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1愚人節禮物:血色鈞天完結篇

“孤……”梵小小聲的叫著,似乎在怕一不小心,孤就會煙銷雲散了,但是孤垂睫斂目,毫無所覺。 “孤……”梵再喚一聲,還是小小聲的,只覺得孤握在自己手中的手是那麼的冷,那麼的濕,到底是他的汗呢?還是自己的汗?“你怎麼啦?醒醒,別嚇我了好不好,我不要你這樣,你快醒醒啦……孤?” 周圍團團困住他們二人的人群也起了騷動,高踞上端的先生大笑道:“你不用叫喚了,他不會再醒過來的。他的生命之力已經全部散去了。” 梵聽若無聞,只是輕輕的搖晃著孤,小小地叫喚著孤,紫色的眸子越來越晶瑩,瑩潤的讓人覺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先生又道:“孤,他原本就不是生命體啊,他只是由遠古前不甘死去的始神們,將其留在世上的怨氣合而形成的。這事也是我方方才知道的。呵呵呵……你喜歡他是不是?或者說你愛他吧,可是你卻是永遠也得不到他的,只要他對你也有相同的感覺,會回應你,那他就是死路一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得不到他的愛,心死淚幹,你得到他的愛,也是淚幹心死,你們倆的相遇,原本就是一場註定好的悲劇了,可笑啊可笑。” “為什麼?”頭也沒抬,只是專注地望著孤,梵低聲地問著,想要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般悲苦的命運。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一旦對單獨之物動了情,就不再是天地了,他原本是由天地間的靈氣與怨氣形成的,自也是一般,可是他對你動了情,那……他賴以生存的一切元氣都會散去了。”先生惡毒的說著,只要看到梵的痛苦,他就覺得痛快,梵越痛苦,他便是越有成就感。因此,他把一切的真相都說了出來。 “不會的,我不會讓他散去的,他也不會散去的,他不是那麼脆弱的人,不可能的,不是的……”梵微笑地說著,一點也不曾懷疑過自己所說的話,可是,為什麼臉上會癢癢的呢? 不,不能懷疑自己所說的話,只要相信,事情就不會變壞。是的,只要相信,相信孤,相信他不會有事的,是的,他是那麼的強,他是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天下間再也沒有能救他的人事物了,你還是早點死心的好。” 是誰,是誰在胡說八道,我好討厭,不要再胡說了,再說下去,再說下去……不,不可以讓他再說下去的。 終於抬起頭,冷冷地看著周圍的眾人,全都是想殺了孤與自己的人嗎?那,也就沒有什麼好顧惜的了,天地間,唯一顧惜的人,就在自己身後啊。 “吵死了,都給我閉嘴吧!” 十指一動,光芒閃爍,十道七彩晶瑩,揉合著各種法系的靈光彈向了周圍。光芒所指之處,所向披靡,任何接觸到光芒的人都如落入火中的蠟,紛紛消溶。不管是否有張起結界……沒有一個人能夠擋得下他的一擊。 “果然厲害!”先生顯然也沒想到梵的能力這麼強,不由有些失色,但避開梵的那一擊之後,他又拍手笑道:“你可知道,你是天界人人皆欲殺之的人物,你就算能殺死在場這七萬五千人員,可是宇宙中,還有無數的人要殺你。你殺的盡嗎?” 梵見他不再說關於孤的壞話了,這才收手,冷冷道:“關我何事?!” “好傲氣,全宇宙中的人都不在你的眼中了。”先生望著孤,說得有些悵然。“可惜,唯一被你放在眼裏的人,卻是不能長命,真是天遣啊。” 梵劍眉倒豎,怒道:“你再說看看。”十指一動,就要再出手。 “梵……”小小的一聲呼喚,讓梵馬上轉回頭,驚喜道:“孤,你好了?你沒事了吧。還好你醒過來了……”他越說越小聲,終於說不下了。 在他眼前,孤的身形正在變得透明,越來越透明,幾乎能越過他的身子看到自己的手了。 “不可以的,你不會有事的,你答應過我,要一直陪著我的,怎麼可以言而地信呢,你不是已經開口啊,你不是已經好了嗎,你別拋下我不管的。你說過的……”梵慌慌張張的說著,幾乎快要語無倫次了, “梵,別這樣……會讓我不安心的……”孤強提著氣,說了這幾句,接下來,卻是一字也吐不出口了。只是握著梵的手,心中有著濃濃的不忍與不舍。 他又何嘗希望會是如此的結果呢,可是,他也知道,這是定然的結果。從他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了定然啊…… 如果,當日他不好奇,不去看看夜魅的傳人, 如果,當日他能堅持一些,不接下這件任務, 如果,他與梵在一起時不那麼溫柔,不讓梵將一切感情都投注在自己身上, 如果,在那幾次的分別後,他不再為了擔心梵而提前見面,讓孽緣絲絲相扣,綿綿不斷的話,事情,是不是會不一樣呢? 可是,一切終究只是如果啊,事實便是這樣了,他好奇,他去見了梵,然後,他又接下了這件任務,然後,他對梵溫柔,然後,他總是在梵最需要的時刻出現,然後……梵終於將他視為唯一,然後,狂烈的情,將他也卷了進來了,雖然不想動心,雖然不想動情,可是,一切都不再受控制了。 他走後,梵會如何呢? 一絲淡淡的笑容浮上了他的臉,是的,他明白梵會有什麼反應的。也罷,天地不仁,我亦不仁,蒼生福禍,再非神力可控了…… “不可以啊~~~~……你答應好了的~~,怎麼可以不守約呢~~~,你明明答應過了的~~~~,你明明說好要一直陪著我的……”梵看著他越發透明,幾乎看不到的身形,痛徹心肺,幾難成調,只是想著絕不能讓他離去,他若離去了,那萬物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的。 一道閃光擊向了梵毫無防範的背部,擊得他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眾人見一擊奏效,爭功心切,紛紛向梵展開了攻擊。一時間,天地光芒交雜,閃爍不定,目標全在那地上的兩道垂死人影。 在眾人心中,那兩個人的確是死定了。但是……真的嗎? 就在梵受到攻擊的那一刻,孤終於完全消失,但是,他在消失前還是幹了一件事,就是召來了梵的精獸——虛空,代替已經失魂落魄的梵,張開了結界。 梵呢?梵什麼也無法想像,什麼也無法思考,在孤消失的那一瞬間,他所有的思想都停擺了。 此生此世,永生永世,任自己世世代代,相追相隨,尋遍千生萬世,卻再也不能見到那個笑吟吟的人了嗎?他就這麼溫柔地微笑著,拋棄了誓言,離開了自己,放任自己一人在這淒風苦雨的世上,獨自行走嗎? 遙遠的以前,玄曾經說過斷流的事,我也經歷過斷流。那時,我無法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感情呢。到底是如何強烈的感情,會讓時空截斷,無法前進呢? 現在,我明白了,我終於能夠想像到,當時那人的心情。寧可一再重複,寧可千秋萬載的痛苦,可是,至少,還能見到那個人,那個心之所鐘,情之所系的人。 在那個人離去的那一刻,心就已經死了,時光,在身上已經全斷了,因此,就算會痛苦,就算是折磨,可是比起這些,比起不能再見到自己所愛的人,那種痛苦,並不太深。 但是,我不想這樣,我不想這麼懦弱地沉醉在幻覺的美妙中。那是虛假的,無意義的,那不是你…… 是了,沒有了你,這世界還是什麼顏色呢?只不過是一片黑白而已,既然如此,它已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 這些可厭的人們啊,雖然我不喜歡,可是,你已經孤獨了一輩子了,我不要你再孤獨下去了。所以,我要讓他們去陪你,你說好不好呢? 你或許會討厭他們,可是,他們的熱鬧也會讓你忘了自己的寂寞吧。然後,你就乖乖地等著我也一起去吧。 