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好男人使壞--冷男人情史

楔子   “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是全臺灣最紅的婚紗攝影公司,且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為什麼呢?    因為“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的四位合夥人,全是演藝界的當紅炸子雞。分別是全球知名的人體攝影師安雋亞、享譽國際的服裝設計師斐慕槐、稱霸全球影壇的超級巨星華羿豐,及聞名全球傳播界的金鑽經紀人殷集人。     他們四人非但外貌俊逸、才華出眾,同時均未結婚。以往四人行跡飄忽不定,孰料這回竟然合夥做生意,立刻引起全球未婚女子高度注意和關切。    因此,“緣來世愛”還在籌組期間,就已轟動全臺灣,生意如雪花般飛來,好到不行。    “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坐落于市中心商業精華地區,是一棟有著十六層的獨棟大樓,此大樓劃分為——    一樓的安全部門,二到五樓的營業部門,六到八樓的攝影部門,九到十樓的服裝設計部門,十一樓的展示部門,十二樓的管理部門,至於十三到十六樓,則專屬於四位老闆。   據四人曾交往過的女友們透露,十三樓以上嚴禁女賓進入,原因為何,除了四位老闆之外,無人知曉,久而久之,大家都將其稱為“男人窩”。    在“男人窩”,十三層樓是他們的生活交流之所,包括餐室、起居室、圖書室、視聽會議室以及管家的臥室。     至於四個老闆則分別居住在十四、十五兩層樓,而最頂層十六樓,則為休閒之所,有個SPA游泳池、健身房、三溫暖和一個暖房花室。     故事,便是從“男人窩”揭開序幕…… 第一章   “慕槐,距離你浪品牌服飾發表會,只剩下五天的期限,你的主要女模特兒人選還是沒有找到嗎? ”    殷集人異常嚴肅的聲音,在男人窩的餐室中響起。    誰教這回已是火燒眉毛的關鍵時刻,偏偏斐慕槐萬事俱備就欠東風,而身為他的經紀人,這首次在臺灣舉辦的發表會,無論如何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對。”斐慕槐點點頭,回答得是簡潔有力,使得在旁聆聽的安雋亞和華羿豐微挑眉。    “慕槐,你心目中的主要女模特兒人選,到底是要什麼典型,你可以說出來讓我們聽聽看嗎? ”殷集人仍是面無表情的問道。     “可以,首先她的外表要冷豔,但是眼神要純真,氣質要典雅知性,不過還要給人一種狂野熱情的感覺。”斐慕槐毫不猶豫的說出、他心目中最佳的主要女模特兒人選。     “拜託,慕槐,這種人選根本就找不到好不好? ”    安雋亞一聽完就立刻發表意見,實在是要達到他心目中主要女模特兒人選的條件,無疑是比登天還難,因為外表和氣質的要求還OK,可若把眼神和感覺給附加上去,試問冷豔和熱情要如何劃上等號?     “我也這麼覺得。”斐慕槐點點頭。找了近一個月,他其實已考慮是否要退一步,只是內心還是忍不住想堅持到最後一刻。    “哇靠,既然你也這麼覺得,那你還不趕快作決定,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有拍不完的Case,現在還要抽出時間,來幫你的模特兒掌鏡定裝,我可不像羿豐那麼好命,整天閑閑的在公司晃來晃去沒事做。”    安雋亞可是有滿腹的苦水牢騷要吐。    誰教斐慕槐一天不決定好人選,他和艾鬱蘋就一天抽不出時間約會,所以他的一再拖延,讓他的耐性盡失。    “誰整天閑閑在公司晃來晃去沒事做?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要趕通告、拍廣告、剪綵、代言,甚至還要抽出時間來寫歌譜和背劇本,哪像你只要待在公司攝影棚拍照! ”    一直保持沉默的華羿豐,這下再也無法保持沉默的開口反駁。    誰教他的工作看似輕鬆,實則是最累人,特別是在拍片期間,幾天幾夜沒睡覺亦是常有之事,結果卻被安雋亞說成像是米蟲似的。    “阿咧,你以為我在攝影棚拍照很舒服喔? 你知不知道——”    “好了,現在不是研究誰最舒服的時候,而是如何趕快找出慕槐浪品牌服飾主要女模特兒人選。”殷集人沉聲打斷安雋亞的話,否則若讓他們繼續抬杠下去,這頓早餐又不曉得要吃到幾點。    “集人,這句話你應該要去跟慕槐說,誰教他這麼龜毛! ”安雋亞不悅的挑眉,好心的提醒他,誰才是始作俑者。    “什麼龜毛,我這叫追求完美好嗎? 請你不要亂用形容詞。”斐慕槐微皺起眉頭,很不以為然的反駁。    “龜毛就是龜毛,還完美咧! 好,那你自己說,現在離發表會就剩五天,你是不是打算要延期? ”安雋亞嗤之以鼻。    “我並沒有打算要延期。”斐慕槐搖搖頭。    “你不打算要延期,又堅持你的完美,那你現在到底是想怎樣? ”安雋亞沒好氣的質問。     “不是還有五天的時間嗎? ”斐慕槐微聳肩膀。    “哇咧,你——”    安雋亞差點沒被他這句話給氣死,眼角餘光瞟見坐在一旁的殷集人和華羿豐,他猛地頓口,轉頭看向他們兩人,不滿的說道:    “集人,羿豐,你們兩個好歹也說句話吧! ”    “要說什麼? 慕槐都不急,我們著急也沒用,集人,你說是不是? ”華羿豐有些無奈的開口。    “其實——我倒是突然想到一個人,很適合慕槐剛剛說的條件。”殷集人若有所思的說道。    他們總是說他壞心眼,可事實上他還是有“好心”的時候,譬如昨日安雋亞和艾鬱蘋的事,就是他一手搞定的。    “誰? ”斐慕槐、安雋亞和華羿豐聞言均忍不住問道。    “尹秘書。”殷集人優雅的抿唇,公佈這個答案。    “尹秘書!?”斐慕槐、安雋亞和華羿豐均難掩錯愕的驚叫。     “是呀。”殷集人微笑的對他們點點頭。難得他們三人會如此驚震,讓他忍不住有點想笑,沒想到他難得的好心,會換到如此有趣的畫面。    “集人,你說的尹秘書,就是你的機要秘書尹露花嗎? ”安雋亞還是有點難以置信的問道,會不會此尹秘書非彼尹秘書?    “雋亞,請問我公司還有第二個尹秘書嗎? ”殷集人揶揄的反瞅著他,真是個笨問題!     “哇咧,還真的是尹秘書,集人,你是頭殼壞掉,還是眼睛有問題? 尹秘書她哪里會很適合,當慕槐的服裝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 ”安雋亞完全無法接受的叫道。原本還以為是他誤會,沒想到還真的是她!    “尹秘書就算不適合當慕槐服裝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這句話也應該要由慕槐來說,而不是你,慕槐,我說的對嗎? ”殷集人還是神情自若的回答,眼神則是望向坐在一旁保持沉默的斐慕槐。    “好,慕槐,你馬上告訴集人,他頭殼壞掉,而且眼睛也有問題。”安雋亞立刻跟著轉頭看向斐慕槐。    “我從來沒有很仔細看過尹秘書的五官,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應該保留到我清楚看過尹秘書的臉後,再做回答,不過……”    斐慕槐若有所思的頓了下,隨即緩緩開口說道:“……我相信集人看人的眼光,如果他這麼大力推薦尹秘書,那她應該真的是有某方面的特質,很符合我想要的條件。”    