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戲夢番外(NP版)

過元宵節的時候,滿街都是賣湯圓的人,餡料各式各樣的。 其實無論宮中,還是這裏宅子裏,廚子的手藝都要精湛的多。可是這樣應節的吃食做的太精致華美,反而沒有了那種喜氣和熱鬧的感覺。每次過節,我都會出來買一些街上的東西,幾乎已經成了習慣。 我挑了三四種,身旁的站的那人輕聲問:“就這麼多了麼?” 青衫玉帶,笑意盈盈。 “買多了吃不完的。” “可是今年的人比往年多呢。” 我想了想:“也是。那就再多買一些。” 今年的人,算是最全的一次了吧。 難得外遊的孩子都回家裏來……雖然,雖然還有缺憾,但是,總比往年要圓滿得多。 “小秦淮的水土好象特別適合你。”平舟的眼神在我的臉龐上流連:“氣色比半年前好很多。” 我笑笑,用長勺舀起一顆湯圓聞聞味道,問那小販:“這是什麼餡兒?” 小販根本不敢抬頭:“是,是桂花糖餡。” 我指指:“那邊呢?” “那是綠豆粉……” 綠豆粉? 靜靜很喜歡這口味,每次都能吃下許多。 還記得他小時候過生辰,把一小缽湯圓都吃的精光,吃完了還會滿足的掀起衣裳給人看鼓鼓漲漲的小肚子──好象一只背朝地臉朝天露著肚皮的青蛙,四肢細細,肚皮圓圓…… 我點頭:“好,一樣稱一斤。” “回去吧?” “嗯。” 小秦淮在帝都之東,雖然建成的時間沒有太長,然而儼然已經成了比帝都還要熱鬧繁盛的城鎮。這裏沒有帝都那樣森嚴的等級分別,卻有著極自由的空氣。繁花如錦,綠水繞堤。最緊要的是,小秦淮的鎮上,村裏,生活在這裏的人都不必繳稅納貢。 這一塊土地帝都管不著,整個上界也沒有一個理司管得著。這是天帝輝月沒有成為天帝之前就已經擁有的封地,荒置許久之後,他將這裏建成了小秦淮,又叫做天上人間的一座城鎮。 那座宅院在鎮子的盡頭,依山而建,從鎮上走過去,要穿過開闊的開滿紫花的一塊曠野。這花是隱龍穀外紫海中的花,天帝取了花種撒在此處,旁人都以為不會成活,可是花卻在第三年開了,滿滿簇簇的,仿佛把此處當做了故鄉。花粉和清淡的花香氣在空中彌漫,飄蕩,遠遠望去這片地上象是罩了一層淡薄的霧氣。 “笙笙他們還沒有到嗎?” “說是晚飯前到。”我抬頭看看天色:“大概現在也在路上了。” “今天人這麼多,小家夥肯定又樂翻天了。” 我一笑,然後就開始頭痛。 這倒是真的。不知道這個孩子象誰,無論是靜靜還是笙笙,小時候都沒有這麼淘氣。我突發奇想:“平舟,你小時候是什麼樣兒?很淘氣吧?” 他失笑,柔聲說:“怎麼會。你知道的,我沒有經過那個時段,化成人身的時候已經是少年,不可能會那樣。” “可是……”我有點納悶:“難道是象我嗎?” 說不定。 小時候的事我是完全不記得。我的記憶,只從那次輝月的生辰之前開始。 “你不用總惦記這個,照我看啊,是全家上下只有這麼一個寶貝,所以才寵成這樣,並不是因為象誰的緣故才如此。” 我點點頭:“你說的也對……獨生子是太嬌慣了,可別將來養出個小霸王來才好。我看很有這個可能,你看看他現在霸道的樣子啊,說不定將來就變成搶男霸女無惡不作……” 平舟笑出聲來:“那也不至於象你說的這麼過份。” “說不准。”我扁扁嘴:“小孩子不帶這麼慣的,下回他再鬧脾氣不能總順著他。” 我們沒有騎馬,也沒有坐車,就這麼不緊不慢的往回走。 “大了就好了。靜靜當年不也任性麼,出去讀了三年書,回來可乖巧多了。” “唔,是啊……” 說起來好象這些事情就發生在昨天一樣,送三個小的出去讀書,雖然知道不去不行,可是由小到大從來沒有分開過那麼遠的距離……他們剛走的那幾個月,我每天晚上都從夢中驚醒,然後悵然的再也無法入睡。 第一次收到靜靜寫來的家書,既心酸,又覺得欣慰。 大概每個為人父母的人都經過這樣的心路和曆程。 似乎只是眨個眼的功夫,他們都長大了,稚氣的靜靜也有了孩子…… “是不是也該給他取名了?” 我攤攤手:“靜靜當時非說要自己來取,不許旁人插手,大家就一通亂叫。結果……好罷,要不回來我跟他說說看,把名字快點取了……” 小秦淮建起來這麼久,可是一家人沒有一個真正有空在這裏長久生活的。不可能讓年輕好動的丹丹他們拘束在這裏不動,而我們幾個人也各有各的差事,只能偶爾抽出一天空閑來住一天。這裏的景致雖美麗到了奢侈的地步,卻總是有股寂寞的味道。 或許過了今天,這種感覺會淡很多吧? 遠遠可以望見宅邸的院牆和大門,挂著紅豔豔的燈籠,結著華麗的彩綢,一派熱鬧喧擾。 平舟牽著我的手,腳步不快也不慢,永遠如此從容。 我任由他這麼牽著,嘴角不知不覺就浮上了笑意。 他好象還和從前一樣,把我當成永遠需要他照顧的,莽撞不懂事的少年。 不過,這又有什麼不好呢? 我情願這樣,再過十年,百年,千年……仍然不改初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