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92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五一禮物——戲夢(NP版)番外

“爹爹……”赤著腳披著發的孩子走過來:“我要跟你睡。” 輝月輕輕摸了一下他的頭髮:“我還要看會兒書,你自己先睡。” 水笙往他膝上一靠:“那我也看書。” 輝月笑起來,把筆拋下,向一旁的女官說:“晚上備了什麽?” “燕窩粥,還有燉桃羹。” “把桃羹給二公子盛一碗。” 水笙插一句:“給爹爹端碗燕窩來。” 那女官含笑答應著,退了出去。 輝月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今天為什麽不睡?白天趕了一天路,好不容易到家了,還不好好歇歇。” “可是~”水笙抬起頭,眼珠濕漉漉的:“飛天爹爹和靜靜怎麽還沒回來呢。” “他們今天大概就歇在小秦淮,晚上或許不回來的。” “可是……”笙笙秀氣的眉毛皺起來:“我明明送過信回來,說我們是今天到的。” 忽然間輝月抬起頭來,口氣淡然:“別皺眉頭了,他們回來了。” “咦?” 水笙站起身來,向外走了幾步,拉開了殿門。 外面長長的石階,底下是一片花木扶疏的庭院。 遠遠的,有人進了這個院子。 水笙眼一亮,揮手喊:“爹爹~~” 那人揮了一揮手,身形輕飄飄的如禦風而行,登上石階如夜渡的飛鳥,輕盈無聲。 那人在水笙面前停了下來,殿內透出的燈光映在他的臉上,秀眉明眸,銀髮有一綹散了下來,笑容和煦,語氣中滿是愛憐:“這麽晚還不睡,嗯?穿這麽少。” 水笙微微一笑:“我想爹你晚上會回來的,所以想多等一會兒。靜靜……” 飛天揉了一下他的頭髮,反手從背上解下來……一個包袱? 把外麵包的嚴嚴的斗篷解開,露出一張甜甜的睡顏,肌膚潤澤晶瑩,小嘴微張,在燈光下看來仿佛一個熟透的蘋果,引著人想狠狠的咬上一口。 “噓,說話輕些。他半路就睡著了,跟只小豬一樣。”飛天笑著在那臉蛋上摸了一把,把小兒子遞給二兒子:“抱好,可別摔了。” 水笙牢牢把那個大號嬰兒抱住:“我抱弟弟去我床上睡。” 飛天又抱了一下二兒子:“想我了沒有?” “想了。” “哪兒想了?” 水笙一笑,湊上去在他臉上重重吻了一口:“哪兒都想了。爹爹也想你了,他也還沒睡呢。” 飛天心中一熱,在水笙柔嫩的小臉兒也重重啵了一大口:“先去睡吧。” 飛天看著大小孩抱小小孩,斗篷還拖在地上,就那麽纏纏拉拉的走開,女官當即便跟了過去,一路預備著扶攜。 他直起身來,轉過頭。 輝月站在殿門裏面,微笑而立。修長的身形被身後的燈長拖了長長一道影子,更顯纖瘦。 飛天兩步走過去,伸手將他攔腰抱住。 另四個侍立的女官和侍衛立刻知機的退了下去。 飛天狠抱了一下,稍松了鬆勁兒,說:“瘦了。” 輝月沒有作聲,頭慢慢垂下,靠在他的肩上。 “趕了一天路回來,還敢這麽晚不睡!”飛天重重在他耳珠上咬了一記:“連帶著小的也不睡。” 輝月等他鬆開懷抱,微笑著拉起他的手:“進來吧,臉都冰涼,你沒有坐車?” “沒有,下午出來的時候靜靜就非要騎馬,後來我就抱著一直騎馬回來的。”飛天搓了一下手:“有茶沒有……唔?什麽味道?” 輝月想了想:“大概是桃羹端來了。” 果然有個女官端著兩隻玉碗,卻站在廊下不敢近前。 “正好肚子餓了。”飛天把託盤接過來,順口說:“你們下去吧。” 輝月看他著意扣上門,只是微笑。 “還有燕窩,不錯不錯。”飛天把那書卷往一邊攤,兩隻碗放在案上:“你吃哪一碗?” 輝月拿起調羹,舀了一勺桃羹遞到飛天嘴邊,看他張嘴吞了,又舀了一勺燕窩遞上來。 飛天拿了另一隻調羹,兩個人靠著書案前,就這麽你一勺我一勺的互相餵食。 “你們是多會兒到的?” “晚膳那會兒就到了。” “笙笙晚上都吃什麽了?” “吃的……”輝月想了想:“倒是吃的不多,大概是路上累了。” “你呢?” 輝月一笑:“我?” “你肯定也跟貓似的……”飛天想想又說:“不對,跟鳥吃的差不多吧?本來碗就小,又只吃小半碗……就算只是坐在這裏批字吧,那也得有力氣提筆是不是?” 他把盛燕窩的碗端起來,一勺一勺的接著舀:“多吃些……你又瘦了。” 輝月把碗接下來,放在一邊,一手托起飛天的下巴,將唇印了上去。 兩個人接吻的間隙裏,飛天還不甘心的在說:“又瘦了……抱著都硌手……” 輝月只是笑,手臂勾住他的頸項,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啄著他的唇。 “我……先去沐浴……”飛天氣息不穩:“你,你要不要一起來?” 輝月想了一想,露出一個極令人驚豔的笑容:“好,一起。” 偏殿裏有溫泉,已經灑掃的乾乾淨淨,蓄了一池水,池邊擺放著香精細脂茶果和摺的整整齊齊的兩件絲衣。飛天 一笑:“這當值的是誰,倒是眉眼通透,識情識趣。” 輝月聞言回頭,並沒有出聲,慢慢的抬起手,把頭上的玉簪拔了下來,一頭青絲流泄如瀑,一瞬間飛天眼簾中全 是那美麗的長髮。 飛天發了一會怔,吞了一口口水。 或許是好些日子沒有見……輝月……仿佛更加風情。 飛天慢慢解開衣結,衣裳無聲的滑下,落在腳邊。 池水稍稍有點熱,卻正解乏。 輝月還穿著一件單衫,慢慢的步下池中。 飛天托著下巴,捨不得眨眼。 能造就這樣美麗優雅的玉人,這世上,大約是真的有神明存在吧? 輝月輕輕掬起一捧水,望著他微微一笑:“看什麽?” 飛天大大方方的說:“看你生的美。” 輝月眨了下眼,並沒有說話。 從指縫中流下的水滴,沾濕了衣裳。 單薄的一層布料,被水打濕,看上去半透明的象水晶質料,那樣緊緊的貼在身上。 若隱若現…… 飛天忍不住伸長手臂去抱他。 輝月微笑著任他抱住,池水蕩滌撫慰著身體。 飛天的手慢慢抬起來,麽指沿著輝月完美的唇線輕輕劃動,從左,至右。 手指上微微的痕癢,似乎象一條線,連接著胸腔裏已經因為思念而不安的心房,一起蠢蠢欲動。 飛天的唇流連膜拜著輝月美麗的身體。那層濕了水的單衣已經完全不能遮擋身體,反而令人有種衝動,把這一層 似有若無的遮蔽撕碎…… 徹底擁有這衣衫之下的美人。 飛天的唇從散開的襟口向下探。 精緻的鎖骨,略顯得單薄的胸口點綴著緋色的兩顆乳塵,仿佛最珍貴的珠寶,被水潤澤著,晶瑩嬌嫩。飛天的舌 尖探出,輕輕觸了一下。 感覺到輝月的戰慄,飛天得意的彎起唇角,然後……將那可愛的嬌嫩吞入。 輝月輕輕的唔了一聲,似乎有些畏縮,頭向後仰一仰,似乎想要抽身。 飛天緊緊纏抱住他,用力吸吮了一下。 那可愛的乳尖比剛才紅潤了許多,飛天戀戀不捨的又是吮吻又是輕齧,輝月扶住他的肩,仿佛已經站立不穩。 飛天緩緩傾過身,將他壓在池邊,一手向下滑去。 光潤的肌膚在水中摸起來柔潤無比,飛天覺得身體更熱,手從單衣的下擺伸了進去。 輝月臉龐潮紅,美麗一如夕陽飛霞。 隨著飛天手指的動作,輝月的手指扣進了飛天的肩膀,越抓越緊,但是卻沒有要推開他的意思。 兩個人的目光交纏在一起,輝月茫然的眼睛,慢慢聚起焦距,微笑著,將他的頭向下輕按。 飛天低下頭,輾轉親吻他他的唇,舌尖也伸了進去,勾弄,追逐,纏綿…… 輝月美麗的眼睛忽然睜大,飛天在下方的手停下了動作,只是按在那裏,感受著輝月的痙攣和脈動。 輝月靜靜的躺在池邊,呼吸有些急促。 “舒服嗎?”飛天輕聲問。 當然身下的人沒有回答他。 輝月身上的單衣已經全濕透了,上身全敞開著,下擺飄散在水裏,腰間的系帶被飛天輕輕抽掉。 那衣裳象一塊被風吹卷的雲散,在水中飄蕩開去。 飛天的雙手撫弄著輝月修長美麗的雙腿,輕輕分開……手指滑過前端,沒入輝月的身體中。 