斐慕槐此話一出,不只安雋亞整個人呆住,就連坐在一旁的華羿豐亦震了下,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頓時變得陰鷙,而前者則是瞪大眼睛,及滿臉的難以置信。    “慕槐,我本來以為只是集人頭殼壞掉,還是眼睛有問題,可是我看現在連你腦袋和眼睛都有問題!    那個總是低著頭,頭髮梳得活像七、八十歲的老阿媽,身上穿著的衣服就像是老處女的尹秘書,她哪里符合你剛剛口中說出來的條件? ”安雋亞快瘋了。     沒辦法,誰教他每回瞧見尹秘書的模樣,就忍不住想搖頭,現在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斐慕槐居然還真的考慮起來!    “雋亞,你說我和慕槐兩個人頭殼壞掉、眼睛有問題,那你不妨問看看羿豐對尹秘書的看法,如果我們三個都認為尹秘書OK的話,那就表示是你頭殼壞掉且眼睛有問題,而非我們。”    殷集人笑了笑,把這個問題丟給一直悶聲不響的華羿豐。    他們四個是好朋友又是合夥人,沒道理他們討論得如此起勁,他卻悠哉的置身事外。    華羿豐微挑眉,雖然被點到名,但並不代表他就得馬上開口。    “好,我就看看到底是誰頭殼壞掉、眼睛有問題。羿豐,你說,你認為尹秘書的條件有符合慕槐的要求嗎? ”安雋亞挑眉的轉頭看向華羿豐,在這個節骨眼,他們確實需要一個仲裁者。    “如果說是冷和典雅知性,這個尹秘書確實具有,但如果說豔、熱情狂野和眼神純真,這些我還沒有看見過。”看著他們三人眼光全盯著他,華羿豐盡可能保持中立的說出他的看法。    安雋亞皺起眉頭,很想掐死他,偏偏他又無法反駁。因為他每天中午到殷集人辦公室吃飯時都會看見她,而她給他的感覺確實如他所言,夠冷亦夠典雅知性——    “好吧,既然這樣,那也只能說尹秘書符合一半的條件,不是嗎? ”他不得不退一步,誰教眼見為實,可其他的他概不認同。    斐慕槐點點頭,“是,所以另一半的條件,等我到公司,仔細清楚看過尹秘書的臉後,再作決定。”    儘管他相信殷集人看人的眼光,但誰教他是個對工作要求非常完美的人,所以他還是相當堅持要自己確認一下。    “慕槐,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如果尹秘書完全符合你的要求,你就決定要由她來擔任你這次服裝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是嗎? ”安雋亞忍不住開口問道。     “當然,不然我看她做什麼? ”斐慕槐有點好笑的反問,他根本就是問廢話。    “說得也是,距離發表會只剩下五天,根本也沒時間可以再浪費。”安雋亞點點頭,發現自己問了個蠢問題,有點不好意思的摸摸頭。    “那我們就快點吃完早餐,然後到公司上班。”殷集人亦點點頭,說完就要拿起筷子用餐。    “我反對。”驀然,華羿豐的話語在他們三人均拿起筷子時響起。    “什麼! ”殷集人、斐慕槐和安雋亞,全錯愕的抬起頭看著他。    只見華羿豐那張俊魅到連星月都為之失色的臉龐,嘴角總是噙著一抹會讓全天下女人為之發狂的邪佞笑容,在此刻是全然不見。    “我反對。”華羿豐邊說,邊用無可挑剔的餐桌禮儀進食,完全不管他說的話,已對鄰座三人造成多大的影響。    “你反對? ”殷集人、斐慕槐和安雋亞,不解的相互交換視線。好端端的他在反對什麼? 真是莫名其妙。    “我反對。”華羿豐邊吃邊點頭。    “羿豐,請問你反對什麼? ”殷集人皺起眉頭。    “對呀,羿豐,你是反對吃飯,還是反對上班? ”    安雋亞更是一頭霧水的看著他,沒頭沒腦的蹦出一句話,打斷他們的用餐後,他倒好,居然自己吃起來。    “雋亞,你那個腦袋不要只在拍照片時靈光好嗎? ”華羿豐拿起餐巾,優雅的擦拭嘴角。    “不然呢? 你莫名其妙的反對,我又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誰知道你在反對什麼! ”安雋亞亦皺起眉頭,不悅的反駁。    “我在反對尹秘書擔任慕槐浪品牌服飾,首次在臺灣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就算她的條件很符合慕槐的要求,我都反對。”華羿豐一口氣把話說完。    “什麼? ”華羿豐話一說完,三個人又錯愕的怔在原地。    “我想這回我話說的應該是很清楚。”     “羿豐,你話是說得很清楚,可是我們卻聽得不是很明白,我可以請教你為什麼反對嗎? ”斐慕槐微皺起眉頭,他最後那句聲明“就算尹秘書的條件很符合他的要求,他都反對”令他費解。    “我不想和沒有經驗的人合作。”華羿豐緩緩說道。他們要原因,他當然會告訴他們,可是否為他內心真正的那個,他們則無須知道。    “羿豐,你這個理由很難說服我們,因為你之前也有跟沒有經驗的人合作的例子,為何那時不見你反對? ”殷集人笑了笑,回道。他可是他的經紀人,所以他的合作對象是什麼狀況,他全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是如此,這次我才會反對。”華羿豐嘴角微揚起一抹笑容。    “羿豐,尹秘書是沒有經驗,可是你卻非常的有經驗,所以只要你肯帶她——”斐慕槐忍不住想要說服他,儘管尹秘書還未經過他的審核。    “我拒絕。”華羿豐搖搖頭,打斷他尚未說完的話語。    “羿豐,如果我們執意要尹秘書呢? ”殷集人若有所思的問。    “我想這筆違約金,我華羿豐應該還付得出來。”華羿豐淡淡的回答。    “其實我也不看好尹秘書,而且跟沒經驗的人合作確實很辛苦,特別是時間還只剩下五天,慕槐,都是你太龜毛。”安雋亞忍不住開口說道,誰教他也帶過完全沒經驗的攝影助理,所以他很能感受華羿豐的感受。    “是完美。”斐慕槐很斯文的糾正他。    “龜毛。”安雋亞還是很不以為然的回道。    “好了,既然羿豐拒絕,也不能勉強,慕槐,我會再幫你留意看看有沒有符合你條件的模特兒。”殷集人不得不退一步的說。    “OK,不過就算羿豐拒絕,我等下還是要去看看尹秘書,羿豐,這個你總該不會再反對了吧? ”斐慕槐微笑的看著華羿豐。     “只要不影響到我,我沒什麼好反對的。”華羿豐亦微笑的表明立場,他其實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只要不危及他的權益,他一切OK。    就這樣,四人開始他們的早餐,席間無人再發一語。    緣來世愛婚紗攝影公司總裁辦公室。     “斐總監浪品牌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    尹露花完全無法控制尖叫聲,從口中驚天動地的竄出。    方才總裁殷集人請她進入辦公室,她原以為是處理例行公事,沒想到竟聽到如此勁爆的話語,使得她在尖叫完後,就整個人呆在原地。    “尹秘書,我知道你聽到一定相當驚訝……”殷集人有點想笑的說道。    對於為他做事的員工,他對他們都會做一份特別調查,特別是他的機要秘書,對工作負責任尚在其次,重點是她絕對要對上司非常忠心,而到目前為止,他尚未發現她有不好的記錄,包括她在先前公司的表現。    尹露花哪里是驚訝,她根本就是快要嚇死了!    當斐慕槐首次在臺灣浪品牌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那簡直比把她送去酒店當服務小姐,還要來得可怕。    “斐總監等下會親自過來找你。”     “斐總監要過來找我!?”尹露花的心還處於極端的驚嚇中,回不了神,而這句話讓她再次受到驚嚇地尖叫出聲,平日的冷靜聰明在此刻完全拋棄了她。     “是的,斐總監說,他從未仔細清楚看過你的五官,所以他一處理好手邊的事情,就會過來找你。”殷集人優雅的微笑。    發現向來面對他時總是戰戰兢兢又面無表情的秘書,這回變得有點歇斯底里,顯然要她成為斐慕槐浪品脾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讓她情緒完全失去控制。     這不是個好現象,但還挺有趣,只可惜華羿豐堅決反對,否則肯定會有連場好戲可看。    唉……真是可惜。    “總裁,我不行的,我根本就不是當模特兒的料,可不可以請你幫我跟斐總監拒絕好嗎? 我會更加努力工作,來報答總裁的大恩大德。”尹露花突然覺得有點呼吸困難。    為殷集人工作近七個月,她相當清楚他所規定下來的事情,就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他的行事作風亦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他若不幫她,這—件事將會就此拍案敲定。    一想到自己要成為斐慕槐浪品牌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她就有種想要昏倒的感覺。     她從小對拍照就有高度恐懼感,更遑論是要在眾媒體的鎂光燈前,走上伸展台——     天呀,光想她就害怕得腳軟啦!    “尹秘書,為什麼你會想要拒絕? 你可知道多少模特兒想盡辦法,就為爭取慕槐浪品牌服裝走秀的機會,特別是這主要男模特兒,還是稱霸全球影壇的超級巨星華羿豐。    據我所知,他好像還是你的夢中情人,所以這可是你接近他的好機會,不是嗎? ”殷集人若有所思的問道。    他知道她會驚訝,卻不知道她會拒絕,一個只要是女人都無法抗拒的好機會。     尹露花一震,她知道殷集人會對特別的員工做一份調查,但她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連她的夢中情人是誰,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那令她感到羞窘,卻是事實。    但即使和她搭檔的男模特兒是她的夢中情人,有許多事情還是勉強不來,譬如她對拍照的恐懼——    “是的,總裁,華總監確實是我的夢中情人,可那僅是一個夢幻,我從未想過要讓夢幻變成真實,而且我的工作是機要秘書,不是模特兒,還請總裁諒解。”從最初的驚震,慢慢回復慣有的冷靜,她盡可能用著平穩的口氣說明。    天曉得這近七個月來,只要華羿豐在國內的日子,她幾乎每天都會看見他在中午到總裁室用餐,每每看著他俊魅的臉龐,嘴角那抹淺淺的笑容,她的心臟就會突然像跑兩百公尺似的,狂跳不停。     而他那瀟灑的頎長身影,舉手投足間就好像一幅會走動的畫,總是讓她看見就會幾乎忘記呼吸。    這還是在他不經意間散發出來的魅力,她簡直不敢想像他若刻意放電,那方圓百里之內可還有存活的雌性生物?    一定沒有! 因為他的魅力根本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第二章   “我當然諒解,事實上關於要你當慕槐浪品脾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這個提案已經被華總監給否決掉了,所以你已無須拒絕。”殷集人微笑的點頭說道。    夢幻確實很難變成真實,就像她成為他的機要秘書,她其實有很多的特權,可以接近華羿豐,可是她從來不曾利用這個特權來達到目的,反而是任勞任怨的完成,每一項他所交代下來的工作。    亦是如此,今天他才會在早餐時推薦她。     可是,沒想到卻被華羿豐給拒絕,看來有許多事還是勉強不來,就像緣分。     “華總監否決了? ”尹露花愣了下,完全沒有想到會聽到這個訊息,雖然結果是她所希冀的,但她的心情卻突然變得有些低落。    儘管她害怕死要當斐慕槐浪品牌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可是一聽見這否決她的人竟是華羿豐,她的夢中情人,雖然他的否決將她從害怕的恐懼中解救出來,但她的心還是忍不住被這個訊息給刺痛。    他是不喜歡她嗎? 還是——    “是的,因為他不想跟沒有經驗的人合作,否則你等下就要到十一樓去做五天密集的模特兒訓練了,所以你現在應該是松了口氣吧? ”殷集人笑了笑,原本是想為她的盡忠職守,給她一份特別的禮物,結果還是天不從人願。    唉,萬般皆是命,還真是半點不由人。     “是的,總裁。”尹露花原本低落的心情,在聽見華羿豐否決她的原因和五天密集的模特兒訓練時,整個提振起來。     敢情他不是討厭她,而是不想跟沒有經驗的人合作?     “你好像很開心,那就不要忘記找個機會,好好感謝華總監。”    殷集人有趣的打量著她臉上的神情。     這個在面對他有泰半時間都低著頭的機要秘書,現在卻一反常態的望著他,看來他剛剛所說的話,對她影響很大,否則就如同斐慕槐所言,總是低著頭的她,他還真的是很難把她的五官給仔細的瞧清楚。    “是的,總裁。”尹露花點點頭說道。     只是……要找個機會跟華羿豐道謝,那代表她將與他獨處……一想到這兒,她的心就無法不退卻,因為光是遠遠的看著他,她就心跳加速無法控制,更遑論是要面對面——     天呀,她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當著他的面流口水!    他是這麼的英俊迷人,而她卻是平凡無奇……    “尹秘書,我發現你這兩天黑眼圈愈來愈明顯,是不是我給你的工作量太大,讓你都無法充分睡眠? ”    一看清她的臉,相對的也清楚看見她眼眶底下的黑影,殷集人難得的再度良心發現,這幾天他確實把部分屬於他的工作,都丟給她處理。    “啊,不是的,總裁,是我家裏最近有點事情,不過我已經快要習慣,所以和工作量沒有關係,請總裁不要誤會。”     尹露花嚇一跳,忙澄清的說明。     天曉得那個事情,遠比殷集人加諸給她的工作,還要來的令她難以應付,無奈她完全無法拒絕,只是讓她驚訝的,是殷集人此刻的話語,她從未想過她的頂頭上司,居然會注意到她的黑眼圈。     “尹秘書,我記得你好像是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吧? ”殷集人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是的,總裁。”尹露花點點頭。    “尹秘書,如果你家裏有任何困難,你都可以告訴我,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我都可以幫你處理。”殷集人微笑的看著她,心裏想的則是:開玩笑,他的婚事在即,他可不能讓尹露花家裏的瑣事,影響到她的工作進度。    尹露花怔了下,隨即心窩一熱,有點感動的看著他。    她知道總裁最近在談戀愛,只是她沒有想到原先那麼冷漠無情的上司,居然也會因為談戀愛而改變性情,開始懂得關心下屬……    看來愛情的力量真是可怕!    “多謝總裁的關心,我家裏沒有任何困難,不過是我的外甥女搬來跟我一起住,所以生活一時無法習慣。”她苦笑的說明,一想到外甥女,她就開始一個頭兩個大。    “的確,一個人住習慣,突然多個人總是有些不適應,那尹秘書,我今天有什麼行程嗎? ”殷集人愣了下,敢情只是她的外甥女搬來跟她同住,他還以為她家發生事情!    “總裁,你今天上午……”尹露花忙不迭的開始報告。    華羿豐靜靜的看著斐慕槐和安雋亞,走進他的辦公室,在看見他們兩人臉上的神情,他的頭開始痛了起來。     “羿豐,這裏只有我們三個,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為何反對尹秘書當我的主要女模特兒? ”斐慕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    原本他可以不要這麼單刀直入,無奈現在的時間對他來說,每分每秒都非常珍貴。    “我記得原因我好像在早餐時就說過了。”華羿豐微揚起嘴角,好心的提醒他們三十分鐘前,他才正面回答過這個問題。     “那是你拿來騙集人的答案,我們兩個才不會接受。我們都知道你最近對尹秘書產生興趣,所以集人的推薦對你來說,剛好是一個你接近尹秘書的好機會,我不懂你為何要反對? ”    斐慕槐提出他的疑惑。他們早就都注意到華羿豐這陣子的眼光,總是會不經意的停留某處,雖然他很會隱藏情緒,可惜他們從小認識至今,所以他想要瞞過他們亦很難。     “是,我是對尹秘書有些興趣,但就算我對她有些興趣,還不至於要靠這個機會來接近她。”華羿豐很坦率的承認。    對尹露花,他實在很難不對她產生興趣,因為從她上班第一天開始,他就發現她的目光幾乎是渴望到想要生吞掉他。    但是對於這樣的目光他並不陌生,甚至可說是非常熟悉。     因為每個愛戀他的女影迷們,看著他的目光幾乎都與她相同,所以他並不在意。只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偷望著他的目光益發炙熱,而那炙熱的程度,近來簡直到快要灼傷他的地步,讓他再也無法不去在意。    於是他開始會佯裝不經意的鎖住她的眸光,那時她就會如同受驚嚇的小兔兒,倉皇低頭佯裝忙碌公事。    而當他不得不移開視線,她熾熱而愛戀的眸光,又會再度燒燙他。    在那樣強烈高溫視線下,他以為她將會有所行動,結果——她並沒有。    所以他無法不好奇。     她天天偷偷注視他,用著幾乎能將他燒熔的眸光,告訴他,她非常的愛戀他,偏偏——她除了那炙熱的眼光,就再無任何表示。    而他從不是個會在意女人愛戀眼光的男人,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他在意她的眼光,而這份在意的感覺,讓他開始對她產生興趣。    他不懂,為何她愛戀他,卻從不見她有任何行動,特別是她的工作有太多機會可以接近他,但是——她並沒有。    甚至因為工作他們必須接觸時,她總是低著頭,態度恭敬而嚴謹,而且與他保持一段距離,當工作結束後,她就立刻掉頭走人,毫不留戀,幾度還讓他相當懷疑,她真的愛戀著他嗎?    但他的懷疑總是在他中午到集人辦公室時,就整個被推翻掉。    在她認為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她就會用那強烈而放肆的火熱眼光,偷偷看著他,諷刺的是,近來她那火熱的眼光,愈來愈令他渾身發燙。    “羿豐,憑你的魅力,確實是不需要藉這個機會來接近她,可是據我所知,你和她好像也沒有任何交集。”    斐慕槐忍不住想要提醒他,誰教他心愛的女人蕭甜甜就和尹露花同處於一間辦公室,所以有啥風吹草動,他都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人。    “就是呀,羿豐,如果你是想要讓尹秘書自己來倒追你,我看那是不可能的事,你光看她的穿著那麼古板,就知道她的思想一定也很古板,再看看她平常跟我們說話的態度,就知道她只把我們當成上司,而不是男人。”    安雋亞亦忍不住開口說出他的看法。     別看他平常好像很粗枝大葉,其實他只是不想去動動腦,再加上他只喜歡艾鬱蘋,所以對別的女人,他壓根懶得看上一眼,但尹露花不同,她可是殷集人的機要秘書,所以想要不去注意到她也很難。    “唷,雋亞,我今天才發現你對尹秘書這麼瞭解。”華羿豐微挑眉,有些意外的看著安雋亞,沒想到他居然可以說出這番話,真是難得。    “拜託,她可是集人的機要秘書,更何況我們每天中午去吃飯,都會看見她,所以多少都會瞭解一些吧! ”安雋亞沒好氣的瞪他一眼。他可是在關心他,瞧他那是什麼態度。    “確實,羿豐,尹秘書是怎樣個性的人,我想你應該也很清楚,更難得的是,今天這個機會居然是集人提供,你一直是個聰明人,但這回實在讓我很訝異。”     斐慕槐若有所思的打量著他,臉上淡然的神情一如往常,讓人很難窺見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呵呵……”華羿豐聞言突然輕笑出聲。    “你在笑什麼? ”安雋亞被他的笑聲弄得一頭霧水。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們兩個的反應很有趣,雖然我確實是對尹秘書有些興趣,可是你們給我的感覺卻好像我已經愛上她。”華羿豐斂去笑聲,忍不住好奇的看著他們。    “呵呵……”華羿豐說完,安雋亞和斐慕槐忍不住互看一眼,隨即輕笑出聲。     “你們現在也覺得很有趣吧? ”華羿豐微聳肩膀,不甚在意的說,誰教他承認對尹露花產生興趣? 可是興趣和愛畢竟還是有所差別的。    “當然有趣,我們又不是今天才認識你,你華大少爺三十年來,何時對女人產生過興趣? 雖然你是情史不斷沒錯,可是你每回跟個女人拍拖,理由都是看得順眼,但是你卻說對我們公司那個古板的尹秘書有些興趣,你說我們能不覺得你煞到她嗎? ”安雋亞好笑的提醒他。     華羿豐身子猛地一僵。    “羿豐,我是不會很肯定的說你煞到尹秘書,可是我們認識這麼多年,她卻是你第一個親口說出有些興趣的女人,所以讓我們對她實在無法等閒視之。”斐慕槐語重心長的說道。或許是他們都找到真愛,所以亦希望他能和他們相同。    “你們這麼說,尹秘書好像還真的是我第一個讓我有些興趣的女人,可是我會對她產生興趣,說穿了,其實是她讓我很好奇而已。”    華羿豐微皺起眉頭,對尹露花,他無法不好奇,有幾次他很想問她,後來還是隱忍住,他不是那種會隨著別人情緒起舞的人,更何況僅是個熱情的眼光,儘管那眼光已讓他開始不由自主的產生反應。     “羿豐,你對她究竟是愛還是好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早餐時說的話,集人肯定會去跟她說。”安雋亞無奈的輕歎口氣。    有個壞心眼的朋友,就是這點很討厭!    偏偏他們的友情一路走來,還是不會受到這點影響,當然偶爾難免還是會咬牙切齒咒駡個幾聲,只是這偶爾的次數其實還蠻多的。    “我今天早餐好像沒有說尹秘書的壞話吧? ”華羿豐愣了下,不解的看著安雋亞。     “羿豐,你是沒有說尹秘書的壞話,可是你今天早上卻堅決反對,她當慕槐浪品脾服飾發表會的主要女模特兒,你想,尹秘書如果聽見這些話,她對你會做何感想? ”安雋亞皺起眉頭,好心的提醒他,這個他顯然忽略掉的問題。     