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背馳(天神右翼同人)

這,是一場預演的分離,又或者只是,謬論。   ──寫在前面的話   誰盼長生。長生,只是,無邊寂寞的開始。   何謂人生。人生,便用幾分自以為是,演就滿場,嘩眾取寵。   誰的清醒。誰的入迷。誰在世界的那頭,端看死生的距離。   時間,歷史,漫漫長的記憶凝結成什麼。路西法,聖光六翼,天國副君,又或者只是,一團虛無。我們仰望的視野裏看見些什麼。路西法,聖光六翼,天國副君,又或者仍是,一片虛無。   所有人在乎他,是的,所有人。人們在意識中一點一點墊實著他完美的存在,光耀晨星。卻又沒有人在乎他,確實,沒有人。這份完美在一伯度一伯度流逝的光陰裏糾結出一片完整無懈的距離。那樣的,遙遠到足夠讓人忘記他活著。   活著。   無悲。   無喜。   無怒。   無怨。   活著。   或許他會期待一場入土為安,然,終無法。   過去活著,現在死了。   過去死了,現在活著。   他所能夠得到的安詳,至多不過是,灰飛,湮滅,歸於,無物。   當邂逅命運的剎那,是忘記逃開,還是刻意縱容。   想來愛情之於,本就是一場自甘墮落。   愛是什麼呢。是人心的放縱。只是放縱自己。給自己一點暗示。   解開束線,畢竟是容易的。   而覆水難收,也就是這樣。   無所謂對無所謂錯,   一場人世,   幾年離索。   便作了如是。   當經曆命運的時刻,是徒勞掙紮,還是淡漠放手。   想來驕傲之於,本就是一生難言之苦。   什麼讓你們彼此背離,漸行漸遠,終成天塹。   峙然相望的分秒,終究在你的眼中撒落,漫漫暮色的藍輝。   暮藍。暮藍。誰將晚。   你曾用怎樣的姿勢,滑落九段交接的晨昏。   是否茫然,是否安然。   地獄的孤獨,會不會,漫漫長。獨自守望。   這不會是你要的終了,這不會是終了。   天國沒有黑夜,地獄沒有白晝。   南轅北轍,永恒的只有時間。   在時光中。   顛沛輾轉,流離失所。積銷毀骨,相思成灰。   逐。   逐。   逐。   無深。   無聲。   無生。   誰和誰舊日溫存。   誰和誰陌路到底。   闌珊。闌珊。   終爾闌珊。   背馳。背道而馳。Go the converse。或許這便是一切有關愛情的結局。時間終究會流成忘川,有些人不得不成為回憶,徒留自己,盛世空城。於是終不相信愛情,但卻願意相信愛情故事。自欺,或者欺人。   也罷。安然。   只需靜靜的翹首,那樣一夜,每段童話都應該擁有的,完美謝幕,兀自安詳。如此,足矣。     (完)   很久以前寫過一篇這樣的詩評,現下居然出奇的吻合了,一起搬來,供大家娛樂娛樂:   強極則辱   情深不壽   謙謙君子   溫潤如玉   據說出自《尚書》,終久查而不得。只尋出金庸筆下的出處,惘然。   其實相當喜歡古文的東西   不一定能懂   只是那種感覺   觸動心弦   漂亮的句子。   太過強大的人最終會被埋沒,太過深沈的感情堅持不了長久。注定了是一種微漠的悲哀。所謂槍打出頭鳥,鶴立雞群的醒目,帶來的便是無數非難、惡意、中傷、嫉妒。反而難於有所作為是則。情深不壽,或者說是情深不守,太過在乎便來患得患失,猜忌暗生,在一起便是互相傷害。情到濃時濃轉薄。只作了早夭之殤。   溫潤如玉,卻是極好。玉質溫良,其淡如水。便應了最最圓滑的入世姿勢。華而不實。滑而不拾。當真是安全如此。   只作如是,   倘執念為苦   拙又何懼苦上加苦。   涉江采芙蓉   蘭澤多芳草   采之欲遺誰   所思在遠方   還顧望舊鄉   長路漫浩浩   同心而離居   憂傷以終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