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98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戲夢(NP版)番外

飛天忽然驚醒過來,事實上他本來也沒有睡實。外面風雨大作,這樣的天氣他總是不免有些思鄉的懷戀──他的故鄉在那片白江紫海之間,然而他已經許久沒有回去了。對他來說,帝都和天城才象他真正的家。 他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只是……屋裏忽然多了另一種氣息。 他熟悉的,久違的氣息。 飛天試探著輕聲喚:“行雲?” 屋角有人輕聲笑,接著一點柔光亮起,那人撚著一顆夜明珠,身形漸漸顯露出來。 飛天揉揉眼,沒有看錯。 “你,你怎麼來了?” 行雲笑吟吟的說:“怎麼,你不想見著我麼?” 他緩緩走到床前來,飛天伸手摸了一把他的頭發衣裳──果然全是濕的! “你就這麼過來?”說不清是驚喜還是惱怒。這個人從來就這樣任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一點顧忌也沒有。 “怕什麼,反正有你在,還能讓水把我淹了不成。” 飛天被他堵的說不出話,反正在行雲面前,他從來都是唇舌笨拙的那個。 “坐下。” 有些粗魯的拉著他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飛天手掌翻轉過來,輕輕覆在他淩亂的黑發上,水珠紛紛的升起又滾落,很快掌中的青絲就變得幹暖起來。 “好了,衣服又不象頭發,脫掉就是了,用不著你費力氣來替我弄幹。” 行雲輕輕推開他的手,站了起來。 飛天看著眼前的他,退了一步,站在床前。 行雲身上一件湖藍的袍子已經濕透,薄薄的衣料緊緊貼在美好的身體上,上面的抽絲的成片的花朵象是半透明的蟬翼一樣,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朦昧的花朵下面,是誘人的細致的肌膚。 還有水珠從他的袖口滴下來,沾在雪白的手背上,象是沾在花瓣上的美麗珍珠。 或許是因為身體濕透的緣故,行雲的肌膚顯得比往日更加瑩白,仿佛最上等的細瓷一樣。湖藍的衣裳濕透了水,有股特別冷冽的閃光。然而他的唇卻是嫣紅的,被肌膚的白和衣裳的藍色襯著,顯得冷豔而妖異。 行雲的眼睛很亮,水光瑩瑩的閃爍著。外面的天空當然是看不到星星,然而大約是星星們都彙聚到他的眼中來了。 他的指頭象玉雕的一樣,抬了起來,沿著領口緩緩的劃動,然後,扯住領口的兩邊,慢慢的,一點點的拉開。 漸漸裸露出來的肌膚上帶著奇異的,讓人心馳魂移的誘惑力,他的呼吸似乎都帶著香豔旖旎的吞吐,頸項修長,鎖骨細致── 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仍然如同第一次那樣感覺不可自拔。 仿佛薰人欲醉的,帶著罪惡感和墮落快樂的罌粟果實味道。 在這只有微光的驛站的屋子裏,外面的雨聲越來越大,甚至完全遮掩了飛天漸漸急促的呼吸聲。 行雲的肩膀輕輕的縮了一下,把衣裳從肩頭剝下。 他往前踏了一步,站在飛天的雙腿中間,緩緩俯下身來。 絲綢似的黑發滑垂在臉頰兩側。 飛天伸手輕輕撩開遮掩了他半邊臉的黑發,將唇印了上去。 行雲的肌膚看上去冷的,然而只有觸到了卻才知道是暖的。唇象是兩片花瓣,引得人想要探究花蕊深處究竟是不是藏著誘人的蜜糖。 扶在他肩上的手,漸漸順著肩膀滑下去,抽開了他腰間的系帶,濕了水的衣裳似乎舍不得被脫掉,用手一點一點的撥開,讓它落地。 行雲整個人傾了過來,飛天張開手臂緊緊抱住了他。 有半年沒有在一起了。 行雲的肌膚上還有水跡,手摸上去帶著一種滯澀,象是要被吸附在上頭。 溫吞的吻變的急切起來,兩個人的手都忙於探索對方的身體。 窗外風正狂,雨正急。 兩具身體緊擁在一起,在驛站薄薄的絲被下面起伏糾纏,分不清是誰在喘息的聲音,誰發出的銷魂的呻吟聲…… “唔……疼嗎?” “不,再進來一些……” 細細的一聲驚呼,痛楚裏帶著極樂的意味,然後卻變成了綿長的一聲呻吟。 充實的,又或是失落了的。 掌握住的,也或許是曾經遺忘錯過的。 黑暗中你看到不我,我也看不到你,彼此的感覺都那樣真實而純粹。 窗外的風雨聲仍沒有止歇,絲被底下伸出一只手來,在床頭隔扇上摸到絲帕,抓住了又縮回去。 “行雲你……快松開……” 帶著戲謔意味的聲音說:“給你系起來……不是很好麼?” “嗯,松,松開啊……” 廊簷下的銅鈴被大風刮的叮叮當當的響著,飛天覺得自己正在朝一個黑洞裏面陷進去,全身上下都不聽使喚,想要說什麼做什麼都無能為力,就象外面風雨裏響不停的鈴──那鈴可也是快樂的在作響嗎? 叮當,叮當。 絲被滑下去一些,露出伏在榻上的人的肩背。黑發和銀絲胡亂的纏在一起,沒有一點條理。 “我好象沒和你說過,我的成人禮。” 飛天轉過頭來,眼睛緩緩張開。 “我不知道從前為我成禮的人是誰。在我想,是誰也都一樣。我沒見那人,也沒和他說話,那天晚上屋裏沒有點燈,我始終沒看他。” “那時候我慶幸的很,我們已經有過肌膚之親,不管是不是情願的,也不管你是不是還記得我,那時候想起來,總覺得還有一點安慰。” 飛天輕輕的靠過頭去,臉頰和他的挨在一起,耳鬢廝磨。象是剛出生不久的,不諳事的幼獸們,就這樣擠湊在一起取暖。 “那時候我想,或許有一天你還會想起我來。” 行雲懶懶的說:“你忘過我一次,我也忘過你一次。好在又能想起來了──那些以前的事,就都留在以前好了……” 外面的鈴還在雨裏響。 叮當,叮當。 是記憶,也是遺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