華羿豐一震,以他對殷集人的認識和瞭解,他百分之九十九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尹露花,而她會對他有何感想——    “無所謂,那是事實,話說回來,她知道我反對也好,我順便看看她有何反應,我就知道我該如何反應。”他笑了笑,眼底略過一抹異采。    他確實對她好奇已久,現在似乎也到該知道答案的時候。     “無所謂? 前幾天不知道是誰,還在擔心對方工作量太大,還說要想辦法,否則他怕對方會撐不下去。”他那不在乎的口吻,頓時激怒安雋亞,所以不揶揄消遣他個幾句,他會覺得很不是滋味。    華羿豐嘴角的笑容,頓時凍結在臉上。     “雋亞,有些反應確實要等事情發生才會知曉,可是有些結果等到事情發生就來不及了,但無論如何,這些都還是當事人自己必須去承受的,所以我們也只能獻上祝福。”斐慕槐忙開口說道。     “羿豐,抱歉,我說話比較直,不過現在我要把之前你送給我的話轉送給你,那就是追女孩子還是不要太ㄍ一∠,否則她若被別人追走,你後悔就來不及了。”安雋亞有些話還是不吐不快,否則他憋在胸口會悶得難受。    “雋亞、慕槐,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我都心領了,不過有時候危機就是轉機,所以我在等著看這個轉機,不好意思,讓你們為我擔心了。”華羿豐有些感動的看著他們。    “不要這麼說,我們是好哥兒們,如果你需要我們幫忙,我們絕對是義不容辭,才不會像集人,什麼都要拿來談條件。”安雋亞很豪氣的一拍胸口。     “說得也是,集人就是這點不好。”華羿豐和斐慕槐亦心有戚戚焉的點頭認同。    “好了,那我和雋亞先回辦公室忙,就不打擾你了。”斐慕槐微笑的站起身。    目的已然達成,他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嗯。”華羿豐點點頭,目送他們兩人離去,他亦陷入沉思。    雖說危機就是轉機,可,事實上,他並非完全的無所謂。    誠如斐慕槐所言,有些結果等到事情發生,確實就來不及了。    雖然他還不是很清楚,對尹露花的興趣,是否為愛的表現,但他確實也不想讓她對他產生不好的感覺,看來他有必要找殷集人聊聊。    華羿豐一走進十二樓管理部門的總裁秘書室,就看見行政特別助理蕭甜甜,正好站在總裁機要秘書辦公桌前,而那個位置現在是無人狀況。    於是他邁開腳步,往前方走道盡頭那扇緊閉的辦公室大門走去。    “華總監,你要去找總裁嗎? ”蕭甜甜叫住他。    華羿豐愣了下,不得不停下腳步看著這個好友斐慕槐心愛的女人。    “蕭特助,這裏還有另一間辦公室嗎? ”很顯然,她的智商應該不是很高。    “呃,沒有。”蕭甜甜臉紅了,對厚,這裏只有總裁辦公室,他不找總裁,難道還來找她們嗎?     “那我可以進去找集人了嗎? ”華羿豐微揚起嘴角,若非他急著和殷集人聊聊,他肯定會先“虧”她幾句,而不是這麼簡單的放過她。    “可以。”蕭甜甜點點頭,看見他邁開腳步,她忍不住又叫住他,“等一下,華總監。”     華羿豐邁開的腳步又硬生生的收回,“還有事嗎? 蕭特助。”    “華總監,你要去找總裁,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傳話給花姐……啊,我是說尹秘書。”蕭甜甜忙不迭的開口說道。    “當然可以,你要我傳什麼話給她? ”華羿豐微挑眉,花姐? 沒想到蕭甜甜和尹露花關係這麼親密。    “華總監,麻煩你跟尹秘書說,洪小姐有急事找她,要她馬上回電話給她。”蕭甜甜立刻把話告訴他。     “就這樣? ”華羿豐挑高眉,他是耳朵聽錯嗎?    “就這樣。”蕭甜甜很用力的點點頭。    “蕭特助,這件事有迫切到要馬上傳話的程度嗎? ”華羿豐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她,他還以為有何重要大事,結果——    “不是的,華總監,這個洪小姐是花姐特別交代我,如果有她的來電,一定要儘快通知她,沒想到花姐才剛進總裁辦公室,這個洪小姐就打電話來,而我剛掛上電話,華總監你就走進門來。”    蕭甜甜趕緊把前因後果說一遍。誰教受人之托就得忠人之事,更何況尹露花從她上班第一天開始,就非常照顧她。    “原來如此,好吧,那我就幫你傳話給她。”華羿豐點點頭,既然是特別交代,那自是另當別論。    “華總監,我聽那個洪小姐說話真的很急,好像發生什麼事情似的,所以這是花姐的行動電話,可不可以也麻煩你幫我拿給花姐,如果她又打來,花姐就可以馬上接電話了。     華總監,我不跟你多說了,我得趕快把這些檔送到門市部去,一切就拜託你了。”     蕭甜甜一口氣說完,同時把手上一隻銀白色的凱蒂貓行動電話,交付給華羿豐後,她就抱著手上的檔,往電梯方向快步走去。    “蕭特助,蕭……”    華羿豐錯愕的看著蕭甜甜像急驚風似的奔向電梯,有點無力的收回視線,目光觸及掌心那只迷你的凱蒂貓造型行動電話,說實話,他還真的無法把它和那個冷靜寡言的尹露花聯想在一起。    不過,現在可不是研究她這可愛一面的時候!    於是他邁開腳步,準備往前方的總裁辦公室走去,握在掌心的行動電話卻突然傳出音樂聲。    他邁開的腳步猛地收回,目光在看見行動電話上的來電顯示——洪小姐時,他微皺起眉頭。    看來對方好像真的有急事要找尹露花!     不假思索的,他按下行動電話上的接聽鍵,尚來不及表明身分,電話彼端就傳來救護車的聲響,及一女子慌張而急切的聲音——    “尹小姐,我真的沒有辦法再等你,有的小朋友受傷,我必須先把他們送到醫院去治療,所以麻煩你到XX醫院急診室來接你女兒。”    “女兒! ”華羿豐驚震的脫口叫道,完全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訊息,他整個人像被雷給打中似的,呆在原地,幾乎反應不過來。    “啊,你不是尹小姐,你怎麼會接她的電話? 喔,我知道了,你就是尹小姐那個不負責任的丈夫對不對? ”    乍聽見男聲,電話彼端的洪小姐亦愣住,可是很快的,她就認定他的身分。    “丈夫! ”華羿豐呆了,他何時變成尹露花那個不負責任的丈夫? 重點是他居然不知道尹露花是已婚的身分,他的腦袋為這個訊息有片刻的空白。    在她用那炙熱的愛戀眸光引發出他的興趣後,她居然早就結婚了? 更甚者,她還有一個女兒!    他簡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可這個事實卻明白告訴他,她為何從不對他有所行動。    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自由之身,所以她只能偷偷看著他——    該死!     “你承認了厚? 那你趕快來XX醫院接你女兒,她很幸運只有受到一點擦傷,不過她受到驚嚇一直哭,所以現在是最需要父母陪在身邊的時候。”    華羿豐深吸口氣,電話彼端不斷竄出的話語,刺耳的讓他有股想摔電話的衝動。    “洪小姐,我想你好像是誤會了,我並不是——”    她居然會有丈夫! 只可惜他不是手上這支行動電話的主人,否則他會馬上摔爛這支電話,甚至他還有股衝動,想殺死她的丈夫——    “韓先生,韓彩霓是你的女兒,她身上流有你一半的血液,她現在因為火災而受到驚嚇,如果你還有一點做父親的良知,麻煩你現在立刻帶她回家好嗎? 