花徑緊而熱,被手指撐開的時候,帶了泉水進去,一點都不顯得乾澀,但是……仿佛是帶有吸力一樣,誘惑著人 ……要更多,還要更多! 輝月手緊緊抓住他的背部,沾了水的肌膚帶著柔韌,因為抱的用力,水在這裏卻不是潤滑的作用。 仿佛把兩個人的肌膚緊緊吸在一起,輕易滑不開。 飛天聽到輝月壓抑的呻吟聲,帶著一點無奈,那樣……那樣宛轉的聲音。 因為聽得出帶著明顯的克制,所以,更讓人難以忍受。 飛天一手撐開著,將自己已經無法再忍耐的欲望壓了進去。 雖然匆匆的做了一點準備,又有泉水……但是,還是很緊。 只剛進了頂端,輝月的眉頭輕蹙,指甲已經掐進了飛天的後背。 “輝……月,放鬆些……”飛天緊緊抱住他:“太緊了。” 輝月的反應是將他掐得更緊了。 好緊……又那樣帶著誘惑的熱度。 仿佛可以直撬開那人的內心。 雖然表面上比誰都要冷靜的人,可是心中卻也充滿這樣柔軟的熱情。 飛天將他壓的更緊,身體慢慢的,堅定的,將欲望向深處推擠。 輝月的聲音越隱忍,飛天就覺得欲望更加高漲。 很奇怪,但是……沒辦法。 那樣緊窒,銷魂…… 飛天頂到了最深的地方,停在那裏沒有動彈。 用手去摸一下,沒有傷口。 大概是溫泉軟化了入口,也潤滑了進入的關係。 上一次……已經有好一陣子了,那一次太莽撞,以致於令他受傷。 飛天一身都是濕的,本來沾在身上的泉水其實已經快要晾乾,然而滲出的熱汗卻又令身體濕了一次。 “月……” 輝月身體輕輕顫抖,尤其是兩條修長的腿。 飛天欺身在他腿間,腰肢慢慢後移。 進入的時候難,要退出一些卻顯得更難。 媚穴中仿佛帶著致命的吸力,緊緊的挽留著闖入的欲望。 兩個人的喘息聲都顯得急促無序起來。 飛天又重向深處探。 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到達的還要深。 這樣緩慢而情色的反復進出幾次,輝月的眉頭終於慢慢鬆開。泉水,這樣緩慢的擴張,飛天的動作那樣小心,等待著他的適應。 輝月沒有作聲,修長的腿盤了起來,繞在飛天的腰間。 這仿佛是個信號,又是,一個無言的邀請。 飛天的忍耐也就只有這麽多了。 緩慢的再一次抽出,然後狠狠的衝刺進去。 劇烈的快感讓兩個人同時出聲。 窗外的彎月被一片浮雲遮擋,輕風拂過,樓閣下的花木沙沙輕響。 還有,動盪的水聲,嘩啦嘩啦的。 輝月的手無意識在空中抓了一把,紗幔垂落了一幅,緩緩飄下來,落在飛天的背上,然後又滑進了水裏去。 喘息聲,水聲……還有…… 令人臉紅心跳的交合聲。 泉池的另一邊殿裏,水笙將已經換好衣裳,擦過身的胖小子放在柔軟的床榻上,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包辦,一點沒讓女官插手。 “爹爹他們呢?” 女官頓了一下,低聲說:“想來是已經歇下了。” 水笙說:“是麽……”點點頭:“你下去吧。” 女官躬身:“是,奴婢就守在外面,二公子有事就召喚一聲。” 水笙摸了一下水靜柔柔滑滑的小臉兒,小家夥睡的很沈,一動也不動。 “小豬——”水笙捏了一下他的鼻尖:“還是這麽好吃好睡……我走這些天,也不知道你想沒想我。” 被叫小豬的胖小子忽然哼哼兩聲,含含糊糊的說:“哥……” 水笙的手停下來,嘴角慢慢彎起,眼中充滿欣悅和愛憐:“小東西……這還差不多。” 胖小子並沒有只囈語一聲,接著又說:“哥……要吃……” 水笙臉的笑意僵住,那一把還是狠狠捏了下去:“就知道吃!” 胖小子抬手去臉上抓抓,似乎也感到了不舒服。 水笙的手指被他抓住,抽了一下卻沒有抽回來。 小胖子靜靜抓的很緊,臉蛋兒還貼了過來,無意識的嘟囔著:“哥哥……抱……” 水笙安靜的注視了他一會兒,移過手去彈滅了琉璃燈盞,翻身上榻,把小胖子抱在懷中:“睡吧,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