當然,你已經有了我了,你不可以再去找那些美麗的人了,不管他們有多美麗,我相信都不會比過我的,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啊……這次要再說好了,不可以反悔噢…… 微笑著,抬起頭,目光中竟沒有半點悲哀與痛苦,有的只是甜蜜。 時光一路倒流…… 眾人都攻擊地有氣無力了,相信在這麼密集的打擊下,那兩人不可能再生存下來了,這才停下手,任硝煙散去,現出自己的功績。 硝煙果然漸漸散去了,可是散去之後,現出的卻是讓眾人再也無力站立的場面。 半圓的光罩中,青色的人影站得如標槍般筆直,幾縷掙脫布條束縛的金髮隨風起舞,襯得那清雅絕豔的容顏,益發地無與倫比。 他在笑,笑得那麼溫柔,那麼纏綿,完全讓人感覺不到,他是一揮手便能令星辰墜毀的強敵。 可是,他不該笑的,在情人死去之後,他不該笑得這麼甜蜜,有如還是與他在一起般。這種不合時的笑容,看呆了眾人,也讓人從心底寒起。 他,瘋了嗎? 他,想幹什麼? 手一招,喚了聲:“虛空!” 光圈一斂,化成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逝入了梵的手中。 精獸,化成了一管洞簫! 洞簫、 樂曲、 血、色、鈞、天—— “天界,將成為血的地獄,宇宙,也都染成紅色,星辰墜落,赤地千里,萬物生機滅絕。” 頓時,傳說浮上了眾人的心間。 驚懼…… 恐怖…… 戰慄…… 懊悔…… 成了在場最大的情緒了, 還有一種情緒是……興奮……親眼見到破滅的興奮…… 簫聲,終於響了起來,細細的,完全不似有著傳說中威力的樂曲。 上當了嗎?不! 夜魅的能力,是隨著感情的強弱而起著變化的,若他是喜悅的,任是血色鈞天,也只不過能毀去一個星系,但他若是極度的絕望,憤恨呢? 一個音符又一個的音符自洞簫中發出,綿綿不斷,絲絲相戀。以梵為中心點,呈波瀾狀擴散開。 宇宙,成了水,音符,如同投入水中的石子,漣漪所至,水面,被破壞了。宇宙,起了漫天狂瀾…… 天崩地裂,樹摧山倒,海嘯連天,萬水倒逆,星辰紛紛墜毀,天地,終於染成了一片血色…… 人們的慘叫,呼喚,已進入不了梵冰封的心,閉著眼,他溫柔地吹奏出最強烈的怨與恨…… …… …… …… 一千年,二千年…… …… 一萬年,二萬年…… …… 時光靜靜地流轉著,已不知流逝了多久,血色鈞天的音波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中回蕩著,不管你是願還是不願,都無法逃脫破滅的命運…… 在虛無的空間中,梵靜靜的抱膝坐著,發長依舊,容顏依舊,可是,卻感受不到半點的生命力。 他,從當初吹響了樂曲之後,便有如一塊石頭般,保持著這個形狀幾千萬年。 一道幾千萬年來都不曾聽到過的聲音細細響起,梵如石頭般的紫眸終於有了點反應了。 想要微微一笑,但因為肌肉太久沒動,幾乎扯不出來。他低聲道:“終於來了……” 隨著話落,強烈的白光出現在視力範圍內, 同一瞬間,白光席捲而過,包圍了包括梵在內的一切事物…… 宇宙,終於完全毀滅了。 “孤,現在,總算能去找你了……” 《全文完》 才怪,祝大家愚人節快樂啊^0^ (一手拿著鍋護頭,一手拿著蓋當盾,大家別扔磚頭啊~~) 每次心情灰暗週期一到,清靜就會亂搞(像上次的雲和寒QQ)其實本文純屬惡搞,不會在正文中出現的,請大家放心吧。不過如果大家受不了清靜的拖拉,那就把這個當做結局篇也未嘗不可的。反正這個也是原本想過的一個結局。不過孤不是這樣的罷了。 對了,關於這篇裏的孤的一切,請大家都不要相信,因為只是一時興起才給了他這樣的身份,實際上當然 不是這樣的。 簡而言之,本文全無用處,頂多只是讓我先把悲的寫完了,以後可能不會寫成悲的了。就是這樣。好了,要逃命了,第三回再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