就算你和尹小姐有什麼誤會,那都是你們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無辜的。”     “洪小姐,我知道小孩子是無辜的,可是我並不是——”華羿豐忍不住皺起眉頭,這個洪小姐完全誤會他的身分,更糟糕的是,她還一口咬定他是尹露花的丈夫,讓他更不是滋味。    “韓先生,你知道小孩子是無辜的就好了,那你就趕快來醫院把彩霓帶回家,我還有許多家長要聯絡。”    “洪小姐,我不能去醫院把彩霓帶回家,不過我會通知尹——”    “韓先生,你為什麼不能到醫院把彩霓帶回家? 難道你想逃避身為一個父親的責任和義務? ”    “洪小姐,你誤會了,我並不是想逃避身為父親的責任和義務,而是我如果到醫院去,將會造成很大的麻煩——”    華羿豐再度深吸口氣,其實他大可直接沖到殷集人辦公室,然後把手上的行動電話交給尹露花,結果——    嘖,他是不是頭殼壞掉,他居然在這和這個洪小姐解釋起來!    “麻煩!?韓先生,你居然因為怕麻煩,就不管你女兒死活? 韓先生,我洪欣如開托兒所這麼多年,還真是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麼不負責任的父親。    我告訴你,女兒是你的,你愛接不接是你的事,反正我已經盡到一個托兒所所長的責任來通知你們,最後我只能說,你女兒有你這種父親,是她的不幸! ”洪小姐慷慨激昂的說完,就掛上電話。    “洪小姐,洪——”     華羿豐錯愕的看著被切斷的電話,不斷傳出嘟嘟嘟的聲響,他忍不住低聲咒道:     “搞什麼? 根本就不聽我說話,如果是我女兒,我怎麼可能會怕麻煩? 我華羿豐才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父親。”    視線再觸及手上的行動電話,他忍不住抬頭看向前方的總裁辦公室。    托兒所發生火災,這對一個做母親的而言,確實是很嚴重的事情,他必須馬上通知尹露花到醫院接回女兒,儘管他為這件事受到打擊,他還是得告訴她。    不對,殷集人從不雇用已婚女子,就是怕有小孩家累的女子,會影響到工作成效,如果他現在進去告訴尹露花她女兒在醫院,會不會因此而害她失去工作?    但不告訴她女兒在醫院,那誰要去接她女兒呢?     華羿豐猛地停下腳步,再次低聲咒道:“該死,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     理智告訴他,他絕對不能去醫院幫她接女兒,因為發生火災的托兒所肯定會有媒體報導,而他只要一露臉,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所以他絕對要理智,絕對要——   第三章   時間一近中午,尹露花全身的細胞就因期待而開始雀躍萬分。    每天她最開心的,就是中午時能看見他的身影。    可是,當安雋亞和斐慕槐相繼來到,當時間—分—秒過去,等待中的頎長身影卻遲遲不曾出現,雀躍的心開始漸漸冷卻。    “花姐,你怎麼在發呆? 是不是洪小姐出事情了啊? ”    蕭甜甜一吃完朱曉眉特地幫她做的便當,才發現尹露花兩眼發直的看著前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讓她忍不住想起早上那通緊急電話。     “洪小姐?”這三個字拉回尹露花的神思,亦讓她的心立刻變得緊張萬分。    因為若無緊急事情,洪小姐是不會打電話給她的。     “甜甜,洪小姐有打過電話來嗎?”    “有呀,早上洪小姐打來的時候,你剛好在總裁辦公室,所以我就——”蕭甜甜點點頭,完全沒有想到她央請傳話的人,壓根沒把訊息告訴她,而她從門市部回來就一直忙到現在,也忘記要跟她做個確認。    “什麼,那你怎麼沒告訴我洪小姐打電話來!?糟糕,一定是出事情了。”尹露花臉色一白,伸手就拿起桌上電話。    “咦……我有請華——”蕭甜甜愣了下,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看著她。    她不是有請華羿豐傳話給她嗎?    “甜甜,有什麼話等我聯絡上洪小姐再說好嗎?”     尹露花心急如焚的撥著電話號碼,暫時無心去聽蕭甜甜的話語。     而在聽見托兒所電話不通的聲響,她忙改撥洪欣如的行動電話號碼。    很快的,電話立刻被接聽。    “洪院長,我是——”    “你是尹小姐對不對?天呀,尹小姐,你怎麼沒有告訴我你先生是那麼有名的大明星!?難怪他一直說他不能過去醫院接女兒,不然會有麻煩,害我還誤會他是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洪院長,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尹露花聽得—頭霧水,完全反應不過來。    什麼丈夫又大明星?就算她把她誤會成是她姐姐,可她的姐夫非但不是大明星,相反的此刻人還在監獄服刑。    “聽不懂沒關係,總之現在你女兒已被她父親給接回去,雖然他來的時候造成醫院大轟動……”    “我女兒被她父親給接走!這怎麼可能?”尹露花呆了。    她上個星期六才陪姐姐去監獄探望過姐夫,星期日則送到英國出公差一個月的姐姐到機場,所以她姐夫是絕對不可能把女兒接走,當然她姐姐也可能!    話說回來,如果她姐夫和姐姐都沒有接走彩霓,那彩霓又是被誰給接走?    歹徒嗎?     不可能。    他們家境並不富裕,歹徒就算要綁架,好歹也會調查一下身家背景。    可,若不是歹徒,那又會是誰接走彩霓?    “這是千真萬確,對了,尹小姐,我這裏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我就不跟你說了,再見。”    “洪院長,洪——”尹露花緊張的叫道,無奈電話彼端早已切斷通訊,連帶的亦把她的恐慌給推上頂端。    “花姐,發生什麼事情?你怎麼突然有個女兒?”站在一旁的蕭甜甜亦被尹露花片段的電話內容給嚇到,忍不住擔心又好奇的問道。     “甜甜,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彩霓不知道被誰給接走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尹露花慌張失措地抬起頭。    姐姐才剛把彩霓交給她四天,她就把彩霓給弄丟了,這樣叫她日後如何有臉來面對姐姐?    “花姐,你先別慌,先冷靜下來,然後仔細的想想看,有誰會接走彩霓?”蕭甜甜愣了下,然後忙安撫的說。    雖然她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可隱約也曉得此事不妙,畢竟自己的女兒被某位不知名人士給接走,任誰都會亂了分寸。    只是慌張無法解決問題, 所以她必須先讓她鎮定下來。     “沒有人,沒有人了……”尹露花茫然的搖搖頭。    她完全沒有告訴朋友彩霓搬來和她暫住,所以壓根無人知曉。    更何況,她的朋友工作性質幾乎都與她雷同,現在又是上班時間,試問誰會請假去幫她接彩霓?    沒有。    “花姐,那你趕快報警。”蕭甜甜皺起眉頭,既然沒有人會接走彩霓,那狀況看來只能朝最壞的方向去想。    “報警?”尹露花愣了下,沒錯,她怎麼都忘記要報警,真是—語驚醒夢中人。