事吧! 肖騰:(大便臉)我和你沒什麼好談,出去! 容六:不會啊,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那正好做一點愛做的事啊!(手銬,擒拿術……一輪打鬥下來,肖大哥敗)親愛的,你好有精神啊! 肖騰:你給我記住! 容六:我都記得很清楚啊,這裏,這裏,還有這裏,每一處的味道都記得…… 歐陽老師住處 歐陽:肖玄,準備好了就走吧,遲到就不好了! 肖玄:(濕漉漉地小貓眼神,看向西裝革履的歐陽,招招手) 歐陽:(略帶疑惑)怎麼了? 肖玄:好像又瘦了一點。 歐陽:(笑笑)怎麼會? 肖玄:(撩起他的西裝,右手探進內衣)我要檢查一下。 歐陽:(邊閃邊拍打他的手)別鬧了,真的來不及了! 肖玄:(把他帶向沙發按倒)嗯,確實來不及了。 歐陽:(著急地企圖起身) 肖玄:老師,老師,別急,我們不去了。 歐陽:不行,別人邀請你參加party,你準時去是基本禮貌。 肖玄:可是我剛打電話問過大哥二哥,他們都不去。而且他們一個很高興,一個很暴躁。 歐陽:(吃驚地)為什麼? 肖玄:(繼續撓癢癢加騷擾)因為這樣,那樣,又這樣,那樣啊……(手不停地煽風點火) 歐陽:(毫無抵抗力地被攻池掠地ing……) 陸宅 陸風:(接電話)生日?不去!什麼?……第一個到的有特殊回禮?ooxx時間長,場次多?NND,還敢騙人!!去年那個什麼鬼演出也是這樣說,結果我們家小辰體力不支,修養了半年才好!害我半年什麼也做不了!!小心不要再打來,不然結果你自己想想!!(猛烈地掛電話,回頭看見小辰)(小心地問)什麼事? 小辰:我好像記得所長這兩天生日,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她? 陸風:就今天。 小辰:那晚上我們買個蛋糕去坐坐好不好? 陸風:不用去了! 小辰:(呆愣)哦,我知道了。你忙吧,我知道的,是我不對,我自己去去就好。 陸風:(著急地拉住他,抱進懷裏)小辰小辰,不是你想的那樣。不是我不陪你去,實在是晚上沒有一個人會去,會很無聊…… 小辰:……你怎麼知道? 陸風:(緊緊摟著他,開始細細親吻)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下次大家再一起去吧! 小辰:(迷迷糊糊) 陸風:今天就學小輩們一起在家慶祝吧,啊?(用力撲倒) 夜剛開始哦…… 藍宅 藍:等,等,我等,我再等,我等等等等……咩,怎麼一個人也沒有……真的是兒大不由娘了麼?嗚……還是後媽就沒有親媽有魅力麼??(不可能不可能堅決否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