“對,我得趕快——”    驀然,前方總裁室大門傳來憤怒而吵雜的聲響,打斷她尚未說完的話語,亦使得她的身體反射性地就朝聲音來源處看去。    “你在搞什麼?你知不知道全臺灣媒體記者和電視臺新聞主播,都打電話給我,你什麼時候有個私生女,我居然不知道?你現在在公司大門口進不來,你就會想到打電話給我,那你剛剛帶女兒去醫院時,怎麼沒想到先通知我?”    只見向來優雅迷人的總裁殷集人,此刻是滿臉怒容的對著手上的行動電話冷聲質問。    而在他身旁的斐慕槐和安雋亞,兩人同樣眉頭深鎖,朱曉眉則是在後頭跟著,一臉的擔心。    “集人,這個等一下再說,現在還是先想辦法讓羿豐進來。”斐慕槐忙開口提醒。    “就是呀,集人,連安全主任邵禦楓那一票足以媲美中南海保鏢的警衛,都無法讓羿豐突破重圍,看來這回真是所有記者都傾巢而出了。”安雋亞亦忍不住開口說道。    儘管他們在接到記者訊息時,全體都被狠狠的嚇了一大跳,但此時此刻,不是研究知不知道的問題,而是要先把人從那一票專愛挖人八卦的狗仔記者中救出來。    “能不傾巢而出嗎?超級巨星華羿豐被踢爆有私生女的消息,不要說臺灣,我看這消息會震驚全球,恐怕現在SNG車都開到我們公司門口,搞不好那些瘋狂愛慕羿豐的女影迷,等下也會沖到公司來。”     斐慕槐無奈的一笑。誰教這個事件的主角,是影壇的天王巨星,所以能不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嗎?    就連他們這些好友聽聞都感到驚震萬分又好奇了,試想那些記者會放過如如此具有可看性的天大新聞嗎?    “女影迷?哇靠,那可不是開玩笑。”安雋亞臉色一變。    記者還好打發,女影迷卻很難搞定,特別還是瘋狂的女影迷,知道心儀的偶像居然有私生女,那後果實在很難設想。    “他×的,他就會給我搞這種飛機。”殷集人低聲咒駡,腳步卻加快速度,他並不擔心記者,但他卻無法不擔心那些瘋狂愛戀華羿豐的女影迷們的反應,還真的是不能開玩笑!    “少爺……”朱曉眉擔心的叫道。她這還是第一次聽見心愛的男人罵三字經,看來情況非常嚴重。    “眉兒,你待在這裏別亂跑,我和慕槐、雋亞下去就行了。”聽見心愛女子的叫喚,殷集人微轉過頭交代,就趕緊往電梯方向走去。    “是的,少爺。”朱曉眉點點頭。    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電梯內,她收回視線,就看見尹露花和蕭甜甜兩個人,一臉茫然的呆在原地,她忍不住關心的問道:“你們還好吧?”    “曉眉,發生什麼事情?我還是第—次看見總裁這麼生氣的樣子?”蕭甜甜回過神,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雖然她是有聽到片段話語,可事實上還是有點搞不清楚。     “什麼生氣?少爺根本就是氣瘋了,因為華少爺當場被記者拍到,帶女兒去醫院——”    “什麼!曉眉,你是說華總監有女兒——不、不會吧! ”蕭甜甜簡直難以置信的驚叫道。     “什麼!華總監有女兒!”    尹露花亦驚在原地,完全無法接受偷偷愛戀的男人,居然有個女兒。    而現在親愛的外甥女,又被不知名人士接走,再加上連日來的睡眠不足,她的頭開始暈眩,感覺世界仿佛在腳底打轉,眼前一黑,她整個人往前方倒去——    “啊!花姐!”    “啊!尹秘書!”    在意識整個被黑暗吞噬前,她聽見她們驚慌的叫喊聲,她想說話安撫她們,卻發現自己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當尹露花從無垠的黑暗中清醒過來,印入眼簾的是她外甥女韓彩霓那張可愛的小臉龐。     乍見的驚喜讓她整個人彈坐起身,還以為失去她的恐慌,如今失而復得的喜悅,讓她忍不住眼眶一熱,流下淚來。    她緊緊的擁抱住霓霓那柔軟的小身體,感覺那溫熱的身軀,證明她是活生生的在她眼前。    “霓霓……你嚇死我了……霓霓……嗚嗚……”太好了,她喜極而泣的痛哭失聲。     “媽咪,不哭……不哭……”韓彩霓輕輕的拍拍尹露花的背部,就像她哭泣時,他們對她所做的一樣動作。     “嗚嗚……霓霓……誰……誰把你接走……”尹露花邊用手背抹去眼淚,邊緊張的問道。    “爸爸,是爸爸……”韓彩霓聞言突然很興奮的轉過頭。     “爸爸? ”     尹露花好奇的跟著轉過頭,看見不遠處的長沙發上,坐著一個男子,而他的身影熟悉到就算隱藏在百萬人群中,她都能在第一眼中認出他——華羿豐,她偷偷愛戀十年的男人。     “嚇! ”她驚喘出聲,完全沒有想到會是他,整個人頓時呆在原地,腦袋更是一片空白。    “尹秘書。”華羿豐從沙發站起身,姿態優雅如同翩翩貴公子,來到大床旁,靜靜的打量著她。     只見頭髮總是盤著髻的她,因昏倒而被解開的披散在腦後,那烏溜溜的長髮像飛瀑流泄,完全迥異於往日的冷靜古板而憑添柔美嫵媚的感覺,而總是低著頭的她,因驚震首度迎視著他的眼眸。    他這才發現,她有一雙他生平僅見最美麗的翦水秋瞳。    尚未乾涸的淚珠襯得眼瞳像水霧氤氳般楚楚動人,非但深深吸引住他的目光,亦讓他的心猛地被揪緊住。    “華總監……”她努力的叫出口,可是被他那邪魅的眼瞳直勾勾的凝視著,讓她在說完話後,就下意識想逃開的低頭。    孰料,他卻伸指勾起她的下顎,強迫她迎視他,那張總是令她一看就臉紅心跳的俊魅臉龐。    “為什麼看見我就要低頭? ”他問,深邃的眼瞳倏地變得陰暗。    對她產生興趣後,他才赫然發現她已婚的身分,而在這同時,他居然又發現他喜歡上她——    真是該死!    “我——”    尹露花惶然的想移開視線,無奈他輕勾著她下顎的手指,在察覺到她的企圖後,突然加重力道。    “啊! ”她痛呼出聲,本想轉移的視線,頓時難以置信的迎上他。     那雙總是含笑的墨色眼瞳,此刻卻毫無笑意的凝望著她。就連他那張俊魅的臉龐,此刻都面無表情,讓她不禁莫名的打起寒顫。    “痛嗎? ”他問,語氣輕柔,手指力道卻未曾減弱。    他知道自己弄痛她,可他卻無法放手,因為今天他一定要問個清楚,否則他的心情無法調整,更遑論是要平復!    “是的,華總監。”    尹露花盡可能讓自己恢復平日的冷靜,可平日在他面前偽裝冷靜,就幾乎花掉她全身的精力,更何況此刻他們還近在咫尺。    雖然他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陰沉,可非但完全無損於他的俊逸,相反的還憑添一股魔魅的氣息,看起來就像個英俊的惡魔,酷斃了!    “如果你不逃避,我可以放開你。”華羿豐微眯起眼睛,對她冷靜的語調,感覺極度不滿。    “我不知道華總監在說什麼? 我並沒有逃避。”    尹露花心一驚,他發現了嗎? 不、不可能,她是偷偷的看著他,所以他不可能會發現她對他的愛戀,不可能!    “你說你沒有逃避,那我請問你,為何你每次看見我都立刻低下頭? ”    說話的同時,華羿豐抽回手。    他無意弄痛她,他只是要個答案,因為,既然她已結婚,就不該用那種愛戀的眼光偷看著他!     更不該的是,她居然還真的成功引起他的興趣,真是該死!    “我不是看見華總監就立刻低下頭,而是因為你是上司,我是下屬,我當然不能直視上司的臉,所以我才會低著頭。     而且我不是只看見華總監才低下頭,像總裁、斐總監和安總監,我都是如此,如果華總監不相信我說的話,大可去問總裁、斐總監和安總監他們。”尹露花心慌的力持鎮定。     “好,我可以相信你這個說詞,但說實話,我對你這將近七個月來,不斷用眼神勾引我的行為,感到非常不舒服,我希望你可以解釋,為什麼要用那種想把我吞掉的眼神偷看我? ”     華羿豐微挑眉,對她理直氣壯的回答暗感氣惱,偏偏他不可能針對這個問題特地去問他們三人,因為他絕對會被他們三個消遣,所以他才不會笨到拿磚塊來砸自己的腳。    “赫!”尹露花驚喘口氣,臉頰頓時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熱燙,腦袋則是呈現一片空白,對他這些話,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居然知道她偷偷看著他近七個月?    她明明隱藏的那麼好,他怎麼可能會發現?    怎麼可能?    “你臉紅是因為被我說中事實,而感到不好意思嗎? ”    華羿豐微眯起眼,看著她的臉瞬間紅成一片,感覺內心的不滿急遽上升。     他想掐死她,因為她竟在挑起他的興趣後,讓他發現她居然結婚了! 這簡直比當面打他一耳光,還來得讓他無法承受。    “我——沒有。”尹露花慌了。    她該怎麼辦?她該怎麼辦?他居然知道她偷看著他?    他一定認為她很不要臉,他一定認為她很變態,否則剛剛他不會說,她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她的臉色瞬間變成慘白。     天呀,她只是愛戀他,她從來不敢癡心妄想,所以她只要能偷偷看著他,她就感覺自己很幸福、很滿足。    可是,現在他發現了,那麼她該怎麼辦?    她該怎麼辦?    “沒有?你現在的意思是說,我華羿豐眼花了,連你剛剛有沒有臉紅都看不出來嗎?”    華羿豐皺起眉頭,看著她突然毫無血色的臉龐,讓他的心突然慌起來,她該不會是又要昏倒了吧?    “不、不是,我是……”尹露花心慌的低下頭,她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深怕看見他眼中的厭惡鄙視。    深深的愛戀著他十年,如果他真用那種眼光看她,她怕自己會活不下去。     “是什麼? 你不認為你該給我個理由? 在你結了婚之後,你怎麼可以用那種眼光,去看你丈夫以外的男人?”    華羿豐不想這麼咄咄逼人,可是他發現自己做不到,在他被她愛戀的眼光給吸引後,他無法原諒她。    “我結婚?”尹露花錯愕的抬起頭,在看見他眼中的不滿後,她才發現他是認真的。    可是,她根本沒有結婚呀!     “媽咪。”韓彩霓怯怯的叫了聲,立刻吸引兩名大人的注意力。    “連女兒都有了,你還敢說你沒有結婚嗎?”華羿豐不悅的撇嘴,聽見那聲媽咪,益發刺激到他心中的不滿。    “霓霓不是我的女兒,她是我的——”尹露花呆了,敢情他誤會她和彩霓的關係?    雖然不懂他為何如此生氣,可是她覺得趕快澄清會比較好。    “她都叫你媽咪,你還不承認她是你女兒,你到底是什麼母親?”華羿豐簡直無法相信的打斷她的話,更無法相信,他居然會喜歡上這個不認親生女兒的母親。    “爸爸。”韓彩霓又怯怯的叫了聲。    沒辦法,她叫媽咪,結果媽咪不理她,那她當然只能找爸爸。     很自然的,她的叫喚聲又引起兩個大人的注意。    “霓霓,我不是你爸爸,不要亂叫,否則別人會誤會。”華羿豐不由得皺起眉頭。    就是她一看見他就爸爸、爸爸的叫個不停,使得那群八卦記者猛追著他,死纏難打,而他又抱著她,剛剛才會脫不了身,而迫使他找救兵。  第四章   “華總監,霓霓叫你爸爸,那請問你是霓霓的父親嗎? ”    “當然不是。”     “華總監,霓霓叫你爸爸,你就可以說她不是你的女兒,那霓霓叫我媽咪,我就一定要承認她是我的女兒嗎?”    華羿豐身子一僵,眼神則是冷冷的看著她。    “尹秘書,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知道尹露花是個聰明能幹的女人,卻不知道她如此會狡辯,虧他還想幫她的忙,如果她講實話,那他會用他合夥人的身分來保住她的工作,可現在——     “華總監,我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霓霓叫我媽咪,我不一定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就像霓霓叫你爸爸,但你卻不是她的親生父親。”尹露花忙不迭的說明。     “尹秘書,如果你不是霓霓的親生母親,那麼托兒所的洪小姐為何要打電話給你? ”    “洪小姐? ”尹露花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的叫道:“天呀,原來是你接走霓霓,我還以為霓霓被綁架,差點就要去報警。”     “不要轉移話題。”華羿豐冷冷的提醒她。    原來她不只是會說謊,她還挺會演戲,甚至她昏倒,他都開始忍不住要懷疑,是否為她的一個手段。     “霓霓是我姐姐的女兒,她是我的外甥女,而洪小姐會打電話給我,是因為我姐姐去英國出公差一個月,暫時把霓霓交給我照顧。”尹露花無奈的說明。     “外甥女?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說法嗎? ”華羿豐聞言卻嗤之以鼻,都這個時候了,她居然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    “我說的全部都是事實。”尹露花感覺心被針給刺了一下,好痛。她沒有說謊,可是他的表情卻告訴她,他認為她在說謊。    “如果你說的話都是事實,那我請問你,你說你姐姐去英國出公差一個月,意思就是說這幾天應該都是你去接霓霓回家,是嗎? ”    “是呀。”尹露花點點頭,這四天確實都是她到托兒所接霓霓。    “既然這幾天都是你去接霓霓回家,為何洪小姐卻告訴我,都是霓霓的母親去接她,照你的說法,霓霓的親生母親現在應該是在英國,不是嗎?”    “是,可那是因為——”     “尹秘書,你真是讓我失望,到現在你還不肯說實話! 承認你是霓霓的母親有這麼困難嗎? 我不懂你在隱瞞什麼? ”    “華總監,你誤會了,我沒有隱瞞什麼,我也沒有不敢承認,因為——”他的失望刺痛了她的心,她根本不是他所說的那種人,偏偏他完全不讓她把話說完。     這其實全是誤會,而他只要給她一點時間解釋,這誤會就能澄清。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狡辯下去,霓霓有你這種母親,真是可憐。”華羿豐冷聲打斷她的話。    愈聽她的謊言,他就愈生氣,他怎麼會被這麼自私又不負責任的女人給吸引? 他的眼光何時變得如此差勁?    “我和我姐姐是雙胞胎! ”尹露花難過的大叫。     她沒有狡辯!為何他不肯聽她把話說完? 難道在他心中,她真的是那種不負責任的女人嗎?    “你說什麼? ”華羿豐愣了下,有些錯愕的看著她。雙胞胎?    “我說,我和我姐姐是雙胞胎。”尹露花難過的再說一遍。    她不在乎別人如何想她,可她就是無法忍受他對她的錯誤想法,因為她好愛好愛他……     “你和你姐姐是雙胞胎? ”華羿豐突然覺得腦袋有點空白,這個答案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一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